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五十一章 他就是喜欢
  周围的佣人都吓坏了,第一次看到老爷子被气吐血,大家纷纷围了上来,家庭医生连忙递上一颗药,过了十几分钟后,老爷子的状态才好了一些。

  周永生默默的喝了一口茶,没有说话,他知道,这个人会答应的,因为人越老,越是对权势地位看得清了,会更加在乎自己的亲人,而庄清婉死了,这无疑是在庄鸿的心上戳刀子。

  庄鸿闭着眼睛平息了一会儿,一双浑浊的眼睛把周永生看着,他知道这个人是走投无路了才来的这里,牙齿咬了咬。

  “你想怎么做?”

  周永生的嘴角勾了勾,将手上的杯子放在了一旁的桌上。

  “庄老,我们就从宋九月身上下手,她现在回了洛城,总有疏忽的时候,我们抓了她,不仅可以威胁到萧家,还能威胁傅家,傅家和萧家一垮,你也算报了仇,而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
  庄鸿没有说话,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,他为祖国服务了大半辈子,老来却参加这些掉身价的明争暗斗,可一想到自己的孙女尸骨未寒,而殃小子却和那个女人你侬我侬,他便觉得愤怒,那股愤怒像是挣脱了束缚的野兽,在心脏处嘶吼咆哮着。

  “周老,庄老,这次我过来,也是代表秦家和二位结盟的,傅家和萧家已经称霸的太久了,我们其他家族想要上位,只有把这两个家族击垮,刚刚听二位的意思,似乎打算出手对付这两家,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秦家这次也希望参与进来。”

  秦墨湛在一旁开了口,周永生的脸上瞬间又是笑意。

  “秦家也隐世太久了,现在也该出来了,有你们的加入,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就更大。”

  而红莲在一旁,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,眼神始终低垂着,像是听话的娃娃,偶尔他会抬头看看外面,目光有些飘忽。

  事情商量完后,秦墨湛带着红莲离开了这个地方,两人上了车,他接过司机递来的猫,淡淡的看了红莲一眼,眼里复杂。

  这样的他,其实很让人心疼,红莲这一生,都是在刀尖上走过的,小时候被家人背叛,自以为摆脱了秦家的束缚,可是他羽翼丰满以后,却沦为了秦家的武器,秦家指向哪儿,他就杀向哪儿。

  大概遇上宋九月的红莲是最真诚的吧,真心的开心,真心的交心,只是这样的真诚,有些碍他的眼了。

  “红莲,你还记得这只猫吗?”

  他开口,这是红莲与他之间唯一的联系了,他的一切,红莲都不在乎,唯独这只猫,每次对方回来的时候,都会逗弄一下,也因为这样,他更加喜欢这只猫。

  红莲摇摇头,拿过了一旁的枪,细细的擦拭着,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杀手,对杀手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枪。

  “这是你最喜欢的东西,以前不管你态度有多冰冷,回到别墅的时候,总会给它喂吃的。”

  最喜欢?

  红莲擦拭着枪的手一顿,他最喜欢的,不是一个女人么?虽然那个女人的面容是模糊的,甚至连个背影都没有,但他知道,他最喜欢的是那个女人。

  汽车缓缓的启动,已经进了别墅,湛下了车,将车门打开,让这个人下来,他特意走在他的身边,手缓缓的垂下。

  其实他很想牵对方的手,红莲长得很好看,在人群中的时候,你总会一眼就看到对方,但他是冷漠的,嘴唇抿了抿,缓缓的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,刚触碰到对方的指尖,红莲就将手飞快的移开了,微蹙着眉头看着他。

  湛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,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,突然发现这种感情龌龊又肮脏,可是他有什么错呢……

  “不小心的,红莲,我们来商量一下,怎么抓宋九月吧。”

  红莲没有说话,脸上有些阴沉,疾走了几步,直接去了二楼,湛听到了大力关门的声音,有些苦笑,脾气还是这么倔。

  红莲躺在床上,心里升腾起一股恶心的感觉,只觉得指尖似乎有什么病毒一样,他去洗手间洗了好几遍,最后把全身都洗了一遍,这才裹了一条浴巾,端着佣人准备好的咖啡,站在了窗前。

  现在已经是早春了,四月是个美丽的季节,各种花盛开,这面窗户对应的是一个花园,这个时候正好是花团锦簇的场景,可是无论这些季节多么美好,似乎他最喜欢的,是九月。

  九月没什么特别的,他就是喜欢。

  红莲这么想着,将咖啡喝了一口,陷入了沉思。

  而另一边,宋九月就在傅殃的办公室里待着,满脑子都是刚刚撞见的求婚场景,并且把那个男主角想象成了傅殃的脸,发现有些违和感,是了,傅殃是不会说那么肉麻的话的。

  宋九月叹了口气,趴在沙发上,指尖一直在无意识的扣着,偶尔抬头看傅殃一眼,发现对方正在写东西,嘴角撇了撇,就知道工作。

  呵,男人。

  傍晚的时候,傅殃总算是放下了手里的笔,眼里盛满笑意,抬头打算问宋九月一个问题,却发现对方趴在沙发上睡着了,嘴唇嘟着,挂着一丝口水。

  他瞬间就笑出声来,拿过一旁的纸巾给对方擦了擦,想着真是猪啊,这都能睡着,他摸了摸她的头,发丝很顺,害怕对方感冒,他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  刚刚他在策划自己的求婚,本来想问问这个人的意见,看到她睡着了,想着要不直接给对方一个惊喜吧。

  求婚一定要盛大,要能满足女孩子的所有幻想,光是想着,他就觉得热血翻腾了,一手拍着对方的背,开始思考该怎么实行。

  期间宋九月低语了一声,翻了个身,将他的手抱进了怀里。

  傅殃只觉得好笑,弯身将人抱了起来,外面的阳光已经消失了,该回家了。

  宋九月感觉到地面在晃动,迷迷糊糊的醒来,看到周围不停的变换着场景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
  “傅殃,今天我看到别人的求婚了,觉得好浪漫,大厦的屏幕上,是女主角的名字,整个世界都知道,女主角要嫁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