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一章 你不能有事
  宋九月就站在她的旁边,没有说话,面前是泡好的茶,茶香味儿把整个空间都填满了。

  “我很谢谢你,你当初的一手,拨乱了所有人的命盘,宋妍,要不是你出手,恐怕那晚上我会像个傻子一样赶到宋家,被那个老头子糟蹋,再送进实验室。”

  宋妍没有说话,她知道宋九月很聪明,那件事就算她不说,她也会猜到的,是的,萧家宴会的那晚上,她短暂的清醒了一会儿,知道周永生的谋划,所以故意将宋九月支去了傅殃的别墅。

  她还记得萧家宴会上,傅殃看宋九月的眼神,那个时候她就知道,自己败了,傅殃是个专情的男人,哪怕在萧家堡的记忆他忘记了,也会一眼就爱上宋九月的,有些人就是这样,反反复复的爱着一个人,兜兜转转还是她……

  可她只是清醒了一瞬,就又陷入到周永生为她设定好的人设里了。

  害宋九月,两面三刀,想要抢傅殃,她一次次的遵循着周永生给她的命令,不过庆幸的是,那晚上她在最重要的环节清醒了,也许是老天都在帮宋九月吧,她这么想着,微微垂下了睫毛。

  这个人根本不必感谢她,因为她刚来宋家的时候,一直是一个好姐姐,她将偷偷藏好的零食送给她,尽管那零食她根本不稀罕,她会兼职打工挣钱,给她买好几万的蛋糕,她吃的时候,她就在一旁偷偷咽口水,就是因为这样的宋九月,那晚上她才做了那样一个决定。

  所以她根本不必感谢她,何况啊,她说过要保护她的,只是她忘了罢了……

  宋妍想到这些,拿过一旁的茶喝了一口,她的嗓子已经没有以前好听了,因为长时间处在压力下,短短两天,就变得沙哑。

  “我以为你会恨我的,因为我没有征得你的同意,就将你骗去了傅殃的别墅,宋九月,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,放眼整个洛城,只有傅殃才有能力保护你,我那时想着,与其被周永生那样的老头子糟蹋,还不如和傅殃这个大众情人发生一点儿什么,后来我再也没有清醒过了,处处陷害你,直到被送到乡下,才又再次清醒,可也只有短短的一个月,后来周永生就找到了我,不过他并不知道是我让你遇上傅殃的,不然肯定会劈了我的。”

  宋妍说到这,低头笑了起来,只是刚笑了两声,就开始咳嗽,咳着咳着,拿出手帕吐了一口血。

  “我觉得真解气啊,他那样对我,完全把我当成了他的所有物,大概没有想到,我会狠狠的戳她一刀吧。”

  她边说着,嘴里的血流的更多,把整个手帕都染红了。

  “你别说了。”

  宋九月将她手里的帕子接过,扔进了垃圾桶,马上叫了古堡里的医生过来。

  宋妍的眼里很灰暗,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点燃她的热情了,她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,默默等待死亡。

  宋九月的浑身一抖,脑海里突然又多了很多记忆……

  十几年前的萧家宴会,还是小孩子的宋妍贪吃,将大厅里的千层蛋糕弄倒了,一个人无措的在那里哭,周围没有人认识她,不敢上去安慰,她看到后,走过去牵着她的手。

  “你别哭了,蛋糕坏了就坏了,我爷爷不会吃的,他讨厌太甜的东西。”

  可宋妍一直哭一直哭,能够看出来,她很害怕。

  “小月,你在这边做什么?”

  妈妈萧芸走了过来,妈妈很优雅,身上的百褶裙为她量身打造一般,披着长发,细腰微束,她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妈妈更漂亮的女人了。

  “这是谁家的孩子,你欺负人家了吗?”

  “妈妈,我没有,她弄倒了蛋糕,害怕爷爷责怪,所以我就过来安慰她了。”

  宋妍这个时候不哭了,愣愣的把萧芸看着,眼神突然变得清澈。

  “周爷爷说,只要我努力,就会成为萧家小姐。”

  萧芸浑身一震,突然弯下身,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孩子,脸上变得严肃起来。

  “他真的这么说过?”

  宋妍点点头,小孩子的脸上满是无邪,萧芸马上就离开了,看来是有事情去处理。

  “你别哭了,我妈妈也没有责怪你,我妈妈很好的。”

  宋妍突然主动牵住她的手,脸上带着干净的笑容。

  “我刚刚是故意那么说的,周爷爷说以后我会取代你,可是我不想,今晚那么多人都把你看着,换成是我,一定会紧张的,可是你没有,我很崇拜你,你当我的姐姐吧?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姐姐,以后我可以帮你叠千纸鹤,还会保护你,我的力气很大,可以打倒男孩子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眶突然就红了,她以为自己所有的记忆都想起来了,可是并没有,原来小时候还有过这一段么,原来宋妍小时候就已经尝试帮过她了,妈妈知道了周永生的真面目,想要阻止,却被对方陷害。

  宋九月看着突然昏迷不醒的宋妍,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了一般,这是怎样的女孩子呢,强大,无畏,哪怕活在沼泽里,也没有向命运低过头,她的心里,一直存着一份善良。

  “你别出事,宋妍,我想起来了,都想起来了。”

  医生还在给宋妍施针,看到他们家的小小姐突然这么激动,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小小姐,她没事,只是身体亏空的太厉害了,得好好补补,还有就是……这位小姐的卵巢被人取走了,她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的,她身体里的病毒太凶猛了,以前也许有周医生的药物压制,她的身子才能受得了,周医生现在断药了,病毒就开始不受控制,要是是扛不过来,恐怕……”

  “先止痛。”

  宋九月突然就恢复冷静了,拳头狠狠的握着,因为她被周永生催眠过好几次,那次还被对方施针,更是深度催眠,所以有些记忆封存的很深。

  记忆在一点点的复苏,她不知道还有多少是她没想起来的,但是她庆幸,关于宋妍的这部分,她全都想起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