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二十四章 见到妈妈
  宋九月回想起这些,有些热泪盈眶的味道,她走丢了这么久,现在终于又回来了,眼眶微红的跟在伊白的身后,直到进了古堡内,她才想办法让自己平复了下去,伊白也感受到了她心绪的波动,有意无意地给她一个眼神,算是安慰。

  萧家堡的内部很华丽,挑高的门厅,垂挂的水晶吊灯,周围的一切都井然有序,他们刚踏进这里,就感觉到了萧家堡的实力。

  今天来这里的客人很多,但现场并没有出现任何混乱,所有的客人都被接待的很好,包括宋九月她们。

  宋九月和伊白去了萧家给他们分配好的房间,刚进门,她就听到走廊尽头传来萧月的声音,萧月依旧在叮嘱着佣人。

  “好好调查今晚来这里的客人,一定不能出错,不然饶不了你们!”

  “知道了,小小姐。”

  她的心里闪过一丝嘲讽,对方这么在意,无非是怕自己的身份被拆穿罢了,可是她已经进来了,这个人就别想再欺骗大家。

  “九月,待会儿萧家的老爷子会亲自现身,大概在晚上的时候,萧家的其他人也会在,大家会把礼物送给老爷子的管家,那个时候就是你最好的机会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这次要玩就玩大的,萧月明目张胆的顶替了她这么久,享受着属于她的一切,就该知道这些东西她早晚会拿回来的。

  萧家堡今天很热闹,国际上的很多势力都已经涌到了这里,很多是想一睹萧家堡的风采,也有很多是真的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,毕竟以萧家在国际上的地位,老爷子的面子大家都会给,这寿宴一定得办得热热闹闹的。

  大概晚上7点左右,嘉宾就已经陆续进场了,宋九月觉得觉得有些闷,打算出去走走,她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其他人,拐过走廊以后,看到了一侧楼梯,四处看了看,这里并没有外人,于是顺着那楼梯走了上去,很快就到了古堡的二楼。

  很奇怪,比起一楼的喧嚣,二楼很安静,还隐隐的透着一股中药的味道。

  她的眉头蹙了起来,跟在傅殃的身边训练了这么久,她的鼻子很灵,耳朵也很敏锐,所以顺着那股中药味找到了发出味道的房间。

  伸出手推了推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有些害怕,这里毕竟是萧家的地盘,现在的她对人家来说只是一个外人,外人闯进了二楼,萧家恐怕会发难的。

  但是她的手刚触上门的那一刹那,就一个声音在告诉她,要推开,一定要推开……

  宋九月也没有多想,她向来遵循自己的内心,所以手上一个用力,就把那扇门推开了,门刚打开,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中药的味道,很清新的中药味道,闻着神清气爽,也闻得出来都是好药。

  她抬头,发现床上躺了一个人,心里有些发毛,因为这里的气氛比起其他地方来,真的太阴沉了,她甚至不知道床上的女人是死是活。

  她想要出去,可是脚步根本迈不动,只能颤抖着腿,缓缓的走近,顺手还关了房间的门。

  这个屋子里都是死亡的味道,因为她经历过的生死边缘太多了,对这种感觉很熟悉。

  现在她正缓慢的走向床边的人,等到走近了才发现,原来床上躺的是一个女人,可以看得出来,女人年轻的时候很漂亮,只是现在对方太苍白,太虚弱了一些。

  宋九月总感觉自己见过这个人,那是一种很微妙的熟悉感,或许是在她的梦里……

  她伸出手去,触碰了一下对方的指尖,发现指尖是温热的,看来还没死,还是活的。

  她在床边坐了下来,也不懂为什么自己要坐下来,反正就是想,坐了十分钟以后,她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熟悉了,这个女人就是她梦中出现过的那个人,准确的说是……

  是她的妈妈……

  想到这里,宋九月的心狠狠一抖,亲人之间都是有一种羁绊的,看到这个女人的那一刻,那种羁绊奔腾的更加厉害,心脏那里似乎有什么浓烈的情感要跳出来了,压在她胸口闷闷的。

  她的嗓子很哑,很想喊出那两个字,可是十几年的别离,那两个字对她来说就像是生锈了一般,再也没有当初那么鲜活。

  她只能低头,暗暗的憋了一下自己微红的眼眶,没有让眼泪掉下来,伸手将女人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。

  她真的难受极了,她知道这个人爱她,因为她是她的孩子,可是这个时候,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对方。

  或许是她太投入了,根本没有听到门口的声音。

  门口的男人也没有说话,先是一顿,然后眼里变得深邃了一些,很奇怪,这个女孩子他不认识,但是对方这么站在床边,他恍惚觉得,那就是自己丢失的女儿,似乎长大了,不过还是那么可爱。

  宋九月坐在床边,没忍住眼泪,终究还是掉了下来,润湿床上人的指尖,最后她小声抽泣着,那种悲痛折磨得她快疯了,床上躺着的就是她的亲人,可她没有办法跟对方诉说这些年的遭遇。

  她哭了一会儿,才抬起手擦干了自己的眼泪,起身打算离开这里,不过刚扭头就看到了站在门边的中年男人,而且看样子,对方在那里站了很久了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凉,刚刚她太投入,根本没有发现这里有人来,现在和对方撞了个正着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,而且看样子这是萧家的人。

  “你为什么哭?你认识床上的人吗?”

  中年男人发了话,他的气势很威严,但是宋九月知道,对方是刻意收敛了气势的,大概还是不想吓到她吧。

  为什么哭呢?她不可能把原因告诉这个人,紧张了一瞬,又变得冷静。

  “这位小姐,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哭?你认识她吗?还有你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

  宋九月语塞,在真相还没有出来之前,她不过是萧家的客人,缓缓的握着拳头。

  “我是来给老爷子祝寿的,不小心闯进了这里,看到床上的人,有些触动,这才没有忍住,对不起,我这就离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