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三十三章 萧琴歌醒了
 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,萧家才安静了下去,不过伊白依旧在一旁等着,知道九月和家人这么久不见,一定有很多话要说,最后跟在萧家佣人的身后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宋九月笔直的站着,没有说话,接过保姆端来的茶,在一旁缓缓的坐了下来,看这架势,是打算彻夜长谈了。

  “大哥二哥,宋妍说我把三哥刺伤了,是真的吗?我本来是和三哥一起来萧家堡的,但是一觉醒来,就发现自己在首都了,而三哥不见踪影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儿,我并不清楚……”

  萧楚煜和萧何也在一旁坐下,眉头蹙的死紧,琴歌被刺伤,最应该怀疑的,确实是这个妹妹,毕竟琴歌那几天,就是和她在一起的。

  “这件事只有等琴歌醒来,我们才知道。”

  萧楚煜的脸上也有了一些疲态,最近还真是累,因为怕那个冒牌货对琴歌做什么,他几乎是没有休息,就连琴歌用的药,他都是仔细检查过的,现在确定宋九月就是他们的妹妹后,他居然一点儿都不觉得惊讶,似乎事情就该是这样一般……

  宋九月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这才抬头看着面前的几个人。

  “当初我失踪,你们有没有怀疑过什么,萧家防卫这么森严,为什么会被人得逞呢?我怀疑萧家是有内鬼的,只是怀疑的对象……”

  她的语调刻意拉长,眼神在萧华的身上转了转。

  萧华的嘴角一抽,没有说话,看来是把这个丫头得罪的厉害了。

  萧慎也有些好笑,心情好了一些。

  “小月,也别怪你爸爸,你在失踪之前,确实是一次都没有见过他的,你爸爸在你妈妈怀孕的时候,得到国家的命令,秘密研究航母,那个时候,全世界也就只有M国和Y国有这样的东西,要是能够造出来,那就是国家的功臣,你出生时,他早已经被带进研究室了,那里断网断联系,六年多以来,连一个电话都没有,他也是在后面出来的时候,才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女儿的,现在国家有了航母,你爸爸是功臣啊,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。”

  萧慎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里还是有些憧憬的,萧家在国家刚刚成立的时候,就是跟着第一任总理,后来深得信任,才一步步坐大,到今天这样的地位。

  宋九月听到老爷子这么说,眼里闪过一丝怔愣,她在刚刚之前,都还在怀疑这个爸爸,毕竟太陌生了,但没想到原来自己是真的一面都没有见过对方的,嘴唇抿了抿,难怪觉得陌生。

  萧华没有说话,头一直淡淡的垂着,感觉到现场的气氛,这才抬头,看了大家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小月,你怪爸爸是应该的,不过你这些年也成长了不少,在刚刚那样的场面下还能临危不乱,爸爸很欣慰。”

  宋九月气的心头一梗,感情这个人是在故意试探她啊,有些郁闷的没有再说话,想着这个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认出她的,难道是在妈妈房间里的时候?这么一想,居然有些毛骨悚然,他也太厉害了一些……

  “萧家确实有内鬼,我们正在一个个排查,小月,如今你回来了,我们也能放开手脚了,以前都只是暗地里进行,毕竟不知道你在哪里,也不知道你的处境,要是还在那个内鬼的手上,把对方逼急了,也许我们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  老爷子又开口说了话,语气有些沧桑,可以看出来,他是很关心这个孙女的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眼里突然有些酸涩,最近她也在折腾,现在一切尘埃落定,难免有些累。

  “你去休息吧,琴歌也许明天就醒来了。”

  萧华说了这么一句,低头淡淡的喝着茶,整个人褪去了那股神秘感,有些严父的感觉。

  宋九月跟在萧楚煜的身后,径直去了二楼,最后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了下来。

  “这是妈妈给你准备的房间,那个假萧月来的第一天,我本来是想把她带到这里来的,但是爸爸不让,我现在怀疑,爸一开始就知道对方是假的,真是过分,都不告诉我们一下。”

  可以看出来,萧楚煜是真的有些生气的,一想到自己这么些天处处忍让着那个假的妹妹,就觉得憋屈的慌。

  “二哥,爸这也是在考验你们,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认不出来,当然活该被骗。”

  “小月……”

  萧楚煜的眉头狠狠的蹙着,当初确实怀疑那个人,只是比起没有妹妹的下落来,他们更希望那个就是妹妹,所以才……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推开了房间门,发现里面的装扮处处都是少女心,俨然是小公主的房间,那张圆圆的大床更是让她满意,转手就将一旁的人推了出去。

  “二哥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啊,我真的好困,整个人都在飘着,你快出去。”

  本来打算和自家妹妹彻夜长谈的萧楚煜,就这么被赶了出去,门前的房门一关,差点儿砸到了他的鼻子,没办法,他只能再找个时间,好好增进一下兄妹之间的感情。

  而宋九月转眼就躺到了床上,眼睛酸涩的要命,完全是身心疲惫,不过想到这里的事情一结束,就能去找傅殃,瞬间便开心了起来,对方要是知道她就是萧家小姐,会不会觉得震惊呢,嘴角一勾,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早上,她刚洗漱完,就听说三哥已经醒来了,连忙去了那边的房间,看到萧琴歌正在喝粥,胸前缠了一大圈的绷带。

  “三哥。”

  她叫了一声,走过去后,在他的床前坐了下来,萧琴歌看到这个人没事,松了一口气,不过转瞬,那口气便又憋在嗓子眼,把他憋的心里难受。

  这个人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刺他,那一刀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情,要不是他命硬,恐怕早就死了。

  “小月……你还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儿么?”

  宋九月摇摇头,她似乎中途断片儿了,眉头蹙了起来,看到对方胸口的绷带,心里隐隐有一个不好的猜想,眼神询问了对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