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四章 机智的苏小小
  她甚至想好了一百种原谅对方的理由,但是心依旧疼的厉害。

  她看着狼狈躺在地上的季锦时,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这个女人了,和一个没有羞耻心的女人是不能讲道理的,因为她的三观已经坍塌了,和她多说,只会浪费口舌。

  季锦时也懵了,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,直到被踢了这么一脚,她才恍然大悟,脸上带着惨白,不可置信的把苏消消看看着。

  “苏小小,你……”

  苏小小挑挑眉,一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安什么好心,把傅殃放在对方身边,简直是羊入虎口。

  不过她虽然知道这个人会对傅殃做点儿什么,却还是低估了对方的脸皮,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和男人那样,季锦时这个女人,果然可怕啊。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走到这里了,汽车里还剩一个男人,一双眼睛深情的把她看着,她的心口狂跳,眼里也猩红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低低的说了这么两个字,她连忙跑了过去,伸手想要把人扶着,却看到男人直接摔了下去,顿时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傅殃!!”

  傅殃摇摇头,脑袋里有些疼,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浑身似乎都有力气了一般,可是他太累了,脑袋疼,四肢也发软,最后只能小媳妇儿似的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  “我浑身都没有力气,老婆,带我回家……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内心的欣喜如同海浪一般,似乎要把她淹没了,真的是傅殃,他没有被催眠,更加没有忘了她……

  “宋九月!!”

  季锦时这个时候已经看不下去了,眼眶猩红,先是看了傅殃一眼,又看了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一眼,怎么回事……

  想到什么,她脸上的表情突然愤恨了起来,扭头看着玩着枪的苏小小。

  “是你?!!你这个贱女人!!”

  苏小小挑挑眉,季锦时这个女人真是刷新了她的认知,这个时候居然有脸指责别人,她可不是随便让人骂的主儿,直接蹲下捏住了对方的下巴。

  “季锦时,我没有见过比你更贱的,你抬起头看看,这周围可都是男人,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和你旁边的这个男人纠缠,说出的话还恶心的要命,你说谁更贱?你就是一辆公交车,人人都能上,这么喜欢男人,要不要我卖你去做鸡得了。”

  苏小小边说着,手上一直使着劲儿,将她的头扭向一边,让她看清这周围到底有多少男人。

  季锦时的脸上泛红,被气的。

  她被苏小小刚刚的那一脚踢到站不起来,整个腿肚子都是疼的,又加上现在的天气还有些冷,这么被扔在冰冷的路上,冷的浑身都在哆嗦。

  “苏小小,你……你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……周老可是你爷爷,你这么做,对得起他么?”

  季锦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,脑袋里也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填充着,难受极了,为什么假的傅殃会变成真的呢,为什么?她真的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  大概这一切的事情只有苏小小明白吧。

  昨晚清醒以后,她将假的傅殃注射药物,将他的嗓子毒哑了,因为害怕他把真相说出来,别怪她狠毒,毕竟跟在季锦时身边的男人,可没有一个好东西,她又何必手下留情。

  将真的傅殃换过来以后,本来还在思考着怎么把人带出去见宋九月,谁知道季锦时这个女人会直接把手机给她呢,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,所以联系不上宋九月,但是有了季锦时递来的手机,轻而易举的就把位置发给了对方,所以她的人才会来的这么快。

  “他可没把我当成孙女对待过,季锦时,你少拿周永生来压我,我不姓周,没有那么丧心病狂的爷爷!”

  季锦时的拳头缓缓的捏了起来,今晚她已经在劫难逃了,周围都是宋九月的人,宋九月是萧家小姐,就这个身份,就够她喝一壶的,眼眶红了红,为什么宋九月运气就这么好呢,有这么多人帮着她,不顾一切的帮着她,还有傅殃那样的男人爱着她,凭什么啊……

  她抬头看了傅殃一眼,对方高高的个子,这个时候却靠在宋九月的肩膀上,眼里带着笑意,那种笑意她明白,只有在面对喜欢的人时,才能浮现出来,可是不甘啊……

  “宋九月,你出身高贵,周围又有那么多的人对你好,还有傅殃这样的男人爱着你,可你不过是运气好一点儿罢了,你要是我,说不定还没我过得好呢,你有什么资格耀武扬威的,我一点儿都不羡慕你……一点儿都不……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她伸手摸了摸傅殃的头,发现对方还在发高烧,懒得在这里浪费时间,将人扶着,向着不远处的汽车走了过去。

  “宋九月!!你别走!!”

  季锦时歇斯底里的大喊了一声,疯狂又愤恨,这个世界上最难堪的事情大概就是,你对情敌怨恨,卯足力气打算跟对方大战一场,人家却对你不屑一顾,甚至没有兴趣和你决斗,你的所有嘶吼呐喊,在别人眼里就和小丑一般。

  “宋九月!!你回来!!你回来!你凭什么看不起我!”

  季锦时说着,想要从地上爬起来,头发乱了,腿也在抖,眼神带了毁天灭地的怨气,把宋九月的背影看着。

  苏小小在一旁勾了勾唇,有些人就是这样,明明已经输了,还要做最后的挣扎,真是可怜。

  “季锦时,你这个时候的嘶吼在她的眼里就和一条发疯的狗一样,输了就是输了。宋九月本来生来高贵,却像个落魄小姐一样在人间挣扎了十几年,你没资格嫉妒她,她在低谷的时候,可从来没有想过出卖自己的身体,也没有想过去陷害别人,她善良,这个世界就对她善良,你恶毒,世界也对你恶毒。”

  善良?

  宋九月善良?

  季锦时觉得她听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,宋九月不过是会装罢了,典型的白莲花,就知道依靠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