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二章 和他发生点什么
  医生还在给宋妍施针,已经打了镇定的药物了,后天就是和周永生交易的日子,她一点儿都不紧张。

  从周永生别墅里开出去的汽车,都被拦截了,车上的人一个不落的被抓来了萧家堡,只是这中间,并没有真的傅殃。

  宋九月让人将宋妍送回了房间,自己又去妈妈那里坐了一会儿,医生说这个人的身体已经在慢慢好转,谁也不知道,对方会什么时候醒来。

  她打了一个哈欠,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,稍微思考了一会儿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而周永生的别墅,现在并不平静,他已经知道傅殃醒了,嘴角微勾的看着对方,在一旁气定神闲的坐了下来。

  傅殃猜出这人是个催眠高手,不然苏小小也不会变成这样,而且看样子,这人是打算对他下手了。

  他排斥,拒绝,但是当那块表在他眼前晃悠的时候,眼前的世界便开始模糊,他的脑海里不停的有一个声音,带着深深的魔力,似乎想让他永远睡过去。

  可是他睡过去了,宋九月怎么办?不能睡,傅殃,你一定不能睡……

  他与那股精神力做着抵抗,觉得脑子里疼的厉害,从小他就见识过很多高人,知道厉害的催眠大师能直接控制一个人去杀人,这在很多人听来,也许匪夷所思,可催眠术确实可以办到。

  只是这类人才都被国家重点保护了起来,普通人是见不到的,而对于普通人来说,见不到就代表没有。

  傅殃的浑身都开始冒汗,有些热,心口那里也闷闷的,周永生这老头子是把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啊,该死的,还让他恨宋九月,等他脱离,再好好收拾这个糟老头子。

  “给他注射迷幻剂,他的意志力太坚定,这样下去不行,要在他意志昏沉的时候使用催眠术才有用,不然催眠不了他。”

  周永生吐字艰难,催眠是高度集中的一件事,很损耗精神力,短短的时间,他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,只能借助药物,成功催眠这个人。

  一旁的苏小小马上拿来了注射器,将针头戳进了傅殃的手臂里,看到对方的脸上突然变得惨白,眼里深了深。

  “小小,让开。”

  周永生又拿出了怀表,放在了傅殃的眼前,傅殃的眼里已经没有焦距了,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神游的状态,不过五分钟,周永生就呼出了一口气,看样子是大功告成了。

  “他现在短时间不会想起什么宋九月了,他以为自己是我的孙子,明晚找个时间,把人带出去,在港口汇合,我交易成功后,会马上赶来。”

  他对着一旁的季锦时嘱咐着,季锦时的嘴角勾了勾,真是没有想到,傅殃最后会落在她的手里。

  “周老,你放心吧,到了港口后,我会好好把他藏起来的,等着你来找我们。”

  一旁的苏小小没有说话,态度依旧很恭敬。

  周永生看了她一眼,眉头微蹙,这个人和傅殃,都是他手里的底牌,有这两人在,宋九月绝对不敢对他怎么样。

  “把小小也带上,她的身体还处于研发的状态,也许会成为下一个宋妍。”

  “好的,周老。”

  两人在这里商量着,打算在第二天晚上的时候,将傅殃转移出去,不过周永生并没有想到,宋九月早已经派了无人机来别墅的上空监视着,他派出去的每一辆车,都没有逃脱,全都进了萧家堡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。

  时间一到,季锦时将傅殃带着上车了,车里还有另外的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长的和傅殃一样,就连声音也一样,要不是极度熟悉傅殃的人,是绝对区分不出来的。

  “开车,去港口。”

  她说了这么一声,眼神暧昧的看了傅殃一眼,嘴唇微勾,手指已经摸上了对方的脸。

  “傅殃,没想到吧,最后你居然会落在我的手里,你现在已经不记得什么宋九月了,你说我要是和你发生一点儿什么,最后再怀了你的孩子,宋九月会不会发疯?”

  男人并没有回答他,脸上有些焦急,季锦时以为这人是害怕了,觉得快意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和宋九月一样,在感情上都有洁癖,要是我和你发生了点儿什么,再拍照传给宋九月,我想她肯定会和你断绝关系的。”

  季锦时越说,眼里便越是兴奋,他的手指摸向了傅殃的手臂,发现这两条手臂无力的垂着,眉头一蹙,眼神看了苏小小一眼。

  “你对他用刑?”

  苏小小的脸上依旧冷漠,眼里也没有任何的神采,似乎一切都是公事公办。

  “害怕他半路逃跑,这是最好的办法,并没有用刑,只是注射药物,他的胳膊不能动,腿也是,我也让人注射药物,现在四肢都不能动,这样就不会逃跑了。”

  季锦时的脸上突然有些趣味儿,眼神微扬的把这个女人看着,想着周老的催眠术果然厉害,这苏小小转眼就变成了出手歹毒的女人。

  “苏小小,看你这样子,是彻底忘了他是谁了,他可是你好朋友的男人啊,你的好朋友宋九月要是知道了,会不会宰了你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她说着,大笑了起来,不过这苏小小倒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啊,现在傅殃的手和脚都不能动,岂不是给了她机会,手一伸,直接摸上了他的心口。

  而苏小小和那个假的傅殃,就在另一边坐着,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,似乎看不见面前的场景。

  季锦时的指尖似乎带了火一般,一直在傅殃的心口上轻弄慢捻着,脸上也是绯红的,最后整个身子一软,瘫进了傅殃的怀里。

  “傅殃,你知道吗?我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,我那么喜欢你,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,结果呢?你居然跟宋九月在一起了,宋九月不过是运气好了一点儿,投了一个好胎,她哪里比得上我?”

  季锦时这么说着,手缓缓的沿着对方的腰,一路向下摸去。

  “苏小小,你是不是还把对方变哑了,可真是有你的,不过也算帮了我大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