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零八章 相信我
  庄清婉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发现是很多架直升机,眉头蹙了一下,爷爷怎么会派这么多人过来接他们。

  宋九月就在直升机上,视线向下看了过去,心里狠狠的一动,那是一种羁绊,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,傅殃就在下面,视线搜寻了一会儿,最后定格在了对方身上,心里狠狠地一抖,眼眶瞬间红了,这个人真的没事儿,真是太好了。

  “清婉小姐,我们快走吧,那根本不是我们的直升机,可能我们被人盯上了。”

  庄家的直升机上,飞行人员这么说着,脸上有着一丝担忧,昨晚萧家的少爷可是放了狠话,要是这件事和清婉小姐有关的话,是不会放过她的,现在他们的屁股后面居然跟了那么多架直升机,难道萧家这么神通广大,知道清婉小姐在这个地方。

  庄清婉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了,马上扶着傅殃想要上直升机,但是傅殃并没有动,一直抬着头,视线紧紧的盯着天上的直升机,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一般。

  “傅殃,快跟我走,来的是坏人,他们会把你抓走的,傅殃,你要相信我。”

  庄清婉几乎快哭了,她也看出来了,现在形势对她很不利,他们已经被包围了,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傅殃,只要傅殃保护她,她就不会有什么事儿。

  她站在傅殃的身边,看到宋九月从一架直升机上缓缓地走了下来,嘴唇抿紧,真是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居然能找到这里来,倒是有几分本事。

  不过看到跟在宋九月身后下来的萧琴歌时,脸上逐渐变得嘲讽起来,说到底,还不是靠男人。

  宋九月很激动,激动的手心里面都是汗水,她找了傅殃这么久,现在终于看到人了,恨不得马上就跑过去,一头扎进对方的怀里,但是现在傅殃还在庄清婉的身边,她不能胡来,视线移向了庄清婉,原来事情真的和这个女人有关,而庄老爷子,真的包庇了他的孙女儿,人心果然都是偏的。

  “庄小姐,整个洛城都知道我和傅殃已经结婚了,你趁着他昏迷把人拐到这里来,是想干什么?庄小姐好歹也是庄家的人,庄家的家教似乎没有教过你这么做吧?”

  庄清婉听到宋九月这些嘲讽的话,眼里闪过一丝阴狠,宋九月凭什么这么说她,不过是一个小地方里出来的女人罢了,她们两个从出生开始,差距就很大,凭什么宋九月能够嫁给傅殃,明明应该是她嫁进傅家才对。

  “宋九月,我告诉你,傅殃说过要娶我,你们两个已经不可能了,他现在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他忘记了你们之间的过去,你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罢了,今天找上门来也是自取其辱。”

  庄清婉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是说不出的得意,伸出手将一旁的傅殃挽着,因为傅殃浑身都没有力气,还要依靠着她才能站立。

  庄清婉向前走了几步,走到了悬崖边,要是宋九月敢对她怎么样,她就带着傅殃从这里跳下去,大不了一起殉情,她不能和傅殃在一起,宋九月那个女人又凭什么,呵,鱼死网破得了,她庄清婉可什么都不怕。

  宋九月听到庄清婉的话,眼神缓缓的看向了傅殃,似乎是在呢喃一般。

  “她说的是真的吗?傅殃,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?”

  她找了他这么久,这个人怎么能忘了呢?他们之间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,他怎么能忘了呢?

  她的心都在滴血,脸上也苍白一片,站在庄清婉旁边的傅殃,眼睛闪了闪,脸上逐渐温柔了下去。

  “宋九月,你要相信我。”

  他没有说到底有没有忘记对方,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,宋九月的眼里一亮,整个人都很激动,心脏那里似乎有一把小锤子在不停的捶打一般。

  对呀,要相信傅殃,那么爱她的傅殃怎么会忘了她呢。

  庄清婉在一旁,差点变得疯狂,相信,呵呵,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啊,原来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在骗她,他根本没有忘记宋九月,牙齿一咬,将人猛然拉到了自己身边。

  “傅殃,我这么爱你,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骗我,你为什么要骗我,我才是你的未婚妻,宋九月和你的结婚证,是她一个人去领的,她只是为了傅家少奶奶这个身份而已,她根本不爱你。”

  傅殃没有说话,从他醒来看到庄清婉开始,就知道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事儿,又听到庄清婉这个女人絮絮叨叨的说了那么多,他自然也能理清一些眉目,只能假装自己失忆,让对方放下戒备,要不然的话,那只催情的药剂可能就真的注射进了他的身体,庄家拿出的药肯定都是好药,到时候他不能控制住自己,做了什么对不起宋九月的事儿,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。

  失忆是一个很好的借口,瞬间就让对方放下了戒备,也给了他喘息的时间。

  庄清婉现在很疯狂,特别是在知道傅殃骗了她之后,心里燃烧着熊熊怒火,快要把她对对方的感情烧为灰烬一般,在傅殃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她的爱就已经变成恨了,她恨这样的男人,恨他居然为了一个宋九月那么对她!!

  “哈哈哈哈哈!”

  庄清婉疯狂的笑了起来,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万丈悬崖,脸上满是得意,这两个人这么玩她,好啊,看谁笑到最后?

  “宋九月,你看到我背后的悬崖了吗?当初我把庄园建在这里,就是因为看中了这片悬崖,谁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?你说我和傅殃要是一起摔下去,在别人的眼里算不算是我们一起殉情,你们两个相爱又怎么样?我就是不希望你们在一起,宋九月,我要你亲眼看着傅殃死在你的面前,我要让你知道惹怒我的代价。”

  庄清婉将傅殃拉着,缓缓地移到了悬崖边,眼神带着一丝挑衅,刚刚傅殃的话算是击溃了她所有的心理防线,现在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,甚至觉得和对方一起去死也挺好的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,非洲这样的土地处处都是陷阱,那么高的悬崖,要是掉下去了,肯定必死无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