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零七章 忘了宋九月
  既然撩动了我的心,就应该对我负责,何况我们之间还有婚约,你丢下我和宋九月领了结婚证,算什么……

  庄清婉这么想着,有些委屈,凭什么啊,她是庄家的小姐,居然输给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宋九月,对方不过是会装可怜讨男人欢心罢了。

  她拿过一旁的针筒,先是往傅殃的身体里注射进了一支清醒的药物,因为医生说过,清醒的时候效果更好。

  傅殃这几天一直处于虚脱的状态,在北海的时候,被海浪卷着,一直上上下下的起伏着,他见过直冲天际的海浪,黑色的漩涡,还有巨大的海怪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,只是觉得对不起宋九月,他说过要保护对方一辈子的,结果自己先走了……

  傅殃的嘴唇一直紧紧的抿着,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,突然那片混沌清明了起来,白光有些刺眼,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吸了进去,再然后便是陌生的天花板。

  “你醒了。”

  庄清婉的声音有些欣喜,努力压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,转瞬便又变成了疑惑。

  “你是?”

  因为长时间的昏迷,他的声音很沙哑,说话时像是破碎的曲调一般,最后无力的闭上眼睛。

  “傅殃,我只是不甘而已,你也别怪我,你不该和那个宋九月在一起的,她根本配不上你,你和她没有结果的,傅殃,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,我们之间还有婚约……”

  傅殃没有说话,眼睛缓缓的睁开,最后将视线移到了庄清婉的脸上。

  “你说的宋九月,是谁?”

  淡淡的一句话,瞬间止住了庄清婉的所有碎碎念,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,发现对方的脸上都是严肃认真,眼里闪过一丝狂喜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记得宋九月了么?”

  傅殃没有说话,只是眼皮缓缓的垂了下去,似乎是在努力的回想,最后摇摇头,脸上一片淡漠。

  “很重要的人么?你呢,你又是谁?”

  庄清婉激动的想要大叫,这个人忘了宋九月的存在,那自己岂不是机会更大了一些,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。

  “只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,傅殃,我是你的未婚妻,我们从小就有婚约在身上,那个宋九月是个很可恶的女人,趁着你脑子不清醒的时候插入,还编造一些谎言来欺骗你,你可千万不能上当。”

  傅殃没有说话,眼神缓缓的眯了起来,最后似乎是想通了一般,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“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罢了,何必生气。”

  这么说着,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,发现上面有很多伤口,眉头缓缓的蹙了一下。

  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庄清婉觉得现在的傅殃像是变了一个人,冷漠淡定,甚至在提到宋九月的时候,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,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。

  老天都在帮她啊,宋九月,你大概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。

  “你因为去救宋九月,被人推下海了,是萧家的人做的,宋九月和萧家是一伙的,她的出现就是为了勾引你,让你心甘情愿的让出傅家的一切。”

  傅殃的喉头上下动了动,最后将头靠在了床上,眼睛缓缓的眯起。

  “是么,她有这么大的本事?”

  庄清婉的脸上一顿,宋九月的本事可大着呢,庄家传来消息,说是那人已经带着萧家的少爷去了庄家了,连萧家的少爷都被迷惑了,果然是本事大啊。

  “宋九月在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还同时吊着好几个男人,傅殃,你以前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计较,我爱你,我想和你在一起,想给你生一个孩子,这个地方很清净,适合我们这样的小情侣,傅殃,我们……”

  说着,她的脸上红了一下,本来是想把这个人弄醒,然后直接上药的,但是现在对方已经把宋九月忘记了,她的计划就要变一下。

  爷爷的人马上就要赶到这里了,在他们的人到这里之前,她一定要让自己成为傅殃的女人。

  傅殃没有说话,看到庄清婉将一支药剂吸进了针筒里,眉头蹙了一下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你打算对我用药?”

  庄清婉的手一抖,她等不起了,爷爷的人要是到了,她一定会被抓回去的,现在连萧家都参与进了这件事里,要是再迟疑,她和傅殃这辈子都没什么可能了。

  “傅殃,我们本来就有婚约,就算发生关系也是正常的,我……我讨厌婚前……但如果是你的话,我愿意。”

  她这么说着,将针头靠近了傅殃,傅殃的眉头蹙的更加厉害。

  “以后我会娶你,我们有的是时间,不急这一时,还是说,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  庄清婉的手一顿,对啊,现在傅殃已经忘记宋九月了,要是他能喜欢自己,像喜欢宋九月那样,那么就没人能把她怎么样?

  嘴角微微勾了一下,将针头放在了一旁。

  “待会儿爷爷会来接我们,你跟他说一下,说你会娶我,傅殃,只要你坚定一些,我们两个人就一定能在一起的。”

  傅殃的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,脸上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,耳朵敏锐的听到了外面的螺旋桨的声音,知道有人来了。

  庄清婉的眼里一亮,将傅殃从床上扶了起来,语气很轻快。

  “爷爷来接我们了,走吧,我们回庄家。”

  傅殃想要躲开对方的手,但是整个身体都处于虚脱当中,又加上一直被注射昏迷不醒的药,他现在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。

  庄家的飞机刚落地,天空又飘来了一片影子,正是宋九月他们。

  庄清婉并不知道宋九月也跟着来了,将傅殃扶出去以后,就在开阔的山头上站着,山下白雾缭绕,谁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,但仅仅只是那层白雾,都已经够人胆颤的了。

  直升机在一旁停了下来,庄清婉看了旁边傅殃一眼,声音温柔。

  “走吧,我们一起回家,傅殃,你说过要娶我的。”

  但是傅殃并没有听她的话,视线反而向上看了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