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三章 扭转
  季锦时的声音里带着两分情动,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她的手已经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,发现对方也有反应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“我以为除了宋九月,你不会对其他女人有感觉呢,男人啊,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傅殃,你现在是我的,我会把我们恩爱的照片发给宋九月,你和她,可就真的没什么可能了。”

  车厢里的气氛很迷蒙,季锦时丝毫不在意在两个人的面前表演,反正只要能得到傅殃,再怎么丢脸她都愿意。

  她将身上的手机丢给了苏小小,语气带着喘。

  “好好给我拍两张,待会儿我就发给宋九月,这两个人,也该走到尽头。”

  苏小小接过手机,面无表情的开始拍照,“卡擦卡擦”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,季锦时已经将傅殃的裤子扒了下来,自己直接坐了上去,脸上熏红。

  “原来宋九月的男人是这种感觉啊,也不知道那个人要是看到这一幕,会不会发疯,哈哈哈哈哈哈,傅殃,舒服吗?”

  季锦时眯着眼睛,看到男人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丝情动,心里瞬间愉悦的要命,这个男人也为了她动情,虽然是在这个时候,但至少证明,自己对他还是有吸引力的。

  男人的嗓子是哑的,说不出任何的话,但是能够看出来,他的脸上无比的愉悦,带着爱慕的眼神把季锦时看着。

  季锦时的心里一动,嘴里也一直叫着傅殃的名字。

  她觉得自己无比成功,似乎已经把宋九月狠狠的踩在脚下了!

  这一切即将到关键时刻,季锦时差点就要得到傅殃的时候,周围突然灯光大亮,汽车紧急刹车,她差点儿从傅殃的身上摔出去,不过还是稳住了自己。

  “季小姐,不好了,我们被包围了,看样子都是萧家的人,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,居然是乘直升机过来的,季小姐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司机的声音有着一丝惊慌,他也知道季锦时现在在干什么,但拦人的可是萧家,他还没有那个勇气与萧家堡为敌。

  季锦时依旧不慌不忙的动着,低头看着脸色通红的男人,嘴唇往上一凑。

  “那就把车门打开,让宋九月看看,我是怎么和他的男人恩爱的,今晚是跑不了,那女人还真是有两分本事,不过那又怎样,他的男人还不是在我的逗弄下动了情。”

 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得意,周围突然响起了很多脚步声,整齐划一,一听就知道,来的都是高手。

  司机抖抖索索着下车,发现这方天地都已经被人点亮了,周围都是全副武装的军人,直升机的螺旋桨还开着,可是不到十秒,螺旋桨就关了,这里突然安静了下来,在那一双双鹰隼般的眸子注射下,他差点儿吓得尿裤子。

  可是耳旁还有女人的吟叫声,透过窗户,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,他想到季小姐的命令,几乎是抖着手将车门打开,里面正在进行的一幕,瞬间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  季锦时的脸上如痴如醉,她早就已经不要脸了,她也跟无数的男人上过床,所以这种事情,简直信手拈来,更何况这是宋九月的男人,一想到这里,就觉得热血翻腾。

  她抬眼,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人群前面的宋九月,对方的脸上很冷静,看到这一幕,竟然没有直接奔溃。

  季锦时的脸上带着猖狂的笑意,隐隐的能够听到暧昧的声音。

  “宋九月,你看清楚我抱着的这个男人了么?是傅殃,是你心心念念的傅殃,他现在正和我恩爱,他的脸上如痴如醉,看到了吗?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什么山盟海誓,都是假的!!宋九月,你的男人在和我一起,你现在什么感受,是不是快疯了?!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季锦时觉得快意极了,眼神微挑着,哪怕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表演,她也没觉得有什么,也许从第一次用身体去换自己想要的东西时,那种名为羞耻心的东西,就已经被她丢掉了。

  苏小小在旁边坐着,依旧没有说话,假傅殃也闭上了眼睛,两人出奇的安静。

  季锦时加快了速度,最后瘫软进了男人的怀里,男人的脸上也有着汗水,脸上泛红。

  “傅殃,和我在一起,是不是很开心?宋九月的床上功夫可没有我好,伺候不了你,要不以后你就把我带在身边吧?”

  她的声音里带着娇俏,刚刚经历过一场情事,整个人都没有力气,心脏那里也涨涨的,热热的,这个人可是傅殃啊,她肖想了那么久的男人,今晚,她终于成为他的女人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和傅殃完了,哈哈哈,他被催眠,压根儿就不记得你是谁!!现在又和我发生了关系,恐怕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无可自拔的爱上我,宋九月,你是萧家小姐又怎么样?!高高在上又怎么样?!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,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恩爱,你就是个可怜虫,十足的可怜虫!”

  季锦时已经从情事中回过神来,正打算又开口,脑袋上却抵了一个东西,耳旁是女人冷冷的声音。

  “我真没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,季锦时,都是因为你,待会儿我得去好好洗洗眼睛。”

  季锦时浑身一僵,不用回头都知道,这个人是苏小小,她不是被催眠了吗?为什么会拿枪指向她……

  苏小小的眼里带着一丝趣味儿,抬头看了不远处的宋九月一眼,指了指自己旁边坐着的男人,一脸的炫耀。

  “宋九月,你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,要不是我,你男人的清白可就保不住了。”

  她这么说着,起身将面前的狗男女一脚踢出了车厢,发现两人都没有穿裤子,有些作呕,脸上都是嫌弃。

  “奶奶的,我的眼睛!这下怕是瞎了……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她的脚步很慢,整个身体也在抖,刚刚那一刻,她是真的以为傅殃和季锦时发生了一点儿什么什么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