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六章 我想抱你
  季锦时想要将对方推开,但是不行,他的力气太大了,像是铜墙铁壁,她的人生,似乎都被对方撕碎了。

  她恨宋九月,哪怕是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也恨那个人,她觉得这个世界真虚伪,大家都是看在宋九月的身份上,才对她好的,要是自己也是萧家小姐的话,傅殃也会喜欢她的。

  是啊,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。

  季锦时尽量让自己忽视那种恶心的感觉,到最后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,整个身体突然腾空,她被抛向了人群里,没有一个人愿意伸手接住她,她跌落在地上,浑身的骨头都疼。

 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,这里的人都是没有人性可言的,眼眶猩红,她不想死……

  “赢了赢了!!”

  “哈哈哈,一晚上赚了一百万!!”

  男人根本没有去看地上的女人,他们的眼里只有金钱。

  季锦时躺在冰冷的地板上,鲜红的血缓缓流出来,她的意识已经在逐渐涣散,脸上依旧是狰狞的恨意,最后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……

  这个世界对她而言,是肮脏的,她到死都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,错的都是别人。

  最后有人上来将这副尸体拖了下去,格斗场里,这样的场景很常见,没有人会觉得悲伤。

  季锦时这么一死,周永生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儿,因为萧家堡那边异动的太明显了,又加上他联系不上季锦时,知道计划有变,马上连夜登机,打算逃离M国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何况他还有一个老朋友,至于明天的交易,他要是再去,恐怕得交代在那里,他不是傻子,这个时候保命要紧。

  只是飞机刚从别墅大院起飞,周围瞬间传来炮火声,马上狼狈的让人掩护,自己则一路向着Z国逃去。

  “你们拖住!!”

  他沙哑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,连忙背了降落伞跳机,落地后开始走水路,让自己的手下在空中作战,自己则趁机金蝉脱壳。

  周永生毕竟是老江湖,这一次萧家出动了很多人,但是主要的战场在空中,大家都没想到这个老狐狸会冒着生命危险跳机,所以抓到的人中,并没有周永生。

  宋九月早就猜到这个结果了,没有责怪人,端过温水,一点点的给傅殃喂着。

  傅殃还在昏迷,药效还没有过去,她只能这样等着,好歹这个人就在身边,她也不用一直提心吊胆。

  “他早晚会主动出来的,现在恐怕是去找帮手去了,找不到就别找了,萧家加强防范,绝对不能混进一个外人,一旦发现异常,马上拉响警铃。”

  “是,小小姐。”

  保镖们答了这么一声,从这个房间离开,宋九月觉得眼睛酸,刚想在床边趴一会儿,就感觉到傅殃的手在动,眼里闪过一丝惊喜。

  傅殃的脑袋很疼,因为被周永生催眠过,虽然苏小小当时给他注射的药物并不是什么迷幻剂,但是周永生是催眠高手,他的催眠术多少还是有些后遗症的。

  他能感觉到宋九月的气息就在他的身边,所以整个人异常放松,最后眼珠动了动,缓缓睁开眼睛,刺眼的白光晃的他有些眼花,差点儿流泪,马上又闭上,等适应了一会儿,这才又睁开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他叫了这么一声,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到唇畔传来一丝温热,鼻尖也是那个人温软的香气,瞬间便安心了,眼睛又缓缓的闭上。

  “我想抱你,可我现在使不上劲儿,等我睡一觉……”

  还没等对方回答,他就又睡过去了,可想而知,刚刚的清醒花了他多大的力气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趴在他的胸口,把这个人看着,发现他瘦了,睫毛依旧很长,当这双眼睛睁开的时候,睫毛很卷翘,明明这么冷漠的一张脸,却长了这样撩人的睫毛,果然是应了网上说的一句话,睫毛精。

  她伸手在他的眉毛上抚了抚,手指又缓缓的转移到了他的下巴上,有些扎人,得刮胡子了。

  这个念头刚出来,她就让人拿来了刮胡刀,一点点的给他刮着。

  萧琴歌这个时候推门进来,看到这一幕,又默默的将腿拐了出去,有些郁闷的靠在一旁的栏杆上。

  “我有些看这个傅殃不顺眼,妹妹对他这么好,可比对我们好多了,女大十八变,变得和我们都不亲了。”

  萧楚煜和萧何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,大家叹了口气,都没有再进屋。

  而苏小小最近闲下来了,将古堡里的东西吃了一个遍,就等着傅殃醒过来,然后大家一起回洛城,离开洛城这么久了,她有些想回去了。

  还有妈和哥哥,眼里闪了闪,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,她根本不知道周永生把这两个人送去哪里了,从她被抓开始,就一次也没有见过妈妈和哥哥,大概只有她自己被送出了洛城,而那两个人,还留在洛城内吧……

  萧家堡最近的人气多了一些,比往常热闹了一些,老爷子也很高兴。

  晚上的时候,傅殃又醒来了,觉得脑袋没那么疼了,扭头看了一眼旁边趴着的人,拿过手边的毯子,盖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他的眼睛还有些酸,靠在床上静静的闭着养神。

  宋九月感受到他的动作,马上就醒了过来,脸上闪过一丝惊喜,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“傅殃!”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一下,伸手揉着她的脑袋,只是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就不再说话,不过这带着浓浓鼻音的一个“嗯”字,在宋九月听来,却是最动听的情话。

  “你的身体好些了吗?”

  回答她的是头上的爱抚,宋九月的心瞬间就化了,安静的窝在他的怀里。

  傅殃没有想其他的,也没有问这个人的身份,在他看来,宋九月就是宋九月,哪怕换了一个身份,她依旧是他最喜欢的人。

  “周永生抓到了吗?”

  “跑了,我估计他是找帮手去了,傅殃,那老东西狡猾的要命,像条泥鳅一样,根本抓不到他。”

  傅殃听到她骂人,低笑了一声。

  “早晚会抓到的,别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