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零四章 下手
  “大哥二哥,我先把她送出去,这里是萧家堡,要是让萧家堡的其他人知道就不好了。”

  萧琴歌这么说着,拉了一下宋九月的袖子,示意对方跟着自己走,现在大厅里也就只剩他们四个了,周老刚刚已经追出去安慰萧月了。

  萧何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他也很喜欢这个宋九月,但是鉴定已经出了结果,那可根头发丝是他亲自从爸的脑袋上拔下来的,刚刚的鉴定也是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,根本没有任何问题,只能说明,宋九月真的不是他们的妹妹。

  “琴歌……”

  他叫了这么一声,视线看向了宋九月,有些不舍。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按照刚刚那个萧家小姐的意思,自己算是欺骗了在场的几个人,但他们似乎并没有要找她算账的意思,这几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……

  萧琴歌拉着她的手腕,走出了这里,最后上了院子里停着的飞机,宋九月进来的时候是晕着的,这个时候才看清了这座古堡的格局,宏伟,壮观。

  这里是M国首都郊外一座孤立的山,从入山开始,便是层层叠叠的检阅,普通人根本进不来,这个位置的上空,除了萧家堡的飞机,其他飞机是不能从上方经过的,否则就会被视作对萧家堡的挑衅。

  她刚打算上飞机,手腕就被人抓住了,疑惑的回头,发现是萧楚煜,对方的脸上依旧笑盈盈的,但是宋九月看得出来,这个人是舍不得她的。

  “小狐狸,以后你要是想来玩,随时都可以,老三既然认了你作干妹妹,那你也就是我们的妹妹,这个萧家堡,你随时可以来。”

  宋九月闷闷的应了一声,最后心事重重的上了飞机,飞机起飞的那一刻,她的眼睛还是有些红,看了旁边人一眼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该骗你。”

  萧琴歌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难得的柔和。

  “萧月说的是真的吗?你要老实回答我,你确定萧月说的是真的?宋九月。”

  萧琴歌的视线紧紧的把宋九月盯着,看到对方的脸上也同样是严肃,安心了一些。

  宋九月摇摇头,六岁以前的记忆都没有了,她也没必要对这个人隐瞒什么,对方都掏心掏肺了,她又何必藏着掖着。

  “三哥,我不记得了,以前我也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宋家小姐,对自己的身份没有怀疑过,可是前不久我去了陈家,也就是我养父母那里,发现他们有很多事情都在瞒着我,比如我并不是一开始就被送去陈家的,我是六岁左右被送去陈家的,听说当时被饿的奄奄一息,还有我的那个双胞胎妹妹,最开始的时候,她并没有在洛城露过脸,直到十五岁左右,才突然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公众视线……”

  萧琴歌的眼里深了深,如果宋九月是小月的话,这中间的人得有多恐怖啊,谋划了这么多年,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,所有人都被他玩弄在手里,背后的人,恐怕不是一个变态就能形容的了。

  “三哥,萧家小姐刚刚说的是我五岁时候的事情,可那个时候的记忆我一点儿都没有,就像是那几年的回忆,被人偷走了一样,所以我不确定萧家小姐说的是不是真的。”

  萧琴歌点点头,不确定总比另一个答案好,嘴唇抿了抿,最后飞机在岛上停了下来。

  不远处的佣人似乎一直在等人一般,看到两人下车后,马上跑了过来。

  “三少爷,整个北海都已经翻遍了,并没有看到傅少,周围也并没有谁见过,他要不是被人打捞了起来的话,可能已经……”

  毕竟每年北海因为恶斗死的那么多人,最后都进了鱼虾的肚子里,那个傅少恐怕也一样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瞬间就白了,但是想到什么摇摇头,傅殃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的,看了旁边的人一眼。

  萧琴歌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眼神缓缓的眯了起来。

  “出去找,周围的城市,包括洛城,每个角落里,都给我看看,三天时间,一定要找到傅殃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下人得了命令,马上就离开了。

  宋九月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感谢这个人,他帮她太多了,还不求回报……

  “你别担心,我相信傅殃不会死的,小月,你的身世还有问题,我们要把它弄清,弄得明明白白,那样才敢确定你是不是萧家人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她的身世确实还存在问题,里面还有很多疑点都没有解开,要是这个人原意陪着他,那就太好了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,岛上的人开始把势力迁向外面,在北海周围的城市寻找傅殃。

  而在庄家的傅殃,因为被注射了药物,这个时候还没有醒,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。

  庄清婉每天都陪在他的旁边,每天都会让人去打听打听宋九月的事情,最开始听说对方闯进那座岛以后,她欢呼了一下,觉得宋九月一定死定了,可是北海那边传来的消息却是,宋九月并没有死,而是追杀她的人死了,这让她怎么好受。

  她时刻都处于一种担惊受怕中,害怕傅殃醒来,因为医生已经说过了,那种药物不能多用,不然对他的身体有伤害,傅殃想要醒来的欲望太强烈了,时刻都在和那股药物做着斗争,好几次都差点儿醒来了,幸亏她又让医生加大了药量。

  “清婉小姐,老爷子已经开始起疑了,最近一直在问我,傅少怎么还不醒来,要是再这么下去,会被老爷子发现的,你也知道,老爷子最不喜欢别人做这些小动作了。”

  庄清婉的眼里闪了闪,宋九月既然没死,就一定会继续寻找傅殃,该怎么让对方死心呢……

  她一定得想个办法。

  她的视线看向了在床上躺着的傅殃,眼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笑意,说她不要脸就不要脸好了,她说过,只为自己争取这么一次,不后悔就是了。

  “医生,你有催情的药么?爷爷现在已经起疑,我想要留住傅殃,只能怀上他的孩子,只要我有了傅殃的孩子,爷爷就会同意我去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