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三十六章 周永生的真面目
  周永生不敢赌,因为一旦被发现,所有的阴谋都会被人识破。

  周永生太小心谨慎了,给她的印象也一直都是慈祥的,每一次在她困难的时候,都会帮助她,但其实暗地里也动了不少手脚,只是她像个傻子一样,并没有发现。

  比如那一次她被催眠过后,这个人来给她施针,看似在救她,其实趁着那个机会,对方又加深了催眠,所以这次自己才会刺杀三哥……

  他会演戏,善于掩藏,要不是这次宋妍太过心急露出了马脚,她真的一辈子都不会知道,这一切的背后,居然都是这个人在主使,好厉害的手段……

  宋九月每每想到自己那么信任对方,便觉得好笑,原来她才是最蠢的那一个,被人卖了还在帮着人家数钱,这一次周永生刚好出现在M国,自己毫不犹豫的就把受了重伤的傅殃交给了对方。

  今天他是故意放自己离开的,因为傅殃在他的手上,他毫不畏惧……

  他是个疯狂的人,骨子里偏执到极点,一旦惹怒了对方,恐怕会鱼死网破,那她这辈子都见不到傅殃了……

  都是她害了傅殃……

  宋九月的眼眶红了起来,浑身依旧在发抖,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散发着恐惧的味道,她真的怕啊,一想到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,无数次和死神走的那么的近,就忍不住手脚发软。

  “小月,没事的没事的,乖,别怕了,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,有萧家在,他欺负不了你的,萧家是你的后盾,别怕。”

  萧琴歌看到宋九月被吓成这个样子,有些不忍心,连忙出声安慰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是啊,现在的她和以前不一样了,她是萧家的小姐,没人能把她怎么样,她怎么能怕呢,还有那么多敌人等着她去消灭。

  “三哥,宋妍呢?萧家把她关在哪里了?我有事情问她。”

  “在地牢。”

  “带我过去。”

  宋九月说着,已经起身,跟在了萧琴歌的身后,来到地牢后,被那股腐烂的味道熏的眉头一皱,这里大概关过很多人吧,因为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生了锈的血腥味儿,闻着很久远了。

  她走近了几步,发现宋妍就在最里面的房间里待着,看到她后,哈哈大笑了起来,有些疯狂。

  “宋九月,我说过你很可怜的,你六岁以后的人生,都活在别人的掌控里,要不是在二十岁的那场宴会之前遇到傅殃,你知道等待你的会是什么吗?你会和周永生那个老头子在一起,会成为他的禁脔,会一辈子待在漆黑不见阳光的房间里,任由他为所欲为。

  你现在来找我,是不是发现周永生不对劲儿了?哈哈哈哈哈哈,宋九月,我可怜你,你知道吗?我真的可怜你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听到宋妍的话后,只觉得一股恶心直接从胃里涌了上来,那一次因为苏波拉,傅殃的身体里被检查出了万能抗体,她才知道,原来这种抗体是可以传递的,只是没想到,周永生那个老贱人打的居然是这种主意。

  萧琴歌在一旁气愤的要命,牙齿咬了咬,打算对宋妍用刑,却被宋九月拦住了。

  “三哥,她说的没错,要是那天我没有错进傅殃的别墅,肯定会被周永生糟蹋的。”

  这么说着,她扭头看了宋妍一眼,眼里带着一丝丝感激。

  “说起来,我会去傅殃的别墅,还不是因为你么?宋妍,你骗我去那里拿礼服,以为我会被那里凶猛的狗咬花脸,可是万幸啊,我不仅没有,还遇上了傅殃,接着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,没有被周永生那个老头子怎么样。

  宋妍,我很感谢你,不愧是我的好妹妹,关键时刻,居然拉了姐姐一把。”

  宋妍恨的眼里冲血,都怪她,怪她沉不住气,将宋九月活生生的送上了傅殃的床,一想到这,便恨不得毁了整个世界。

  “你住口!!住口!!”

  她发疯的叫嚣着。

  可是宋九月并没有,宋妍这样的女人,她又何必对对方手下留情,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。

  “因为那一次遇上傅殃,他宠我,爱我,保护我,所以周永生更不敢动手,我就这样成了傅家的少奶奶,成了洛城那么多女人羡慕的对象,宋妍,我是很可怜,可要不是因为这些经历,我又怎么会遇到傅殃呢,我所受的所有磨难,都是为了遇见他。

  你知道吗?我和傅殃小时候便见过面了,他说以后会娶我,后来长大后,别墅里的第一次见面,他说只是一眼,就确定了我是他要携手一生的人,宋妍,我可怜,可是我有萧家,有傅殃,你呢,你有什么?”

  你有什么……

  轻飘飘的四个字,顺便击溃了宋妍所有的心理防线,是啊,她有什么,她比宋九月还可怜,没有爱她的家人,也没有像傅殃那样的男人,她从小就被周永生选中,将来要成为宋九月的替身,所以她一直喝着药,整着容,周永生的催眠技术很强大,强大到变态的地步,所以她的记忆里,都是自己高贵的一面,根本没有吃药整容的记忆,她是那么坦然的做着宋家小姐,像个白痴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后来宋九月来了洛城,一切就开始不一样了,周永生总是出现,不停的往她的身体里注射药物,说是那种药物会帮助她夺得萧家小姐的位置。

  她一次次的从冰冷的地板上醒来,身体疼,周永生就是一个魔鬼,一个掩藏的太好的魔鬼,白天的时候,他道貌岸然,可是一到了晚上,就变着法的折磨她,她在屈辱中昏迷,又在屈辱中醒过来,在低谷的大半年里,她都是过着这样的生活。

  她累了……

  “宋九月,我不想争了,我被那头豹子毁容,被你送到乡下,其实没有恨过你,如果没有你,我会早早的就被送进实验室,会在无数的药物中成为周永生的试验品,后来他找到了我,折磨和实验,我变得强大,可我已经不算是人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