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五章 下场
  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她笑出了眼泪,明明宋九月心机深沉,这些瞎眼的人却个个都说她善良,眼里闪过一丝凶狠,其实这些人都是看重了萧家的势力,想要巴结宋九月罢了,呵,装什么清高。

  苏小小正打算把这个女人交给萧家的那些保镖,却没想到自己直接被对方扑倒了,季锦时的脸上带着一丝凶狠,直接咬向了她的脖子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苏小小疼的闷哼出声,她能够感觉到,脖子那里应该流血了,拿过枪,并没有开枪,而是狠狠的砸到了季锦时的脑袋上,季锦时被对方砸的额头上都是血,眼里癫狂。

  “你们对宋九月好!!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!苏小小!你和宋九月一样的贱,要不是因为你,我和傅殃早就发生关系了,你去死吧!!!”

  说着,她想要去抢苏小小手里的抢,不过这个时候,周围的人已经反应过来了,几个男人马上跑了过来,将季锦时压着,但是因为季锦时的裤子还没有穿上,又像个疯女人一样拳打脚踢着,大家都很尴尬。

  苏小小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,她觉得自己不仅需要去洗洗眼睛,可能还得去打狂犬疫苗,伸手摸了摸脖子。

  “把她送去格斗场,她不是需要男人么?那里的男人应该能满足她。”

  周围的保镖浑身抖了抖,格斗场?那里都是肌肉发达的绿巨人,个个身高两米多,平时就是靠搏击赚钱,每一场比赛结束后,会有一个女人被送到格斗的场地,胜利的男人当场和女人做不可描述的事情,因为那里面的男人精力旺盛,一旦开始,直到女人死去,才会停下来,这个季锦时,这次被送过去的话,就算有九条命,也会死在那里。

  苏小小这个时候已经跟着上了宋九月的那辆车,发现人家小两口偎依在一起,顿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儿,毕竟还是一只单身狗。

  “这次谢谢你。”

  宋九月感觉到她上来,马上开口,傅殃已经靠着她睡着了,浑身都在冒冷汗,看样子发的烧还不低。

  “赶紧把这男人送去医院吧,他的身体里被注射了药物,浑身酥软,没有力气,这个时候又发烧,不能再耽误了。”

  苏小小看了傅殃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复杂,要不是这个人,她也不会清醒过来,清醒后她马上就去找了对方,两个人商量对策。

  本来按照剧本,傅殃和那个替代品换了以后,她找个借口把季锦时支走,以季锦时的性子,绝对不放心让傅殃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内,一定会把傅殃带走,而她带走的,是早已掉包的假的傅殃。

 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谁知道季锦时的心会那么大,会在车上就迫不及待,还拿出手机让她拍视频,趁着那个点,她马上给宋九月发了消息,接下来的事情,大家都知道了。

  说起来,还要感谢饥渴的季锦时呢。

  苏小小想到这,只觉得眼睛疼,那个季锦时真是……不要脸到极致了。

  汽车开的很快,转眼就到萧家堡了,苏小小下车,看到那么巍峨的哨岗,双腿有些发抖,这可是萧家啊,而她的好朋友是萧家的小姐,以后岂不是跟着吃香的喝辣的,这大腿果断得好好抱着。

  很快就有医生将傅殃接过去了,给他注射了东西,又将输液的针扎进了他的手背,喂了药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这位先生没事,可能……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调整身体,因为他被注射过很多药物,并且这几种药物都是对人体有害的,幸亏他的身体素质好,普通人也许会肌肉萎缩的。”

  宋九月吓了一大跳,一想到之前傅殃是被庄清婉那个女人抓走的,肯定也被注射了药,而周永生那个老头子,也会给他注射东西的,她的心突然疼了一下,将他的手握着,放在自己的脸颊边。

  医生看到这副场景,马上出去了,这里转眼就只剩下傅殃和宋九月两个人,萧家的其他人在门外,没有进来打扰。

  苏小小被几个男人围在中间,一直叽里咕噜的讲着话,最后一插腰。

  “就是这样的,最后两个人相互爱慕,傅少又长得那么好看,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。”

  三位萧家少爷恍然大悟的点点头,不过还是有些憋闷的,突然找回了妹妹,还没在手里捂热乎呢,就有另一个男人来争宠了,关键那个男人长得还挺勾人的,真是……

  苏小小耸耸肩,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大口吃着东西,最近可把她饿坏了,现在也丝毫顾不得自己的形象,吃饱喝足,腆着肚子瘫在了沙发上。

  一想到季锦时那个女人的下场,心里就有些雀跃,坏人总是要得到报应的,那女人临死还能被男人那么伺候,应该会很高兴吧。

  ……

  季锦时这个时候已经被人送过去了,专门被伺候着洗了澡,身上抹了各种香油,一块浴巾一搭,就被人抬去了格斗场地。

  周围都是男人的呼喊声,他们像是最原始的野兽,这个时候早已经褪去了人的特征,嘶吼,殴打,为了争夺第一,常常有人死在格斗场上,场面血腥又恐怖。

  季锦时害怕极了,眼里飙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,她的浑身都没有力气,耳朵里传来男人们兴奋的嘶吼声,像是野兽,她想回家,她不想斗了,想回家……

  “喔喔喔!!”

  “使劲!!打倒他!!快快!”

  “赢了赢了!!我押对了!!!”

  战斗结束了,一个两米高的男人倒下,鼻子塌陷,早已看不清原来的样子,而胜利的男人沿着场地跑了一圈儿,将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,混着血珠。

  季锦时恐惧懦弱,一种陷入未知世界的恐慌,她想要逃离,却没有力气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野兽般的男人朝着她走过来……

  滚开!

  滚啊……

  她这么说着,可是声音却跟蚊子一般,对方根本听不到。

  那块遮羞的布被人一扯,身体赫然暴露在空气中,周围惊呼的声音更大,像是要把楼层都给震垮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