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三十四章 恐惧
  萧琴歌缓缓点头,算是承认了她心里的那点儿猜想。

  “三哥,我……真的是我吗?我不记得了,也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一觉醒来,人已经在首都了,当时看不到你,还以为你自己走了……”

  萧琴歌低头又喝了一点儿粥,倒没有责怪这个妹妹的意思,只是现在胸口还在疼,又加上对方那天行为反常,他知道这中间大概是有什么事儿的。

  “小月,那天你突然昏迷,我吓了一跳,本来想抱着你,躲过那群人的追杀,最后直接来萧家堡的,但你中途醒了后,直接给了我一刀,因为对你没有防备,所以直接被刺中了……”

  宋九月听到他说完,脸上一白,脑袋里突然又开始疼了起来,疼的浑身冒冷汗,最后从座位上蹲了下去,蜷缩成一团。

  “小月!!小月你怎么样?!”

  宋九月听不到外界的任何话,最后感觉到有凉凉的液体喂进了她的嘴里,那股火热烧灼的感觉才退了下去。

  她这个时候已经昏迷了,萧家的其他人就站在她的床边,脸上都是担忧。

  “她这是怎么回事?爷爷,你看得出来么?老三说那天确实是小月刺伤了他,还说那个时候的小月仿佛变了一个人……你遇见过这种情况么……”

  大家的视线都把老爷子看着,老爷子毕竟活了这么久,又加上地位在那里摆着,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。

  “小月应该是被催眠了,头疼不过是和那股植入脑海里的命令在做斗争,她现在回想起了小时候的东西,证明催眠已经不管用了才对,她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,所以想要拼命记起,一时承受不住……”

  萧慎伸出手掌,在宋九月的额头前探了探,最后有些怜惜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这孩子这些年肯定是过得不好的,她这是被人催眠了不止一次,恐怕根本不知道自己当时做了什么,琴歌,你也别怪她了。”

  萧琴歌摇摇头,在一旁坐了下来。

  “爷爷,你说的什么话,她是我的妹妹,不管犯什么错,我都会原谅的,现在既然她回来了,那这件事我们就该好好调查,还有那些以前欺负小月的人,等我伤好了,我会一笔一笔讨回来的。”

  萧琴歌的脸上愤怒,这么一生气,胸口就又有些疼,只能马上平复了自己。

  萧慎没有听这个人说话,眼里深沉似海,最后将一个香囊拿出来,放到了宋九月的枕头前。

  “这里面的香气有凝神的作用,我放在身边好几年了,应该对她有帮助,等她好了,也就没事了,你们不用太担心。”

  房间里的其他人都点点头,伊白也在一旁,现在他在萧家随意走动,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,所以时刻的跟在宋九月的面前,看到萧家人是真的关心对方,也就彻底放心。

  中午的时候,宋九月就醒了,大概是又睡了这么一觉,所以脑袋也不疼了,她看到不远处坐着的伊白,突然想到了傅殃,她是不是该去见傅殃了……

  “爷爷,那个……我已经结婚了,那个人你小时候见过一面,就是我送你千纸鹤时,在旁边说要娶我的那个男孩子,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傅殃为什么会出现在萧家堡,缘分还真是一种妙不可言的东西,他现在就在M国,不过受了伤,暂时来不了这里,现在我和亦白哥去把他接过来,恐怕接下来要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了。”

  萧慎的脸上都是笑意,不过在听说自家孙女已经结婚后,肉疼了一阵,自己都还没好好的和这个孙女相处过,这转眼就嫁人了……

  还是那个人的孙子……

  这……

  他的心简直在滴血……但嘴上却倔的要命……

  “好好,小月要是喜欢他,爷爷也不会说什么,你感觉怎么样,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要不再休息一天吧?”

  宋九月摇摇头,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傅殃,直接掀开被子下床,转了一圈儿。

  “爷爷,我的身体没事了,现在觉得神清气爽。”

  萧慎也不好再说什么,宋九月跟着伊白,出了萧家堡后,直接去了傅殃待的地方,只是刚到院子外,就看到了在院子里玩土的人,看他的背影,似乎已经是个成年人了。

  一个成年人,为什么会在这里玩土呢……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缓缓上前,看到对方的脸,发现这个人居然是喻初原,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喻初原!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!”

  宋九月和伊白连忙把人扶了起来,对方的脸上完全是那种小孩子的懵懂,看到他们后,也没有其他的表情,只是嘻嘻的笑着,智商显然倒退了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直发抖,看了那个房间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什么。

  “亦白哥,你把初原看着,我去看看傅殃。”

  她这么说着,直接放开了人,走进了那个房间,房间里很大,只有周永生在喝茶,看到她后,脸上带了两分笑意。

  “九月丫头,看样子萧家已经承认你了,恭喜,我昨天有事离开了这里,回来就看到初原变成那个样子了,现在正在找原因,九月丫头,萧家人对你怎么样?”

  宋九月的脑袋一懵,整个人像是被什么猛然敲醒一般,巨大的恐慌铺天盖地的压着她,她的手指发抖,连腿也有些发软。

  “还好,他们对我都很好……”

  “九月丫头这么招人喜欢,萧家肯定会对你很好的,又加上你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,我想他们会更加怜惜你才对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僵硬,整个人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着,最后连声音也颤抖了起来。

  “这次我和亦白哥一起过来的,周爷爷,我出去把他叫进来。”

  她说着,挺着僵直的腰,一步步的走了出去,这段路漫长啊,像是用尽浑身力气,她害怕,恐慌,发抖,像是小的不能再小的蝼蚁,可笑,可怜。

  伊白远远的就看到了这个人,连忙将喻初原放进车里,然后过来把她扶着。

  “九月,怎么了?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