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一十章 庄清婉死
  宋九月听到对方这么说,身体一顿,以前喻初原在她的身体里检查出了一种抗体,所以她根本不害怕什么苏波拉。

  “三哥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的身体里好像有一种东西,上一次我和傅殃去了非洲,和这个地方一样,也是被苏波拉病毒屠了村,但是我并没有被感染,后来喻初原检查,说是我的身上有一种抗体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不过想想挺神奇的。”

  萧琴歌听到她这么说,瞳孔一缩,扭头看着这个人,身体里有一种抗体?他一直都知道,只有萧家人是不害怕病毒的,而对方不怕,难道她真的是萧家人。

  眉头缓缓地蹙了一下,这件事儿似乎越来越玄乎了,如果小月是萧家人的话,为什么亲子鉴定否让了他们之间的关系,但如果不是萧家人,为什么她的身体里会有这种抗体?这不科学。

  看来这次回去过后,要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了,萧琴歌的心绪根本不能平静,就好像是拨开重重云雾,终于要窥得真相一般,他激动得手指发抖,热泪盈眶,心脏那里也酸酸的,最后终究是抿了一下唇。

  “小月,找到傅殃以后跟我去萧家,你知不知道只有萧家人的身体里才会有那种东西,萧家的祖上有过一段神奇的经历,所以后人的身体与其他人不同,这是苏波拉病毒,就算再给人类四十年的时间,也不会研究出这种抗体的,所以这个世界上,只有萧家人是不怕病毒的,小月,你就是萧家的人,至于亲子鉴定,中间一定是被谁做了手脚,答应三哥,找到傅殃以后就跟我去萧家吧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萧琴歌这么说,眉头缓缓地蹙了起来,傅殃说过,宋家人的身体里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,当时她就怀疑自己的身份,以至于后来去了一趟陈家,但是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,她就是宋家人,别再痴心妄想其他的啦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  “三哥,我答应你。”

  宋九月的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,她不是傻子,亲子鉴定能够做手脚,但身体是做不了手脚的,这中间一定是有其他事情。

 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,因为前面是苏波拉病毒肆虐最厉害的地方,其他人已经不敢再进去了,但是他们两个根本不害怕这种病毒,所以继续这么走着,直接走到了病毒波及的中心区域。

  一路走过来,都可以看到死状凄惨的尸体,宋九月知道傅殃也是不怕这些病毒的,所以这个时候倒是心安了一些,湖泊里既然找不到人,那说明傅殃当时掉下来的时候,是清醒的,他一定就在这片土地的某个地方,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。

  “傅殃!”

  她边走边大声的叫着,这里的房屋都很低矮,很多甚至是用茅草屋搭建的屋子,可以想象这里人的生活都很贫穷,贫穷又绝望的时候,人性是最值得考究的,所以当他们看到一堆篝火前的人骨头时,浑身开始冒冷汗。

  篝火上的架子上还绑着一个人,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,因为他已经被烤熟了,身体呈一种诡异的姿态扭曲着,他的胳膊早已经不见了,而旁边散落的骨头也许就是他的。

  饶是见过这么多大场面的送宋九月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心底发凉,到底是怎样强大的内心,才会让人这么绝情的吃掉自己的同类。

  “嘭!”

  她听到一个房间里传来响声,和萧琴歌对视了一眼,连忙跑了过去。

  “傅殃!”

  她又这么叫了一声,不过打开门的时候,只看到了庄清婉。

  庄清婉的浑身都在发抖,眼里蔓延着恐慌,看到他们两个之后,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,想要跑过来,但是跑到一半,她就开始疯狂的抓着自己。

  宋九月缓缓地向后退了一步,清冷的看着这一幕,看来庄清婉是已经感染病毒了。

  庄清婉当然也知道自己感染病毒了,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在刚刚掉下悬崖的那一刻,她就感染了,但是悬崖阻断了她的所有出路,要想从这个地方出去,只能往前走,她没有选择。

  庄清婉看着自己身上冒出来的红色疙瘩,脸色苍白,不过看到宋九月没有做什么措施就进来这里,眼里变得疯狂。

  “宋九月,你也看到了,我已经感染了苏波拉,而你没有做任何的措施,只要我靠近你,你就会感染,或者说你现在已经被感染了,宋九月,我要是下地狱,一定会拉你一起的!!”

  庄清婉说完,哈哈地笑了起来,声音里带着一丝绝望。

  宋九月能够看出来,其实对方是不想死的,但是这个人做了那么多事情,让她和傅殃分开这么久,她不可能大发慈悲的原谅对方,嘴角缓缓的勾了一下。

  “庄清婉,我大概没有告诉你,苏波拉病毒对我是没有用的,我不会死,死的是你,我会看着你慢慢的死去,听说苏波拉病毒感染得很快,感染者四肢溃烂,不停的呕吐,会把自己的肠子从嘴里呕出来,庄清婉,堂堂庄家的小姐,最后是这样的死法,有没有觉得很不甘?”

  庄清婉岂止是不干,她快恨死了,为什么她是这样的结局,而宋九月现在依旧是好好的,她觉得自己想吐,那种恶心的感觉比吃下苍蝇更加难受,最后她真的吐了出来,全都是血,在面前流了一地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。

  “看来你的内脏已经开始溃烂了,庄清婉,多行不义必自毙,现在的一切都是你自讨的。”

  庄清婉没有说话,准确的说,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她疼,浑身都疼,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内脏正在被慢慢融化,她的耳朵鼻孔眼睛里面,都在流出东西,用手一摸,居然全都是血。

  恐惧如同一根绳索紧紧地缠绕着她的脖子,他的心脏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一般,又疼,又无端地膨胀,最后往后一仰,倒了下去,嘴里依旧在吐着东西,浑身痉挛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,她并不觉得这个人可怜,只是觉得有些恶心罢了。

  “三哥,我们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