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五十章 老奸巨猾
  周围掌声雷动,两个相爱的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,天边的一串气球越飘越近,全是粉色的,看着少女心爆棚,气球的末端,拴着无数银行卡,车钥匙,最后那串气球在男人的身边停了下来。

  “我的所有东西都是你的,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,你可以懒,但你要负责给我喂猫,还要把我喂饱……”

  男人的声音隐隐的飘进了宋九月的耳朵里,她差点儿就冲过去按着女主的头说“愿意愿意”了,叹了口气,上车后看着那堆冰激凌,顿时觉得没有什么胃口了。

  想到傅殃还在盛腾,她将车往盛腾开去,停下后,脑海里依旧是刚刚看到的那一幕,真是羡慕,嘴唇抿了抿,去了顶楼。

  而红莲坐的车已经驶进军区大院,最后在庄家停了下来,庄家上下都是一片肃穆,别墅门前还挂了白色的灯笼,每个人都穿着素净的衣服。

  秦墨湛下了车,将猫给了一旁的司机,看到面前一片惨淡的景象,嘴角弯了弯,听说庄家不久前找回了庄清婉,为此被上头大骂了一阵,毕竟那是苏波拉蔓延的区域啊,按理说感染苏波拉病毒的人是不能运回来的,也不知道庄家老爷子想了什么办法,愣是把骨灰带回来了。

  “走吧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  他对一旁的红莲说道,红莲点点头,跟在了他的后面。

  两人进了庄家,发现大堂的正中间是庄清婉的黑白照片,而那副棺材,静静的躺在隔离好的玻璃里。

  秦墨湛从一旁拿过了香,点燃后拜了拜,将香插在大香炉里,后面的红莲也跟着这么做了。

  秦墨湛看了一眼不远处坐着的庄老爷子,发现那人只是几天不见,居然苍老成这个样子,眼里闪了闪,当初庄鸿为了升官,抛弃了自己的妻儿,也许庄家因此被下了诅咒吧,后代就只有庄清婉这棵独苗,本来期盼着庄清婉结婚,生下的孩子随这边姓,奈何现在人死了,庄家也算是绝后了。

  “庄老,生死有命,你还是节哀吧。”

  他走了过去,只能这样说着客套话。

  庄鸿没有反应,脸上是麻木的表情,一身黑色的中山装,手上拿着冥纸,不停的往盆里丢着。

  秦墨湛挑挑眉,也不觉得尴尬,随意找了一个位置,坐了下来,他这次是来谈事情的,可不是来给一个死人上香的。

  抬眼看过去,发现坐在远处的人他认识,不是周永生么,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,如今萧家已经下了通杀令,周永生背叛萧家,一旦被发现,萧家人是不会放过他的,没想到他躲到这里来了。

  时间一晃到了傍晚,一行人去了另一栋老宅,庄鸿坐在老宅的主位上,看着找来的周永生,脸上带着一丝惨白。

  “我已经不想再斗下去了,现在我的孙女也死了,累了,你来找我没用,上一次帮你藏着那两个人,已经有违我的良心。”

  他说的把两个人,是上官蓉和盛珏,苏小小猜的没错,这两个人确实没有出洛城,只是被庄家藏了起来。

  “庄老爷子,你的孙女是宋九月和傅殃联手害死的,宋九月如今认了亲,日子过得潇洒,而傅殃也快和她结婚了,小两口恩恩爱爱,谁会为你的孙女掉一滴眼泪呢?你说不想追究了,你肯定不知道感染苏波拉病毒的人死前是怎样的绝望吧,他们的五脏六腑会慢慢融化,七窍流血,感染者不停的呕吐,会把化掉的肠子从肚子里吐出来,你能想象那副画面么?那可是你最宝贝的孙女啊……”

  周永生的脸上有着悲痛,看到庄鸿的眼眶红了,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,庄家是一股不错的势力,两个人又是老朋友,这个人肯定会收留他的,说不定还会帮着他,对付萧家堡。

  秦墨湛在一旁没有说话,只觉得这老东西真是恶毒,在别人孙女的葬礼上说那些话,不过……庄家要是也牵扯了进来,他们胜算更大,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

  庄鸿的脸上老泪纵横,那可是最疼爱的孙女啊,庄家唯一的后人,现在死于苏波拉,她的尸体都没能完整的带回来,就在国外火葬,唯一的骨灰居然被检查了一次又一次,孙女生前哪里受过这些委屈,死后却……

  “周永生,你不用激我,我不会参与这些事情的,萧家堡是什么样的存在,我想你不会不知道,庄家要是与萧家堡为敌,恐怕明天庄家这老宅就会被炸成废墟,孙女死了我很难过,但我不会把整个庄家都搭进去!”

  庄鸿的脸上气得发红,手掌握成了拳头,浑身也在发抖,可以看出来,他是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。

  周永生并没有气馁,而是看了旁边的秦墨湛一眼,脸上带着一丝轻蔑。

  “庄老,萧家堡是很强,但是宋九月可不在萧家堡,她如今已经回来了,我们只要抓住她,就算要萧家堡交出所有的军事力量,恐怕萧家老头子也会愿意,成大事的人,怎么能自己吓自己呢,宋九月是萧家堡这条龙的七寸,只要我们拿捏住了七寸,我们就赢了,庄老,我相信你心里也很不甘吧,想要为自己的孙女报仇……”

  庄鸿的手捏的更紧,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,胸膛也起伏的厉害,最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  周永生见到这个场景,知道这老东西心里是不好受的,立即抓紧机会,又开口。

  “你处处为傅殃着想,甚至想把暗夜之剑这么强大的力量交给他,可是傅殃是怎么回报你的呢?伙同宋九月杀了你的孙女,今天的追悼会,人家两口子躲在别墅里你侬我侬,说不定还觉得清婉死的好呢,庄老,有些东西你不争不行啊……”

  “哇……”

  庄鸿直接吐出了一口血,胸口那里隐隐作痛,他一直把傅殃当成关门弟子培养,甚至想把暗夜之剑交给对方,上一次还救了那人的命,可是自己的孙女因他而死,这是心结。

  解不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