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一十一章 怀疑
  她说了这么一声,转身出了门,两个人在这个地方又找了一会儿,总算是找到了一滩血迹,最后顺着地上的血迹不停的往前走,终于在一棵大树下面找到了人。

  宋九月看到傅殃伤痕累累的浑身,心疼得要命,马上跑了过去,将对方扶起来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,掉下悬崖的一刹那,他就已经有些昏沉,但是被庄清婉不停的拖到这里,要不是他使出最后一点力气,撑着身体到这个地方来,恐怕庄清婉那个女人早已经下狠手了,最后的时刻,对方完全跟疯了一般,想要和和他同归于尽。

  “傅殃,傅殃你怎么样?”

  宋九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。

  傅殃觉得自己很累,很想睡过去,他的身体也在逐渐变得冰凉,但是听到这个声音,四肢百骸又开始有力气,她的声音像是能量源,不停地赐予他力量。

  “宋九月,我没事儿,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几乎是撑着最后的力气,说了这么一句话,刚说完便晕了过去。

  “小月,他只是太累了,走吧,我们把他带回去。”

  萧琴歌看到宋九月的样子,有些不忍心,连忙出声,两个人将傅殃扶着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身后阴气森森的村庄越来越远,宋九月往后看了一眼,似乎看到庄清婉怨恨的眼神,心里一抖,庄清婉那女人估计要永远留在这个地方了。

  一行人走出去以后,马上上了直升机,因为傅殃的伤很重,必须立即治疗。

  但是非洲这个地方,医疗条件太落后了,要是把傅殃放在这里,肯定是九死一生,所以他们连夜赶了回去,直升机最后在M国的某个地方停了下来。

  傅殃这次伤得很重,一般的医生都不敢轻易下结论,萧琴歌没有办法,叫来了周永生。

  看到对方给傅殃用药,说调养一个月就没事了以后,两个人才彻底放心。

  宋九月有些虚脱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额头上都是冷汗,她真害怕,害怕傅殃就这样走了,因为对方的伤口太多了,很多地方甚至已经溃烂,又加上之前他一直被注射药物,更是雪上加霜,现在能够救他的,也就只有面前这个人了。

  周永生给对方上药的时候,手指都在发抖,能够看出来他也很紧张,等到都包扎好了,他才拿过一旁的帕子,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。

  “他这次伤的很重,康复的话至少要一个月,这个期间不能随意移动他,如果可以的话,让他就在这个地方养伤吧,直到伤好才能走,因为伤口太多了,稍微换个地方也许就会感染,要是破伤风就麻烦了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看到床上昏迷着的傅殃,眼眶一红,伸手握住了他的手,他们之间怎么就这么多磨难呢?明明这么相爱,却总是有人在中间恶意阻拦……

  他们现在呆的地方是M国,萧家堡的总部就在这里,萧琴歌觉得自己等不了那么多了,关于小月的身份,他一定要去弄清楚,小月既然是萧家人,那么萧家堡里的那一个肯定就是假的,但是这中间的弯弯道道他并不清楚,还有那个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的人,对方的目的是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

  “三哥,两天以后我们再出发去萧家吧,现在我想陪陪傅殃,反正这么久的时间都已经耽搁了,也不在意这两天。”

  萧琴歌点点头,这倒是真的,十几年都等过去了,何况是两天呢。

  旁边的周永生听到两个人这样的对话,眉头蹙了一下,听着两人的意思,是不是还要去萧家一趟?

  “九月丫头,萧家的事情,你还是不要掺合了,上一次你能够从里面平安出来,是因为你没有惊动老爷子,也没有惊动萧家的其他人,这次你要是再去,恐怕……”

  周永生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,最后叹了一口气,在一旁的盆里洗着自己的手。

  “九月丫头,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萧家,还有三少爷,感觉你们之间是有秘密的,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,你们要是决定了就去吧,傅殃这里有我看着。”

  萧琴歌点点头,不过他还有一个疑问,上一次小月的亲子鉴定,为什么会否认她和萧家之间的关系?那份亲子鉴定是不是有人在中间做了手脚?可是当时的头发是从萧家堡直接带出来的,是在爸的头上拔下来的,除非是中途被人调包了……

  “三少爷,你是不是怀疑九月丫头是萧家人?可是上次的亲子鉴定,已经证明了不是啊,那鉴定是我亲自做的,不可能出错,除非那两根头发有问题,可是其中的一根头发,是我从九月的头上拔下来的,中间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手,不可能有问题,看要是真的有问题的话,一定是另一根头发丝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这个人这么说,眼睛闪了一下,确实,那次的亲子鉴定,算是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,她不是什么萧家人,何况那个萧家小姐的亲子鉴定是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,现在萧家已经承认了对方的身份,她要是这个时候赶过去,会不会……

  宋九月还在这里想着要不要回萧家堡,但是另一边,季锦时已经在打听她的消息了。

  上一次在北海,她本来以为宋九月必死无疑,但没有想到那样都被对方躲过去了。

  季锦时坐在沙发上,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,最后抬头看了旁边的人一眼。

  “上一次你不是去了萧家吗?应该看到那个萧家小姐了吧?你觉得她性子怎么样?”

  King的眉毛缓缓一挑,那个萧家小姐身体不怎么好,走两步就会微微喘气儿,感觉随时都可能死掉一样,他可不会跟这样的女人结婚,没准儿刚进门没多久就得办丧事。

  “看起来很好掌控,你要是和她斗法,你的胜算很大,对方弱不禁风,耳根子又软,萧家很害怕她出什么事情,所以对于她的要求都是极力满足,只要我们从她的身上下手,也许能把整个萧家握在我的手里。”

  季锦时的身子一软,瘫在了他的怀里,性感的如同猫咪。

  “宋九月这次又逃掉了,我还真是不甘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