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七章 身体好转
  宋九月的嘴巴撇了撇,将脑袋往他的胸膛处拱了拱,突然想起这个人还有伤,马上起身,将他的上衣撕拉一下,整件衣服都被撕开了。

  傅殃愣愣的低头,看着自己几乎全裸的上半身,脸上突然有着一丝诡异的羞红。

  “我的身体还没有好,使不上劲儿,你得等等。”

  宋九月也有些懵逼,她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?好好的一件衣服瞬间变成了两片布料,可怜吧啦的被她捏在手里,眉头一蹙,干脆将两片布料扯了下来,放在一旁。

  而门前的三个男人,早已经目瞪口呆了,小月什么时候这么勇猛了……

  “小月,你……”

  萧琴歌忍不住出声,宋九月这才一个激灵,回头看去,发现了门边呆若木鸡的三个男人,嘴角抽了抽。

  “傅殃说他有些热,我看他身上有伤不方便,所以……”

  萧琴歌顿时恍然大悟,原来不是他想的那样啊,吓了一大跳。

  不过萧楚煜和萧何却是有些意味深长的相互看了看,最后三个男人都在床边坐了下来,一双双眼睛如雷达一般,把傅殃的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。

  得出的结论,长得还不错……

  傅殃一直垂着眼睛,没有主动打招呼,只是拿过一旁的毯子,盖在了自己的身上,他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现在浑身没有力气,是因为药劲儿还没有过,只有等药劲儿过了,才能想回家的事情。

  “大哥二哥三哥,你们都没事儿吗?怎么……怎么都到这里来了?”

  宋九月觉得有些尴尬,大有一种第一次带着男朋友回家的感觉……

  傅殃的眼睛眯了眯,最后就那样靠着床,又睡了过去,不是他看不清形式,真的太困了,那股药劲儿一上来,就跟嗑了好几片安眠药一样。

  萧琴歌本来想问这个人一些事情的,比如喜不喜欢小月,是不是真心,但这一抬眼,好么,人家已经睡着了,三个人齐刷刷的被对方无视,这第一印象,瞬间不好,几人眉头都蹙了起来。

  “他只是太累了,身体里被注射了那么多药物,能清醒就已经不错了,三位哥哥有什么要问的,改天吧。”

  宋九月在一旁适时的开口,看到三人幽怨的目光瞟了她一眼,瞬间有些心虚的低下头。

  不过三个男人也不是小气的主儿,改天就改天,这么想着,直接起身离开了这里。

  他们刚走,傅殃就睁开了眼睛,将宋九月一把拉上了床,手指熟练的解着她的扣子。

  “你干什么?傅殃,你的身上还有伤,药效也没过,你想猝死吗?”

  傅殃解着扣子的手一顿,嘴角勾了勾,低头在宋九月的唇畔亲了一下,语气暧昧,意外的勾人。

  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  “呸!不要脸!”

  宋九月被对方气笑了,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,这房间门随时都可能被人推开,她可不敢冒险啊,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老实一点儿,伤好了我们再……那啥那啥……”

  “哪啥啊?”

  傅殃故意凑近,揣着明白装糊涂,嘴上偶尔偷香几个,手指已经灵活的解下大半的扣子了。

  宋九月只穿了一件衬衫,这么一解开,直接是黑色的内衣,刺的他傅殃一缩,回不过神来,视线幽幽的盯着这片风景。

  宋九月连忙缩进了被窝里,只留下一溜头发丝露在被子外面,整个身子都缩进被窝里了。

  又来这招……

  傅殃的脸上有些无奈,伸手将对方拉了出来。

  “你小心闷死。”

  说着,他拍了拍对方的背,只是拍着拍着,就不对劲儿了,那手缓缓的顺着背,往下挪了挪,最后“哧溜”一下,钻进了宋九月的衣服里。

  当指尖触碰到温软的皮肤时,他的眼里瞬间染了一些其他的东西,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,只能自己也跟着躺了下去,将人搂进自己的怀里,呼吸粗重。

  “睡觉!”

  这两个字带了一丝气急败坏的味道,宋九月窝进他的怀里,马上就睡着了,但是傅殃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暗骂这个女人没良心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他直接挂了一个大大的黑眼圈,不过身体里已经有了力气,洗漱完毕,两人一起去客厅。

  老爷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,还有萧家主,小时候的记忆太久远,傅殃早已经忘了,只隐隐的有一点儿印象,这个时候看到这位老人,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,毕竟是对方的孙女婿啊,这要是一个不满意,打发他走人可怎么办……

  “爷爷,爸,这个是……是我的丈夫傅殃,我们已经领证了,当时情况比较复杂,所以……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最后只能这么吞吞吐吐着。

  不过萧慎和萧华并没有其他的话,只是相互看了看,反正只要小月喜欢,他们也就满意,毕竟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年代已经过去了。

  “小月,你幸福就好,看你的样子,是打算回洛城了吧?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洛城还有很多事情,她不可能窝在这里,安心的当萧家小姐。

  “也好,你妈妈的情况在慢慢好转,大概也知道你回来了,你这孩子这些年也过得苦,都是爷爷不好,轻信他人,当初周永生救了我和你爸爸的命,我就把他留在身边了,几十年了,从来没有怀疑过他,爷爷真是没想到啊……还害得你奶奶也……”

  萧慎说到这,眼眶瞬间红了,要不是他把周永生留在身边,萧家哪里会有这么大的变故。

  宋九月听到他这么说,马上摇头。

  “爷爷,这不怪你,是周永生太会伪装了,之前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,还以为他是一个慈祥的人,没想到真实面目那么不堪,你放心,我一定会找到他,他欠萧家的,也该还了。”

  萧慎的脸上有些欣慰,本来对这个孙女很亏欠,可是看到陪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,又觉得也许这就是命吧,低谷时的真心陪伴和保护,比单纯的爱慕感人多了,小月受的所有不幸,大概就是为了遇上这个小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