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一十七章 变故
  “三哥,我现在感觉很不好,我的脑袋里像是要炸开了一样。”

  萧琴歌听到她的声音,马上走到她的面前,伸出手指揉着她的太阳穴。

  “现在好些了吗?”

  毕竟情况恶劣,来不及做其他的事情,他只能暂时这样,为对方减少一些疼痛。

  宋九月摇摇头,疼得差点惊呼出声,以前她的头也时不时的这样疼,但是并没有到难以忍受的地步,今天脑袋里完全跟针扎似的,才几十秒,就疼得浑身冒冷汗,最后脑袋一懵,晕了过去。

  萧琴歌吓了一大跳,连忙把人扶了起来。

  “小月,你怎么样?”

  但是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昏迷过去了,紧紧的咬着唇瓣,唇瓣都被她咬出了血。

  萧琴歌的眉头狠狠狠一皱,抱着人马上离开了这个地方,他本来以为这是一片小型的森林,可是走到深处才发现,这里其实还蛮大的,萧家堡总部本来就在M国的郊区,郊区相当于是和其他国家比邻的地方。

  毕竟萧家堡的地盘太大了,要是建立在M国的中心,M国是不会允许的,而萧家也没有要独霸一方的意思,从妹妹失踪以后,萧家就把总部从洛城迁移到了M国,也是看中了这片地区的安静大气,没有想要去和别人争什么,所以萧家堡的总部周围,是没有什么别墅的,萧家堡的部署也是层层叠叠,外人想要进去,十分的困难。

  大概把这片森林穿过,就能够看到萧家堡的那座山头了,萧琴歌的心里越来越担忧,因为不知道小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,对方看起来很不好受,他只能将人抱着,不停的往前面赶路。

  耳尖的听到一些人的惊呼声,知道是有人入了这片林子,他摸了摸身上,手机什么的早已经丢了。

  “别让他们跑了,上头已经交代了,绝对不能让这两个人回萧家,不然我们的计划都落空了,特别是那个宋九月,一旦发现,就地击毙。”

  远处不停的有人传来声音,萧琴歌的头上都是冷汗,加快了自己的脚步,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暂时找了一个小草堆,躲在里面。

  他的听力很敏锐,感觉到四面八方都是声音,这个时候要是去外面,肯定会被人发现的,只能以不变应万变,暂时找个地方躲起来,让这些人去其他地方找。

  他特意用手刀划伤了自己的手臂,让鲜血流在了一些树木上,给对方造成有人从这里逃跑的假象,最后在相反的方向藏了起来,透过枝繁叶茂的叶子,他看到一群人来到了这里,不过这些人他并不认识,但是可以知道的是,对方都是高手,而且不是一般的高手,相当于是特种部队的那种,很适合丛林作战。

  萧琴歌毕竟也是跟着萧老爷子混了这么多年的人,怎么可能连这个都看不出来,所以现在看到这些人的真面目以后,他更加担忧,只希望小月能够快点醒过来。

  那群人在原地找了一会儿,最后发现了蔓延出去的血迹,声音轻快。

  “看样子是往这边走的,我们追上去,让外边的人也仔细找找,这次要是让他们逃了,我们大家都别想活着回去。”

  为首的一个人这么说了一句,马上顺着血迹追了过去。

  萧琴歌松了一口气,不过并没有马上出来,而是在原地又等了十几分钟,大概十几分钟以后,那群人又走回来了。

  那群人是聪明人,不会只看到血迹就真的追上去的,现在这么返回来,不过是想看看,他们有没有躲在某个地方罢了。

  “看来真的不在这里,走吧,追上去。”

  那群人这么说了一句,这下才是彻底的离开,萧琴歌的心一直吊着,这个时候才完全松懈下来,他摸了摸额头,发现居然全都是冷汗,他也不敢就这么贸然的出去,又在原地呆了十几分钟,正打算将宋九月抱起,从这个地方离开,因为他的耳朵里已经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了,看样子那群人应该走远了才对,他应该抓紧时间从这里出去,只要进入萧家的地盘,他就安全了。

  但是刚把宋九月抱起来,就发现对方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小月你醒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萧琴歌这么说道,把对方放在一旁,继续伸手揉着她的太阳穴。

  “现在还疼不疼?要是疼的话,你就告诉三哥,你这是不是老毛病?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一直低着头,视线里出现了一把匕首,正好是刚刚萧琴歌用来割自己手臂的匕首,她的嘴角勾了一下,伸手将匕首拿了起来,眼里一片阴沉,把匕首往前面一刺,直接刺到了萧琴歌的胸膛里,嘴角微弯,带着浅笑。

  萧琴歌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变故,瞳孔一缩,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小月……”

  他淡淡的说了这么两个字,疼的差点惊呼出声,对方的力道太准了,那把匕首直接刺在他的胸口位置,因为他对这个人没有防范,现在只能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难过的把对方盯着。

  “小月,你这是怎么了?三哥做错什么了吗?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整个人都像是被一层保鲜膜给包裹着,看不清她的情绪,也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。

  她起身,将匕首抽了出来,眼神淡淡的看着上面的血,视线在四处看了一下,顺着一个地方跑了出去。

  萧琴歌倒在原地,胸口不停的往外面流着血,眼前的天空似乎越来越暗,越来越暗,他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,到现在脑袋里还如一团浆糊一般,他很想问问对方,为什么要这么做,但是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,连追出去的力气都没有,疼的手指都在发抖,这个时候他在庆幸,庆幸那个人没有再给他一刀,不然他肯定是彻底完蛋了的。

  萧琴歌的眼眶有些酸涩,伸手摸了摸自己伤口,满手的血,一片湿润,而那个人已经跑出去很远了,他叹了一口气,闭着眼睛,平复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