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四十八章 求婚都没有
  “小月,萧家会支持你的,这次不是你孤军奋战,萧家的军事力量,你都可以动用,一旦发现周永生,任凭你处置。”

  萧慎说了这句,伸出手指尖揉了揉眉心,最近萧家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一想到萧家的内鬼是周永生,他便更加自责。

  宋九月听到他的话,眼里一亮,萧家的军事力量?这拿到整个国际上,都够别人闻风丧胆的吧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谢谢爷爷。”

  说完她和傅殃对视了一眼,两人不打算耽搁,立即启程,带上苏小小和脑袋遭受重创的喻初原,还有一个步步紧跟的伊白,一行人径直出了萧家堡。

  上了直升机后,她看着这座古堡在视线里越来越远,叹了口气,这次过来,发生的事情还挺多的,不过好歹最后都逢凶化吉了。

  傍晚的时候,总算是到了洛城,苏小小回了自己的家,而伊白也被他的人接走了,宋九月和傅殃将喻初原带回别墅,找来医生为对方看病。

  医生摇摇头,语气沉重。

  “这位似乎是被什么刺激,承受不住所以疯了,这吃药没用,是心病。”

  心病?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难道是喻初原发现了周永生的真面目,一时接受不了,所以……

  毕竟周永生是他的恩师啊,手把手教导,谁知道自己敬重的老师会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呢。

  “没事,他不是脆弱的人,平复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  傅殃让墨一将喻初原带了下去,也没有问公司的事情,有墨一在,盛腾是不会有事的。

 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,他才弯身,一把抱起了宋九月,向着二楼走去,步伐轻快,看起来心情不错。

  “你的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儿别的事情?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无奈,双手勾住对方的脖子,直到房间门被人一脚踢开,她被压在了门上,傅殃才开口说话。

  “我们是夫妻,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说到这的时候,他的眉头蹙了蹙,说起来,拍结婚照的时候,他可是没在啊,谁知道上面的照片是什么样子,这么一想,瞬间什么兴致都没了,毕竟什么都比不上结婚照重要。

  “宋九月,结婚证呢?你把它放到哪儿了?”

  宋九月看到他一脸猴急的样子,有些好笑,推开人,在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结婚证。

  傅殃一把就抢了过来,手有些发抖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才赶紧打开,这一看,脸就黑了,上面的照片应该是抠的图,虽然颜值不受影响,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
  “明天我们去民政局,再照一次,这照片看起来不协调。”

  结婚登记照哪有再照一次的道理,宋九月刚想摇头,可一想到面前男人的身份,嘴唇撇了撇,得,人家是傅少,在他眼里没什么不行的。

  “婚纱照呢?”

  傅殃又幽幽的吐出了这几个字,看了宋九月一眼。

  “还没来得及,那段时间你不是失踪了吗?傅殃,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”

  傅殃一把将人搂了过来,放到自己的腿上,语气严肃。

  “婚礼可以延迟,但是婚纱照一定要拍,等我找个好地方,我们一起把婚纱照拍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太阳穴一凸一凸的疼,找不到周永生,她哪里有什么心情拍婚纱照,但看到这个男人满眼的渴望,又觉得好笑。

  “好吧,你找地方,找好了我们一起去拍。”

  听到她这句话,傅殃瞬间就激动起来了,在她的脸上狠狠亲了几下,最后把人压在床上,顺着嘴唇一路吻了下去。

  宋九月的表情瞬间变得迷离了起来,身体里像是燃烧了一把火一般,她伸手将傅殃拉了下来,两个人狠狠的吻在了一起。

  床单瞬间变得凌乱了,房间里偶尔响起一声闷哼……

  傅殃的额头上都是汗水,那汗水顺着额头,滴到了宋九月的皮肤上,烫的她瞳孔一缩,心脏那里也绵软酸涩的厉害,最后整个人如一滩水,化在了他的怀里。

  一番抵死缠绵后,她悠悠醒来,发现是凌晨五点,可是床上并没有傅殃的影子,她的嗓子有些哑。

  “傅殃?”

  阳台没有,厕所也没有。

  她有些慌张,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事,已经害怕对方远离她的视线范围了,只要那个人离开一会儿,她就会想着,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……

  她从卧室一路找到书房,刚打开书房的门,就听到里面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,抬头看去,发现那人正坐在电脑前,也不知道在查什么资料,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等到走近了,才觉得好笑,只看到搜索栏里有着几个大字——哪里拍婚纱照最好?

  或许是查的太投入了,傅殃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有人,接连审查了五十几个地方,依旧觉得不满意,眉头蹙了起来,国内的那些地方他都去过,网上推荐的又不怎么好,看来只能把目光放到国外了。

  “你不睡觉,就是为了研究这个?”

  冷不丁的后面传来一个声音,把他吓了一大跳,将电脑合上,扭头看着已经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沙发上的人。

  “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?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“呲溜”一下钻进了对方的怀里,狠狠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胸口。

  傅殃疼的咳嗽了几声。

  “你这死鬼,求婚也没有,还想着人家嫁给你,没门!”

  傅殃被这一巴掌拍醒了,对啊,他似乎……还没有给宋九月求过婚……

  嘴唇抿了起来,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婚都没求,就想着结婚了……

  将人一把抱进了怀里,向着卧室走去。

  “是我疏忽了,宋九月,仪式我们慢慢补,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婚礼的。”

  宋九月就窝在他的怀里,腿一直不安分,其实刚刚那句话她只是随便说说,但傅殃还没有求婚是真的,至少……至少也该给她一枚戒指吧……

  关于婚姻,是女孩子这辈子的大事,领结婚证的时候,没有新郎在场已经够鲁莽了,反正说她矫情就矫情吧,傅殃要是不把这求婚的的事儿搞定了,她就把婚礼一直拖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