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八十八章 人生是甜的
  “不认识。”

  湛淡淡的吐出这三个字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将勺子放到了对方的手里,然后在一旁坐了下来。

  红莲没有说话,低垂着眼睛,将那股疑惑压了下去,他的意识里,这个哥哥总是为他好,大概是不会骗他的。

  “今晚的人,是庄老爷子派去的吧?”

  喝了一口粥后,他这么说到,那些人的手法有些熟悉,分明就是庄老手下带出来的兵,相信傅殃也会很快就想到这一点,庄老这次,怕是彻底暴露了。

  “嗯,大概。”

  湛的心里有些乱,他在害怕,害怕红莲清醒,对方的性子这么倔,要是知道自己和家人一起,将他的记忆抹了,他一定会生气的,生气的红莲六亲不认,他已经领教过了。

  所以对于红莲的问话,他也没什么心思去回答,甚至已经不想宋九月死了,如果红莲想起什么,知道宋九月的死和他有关,这辈子都不会想见他的。

  一旦在乎一个人,就会处处都害怕,人就是这么懦弱。

  “哥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你知道吗?我下不去手,我见到宋九月,觉得她好可爱,她的眼里像是有星辰一样,甚至连她拿枪对着我的时候,我都觉得她可爱,那样的女人,死了一定很可惜吧……”

  红莲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,一双眼睛静静地把秦墨湛盯着,突然低笑了一声。

  “所有的事情,到最后都会有一个结局的,我讨厌别人的瞎操心。”

  湛的浑身一顿,不明白对方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嘴唇抿了抿,难道他不怕被宋九月伤害么……

  接下来红莲都没有开口了,其实他很讨厌庄老这样的做法,表面上是大师,背地里却让人去刺杀一个女人,身居高位,又是傅殃的老师,相信傅殃处理起来,也会头疼吧。

  红莲猜的没错,傅殃确实很头疼,当墨一将调查的结果摆在他的面前时,他的眉头就已经蹙起来了,他的人生,大概就是遇上庄老的时候,开始改变的。

  从小这位老人就经常来傅家,和爷爷下棋,谈天说地,那时他对军人这两个字,莫名的抱了很大的好感,后来被偷偷带进暗夜之剑,默默培训,家里人都不知道。

  庄老手把手的教他,甚至还想把暗夜之剑教到他的手上,虽然这个人宠溺孙女,甚至到了发指的地步,但是不可否认,对方在他的人生里,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。

  “老板,这次的事情确实与暗夜之剑有关系,庄老动用暗夜的力量,也是间接的动用了你的力量,我们的军火势力已经转移到暗夜了,要是交战起来,暗夜恐怕会分裂,上头怕是不会允许……”

  墨一说出了自己的担忧,暗夜一直都是一个整体,是为国家服务的,怎么能因为这些私事儿,变得四分五裂的呢。

  这些事情傅殃不可能不知道,就是因为知道,才觉得棘手,何况庄老的身份又在那里摆着,哪怕看在老师的份上,他也不可能像对付其他人那样对付他,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  “这次他动手,丝毫不掩饰手法,大概也是存了撕破脸的心,庄清婉这个人不怎么样,倒是找了一个好爷爷,墨一,让我们的人好好注意暗夜里的变动,这次这样的事情,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老板。”

  墨一答应了这么一句,看到一旁的喻初原正在和小黑这头蠢豹玩耍,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清醒过来,大概受的刺激不小吧。

  傅殃等他离开后,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,明着那些人是不敢对付宋九月的,毕竟对方的身后还有萧家,但是暗地里,这样的事情肯定不少,看来得时时跟着她了。

  两个人经历的磨难已经够多了,他不想再因为任何人,让两人再次分离。

  想到这里,他将手里的咖啡杯放下,上楼去了卧室,发现宋九月还在浴室里,抬手敲敲门。

  “别洗太久,小心感冒。”

  宋九月答应了一声,将身体擦干,裹着浴巾出来,拿过一旁的吹风机开始吹头发。

  “刚刚三哥打来电话了,说是桃花岛是拍婚纱照最好的地方,那是三哥送给我的岛,要是找不到其他地方,就那里了吧,傅殃。”

  她边擦头发边说着,发现男人没有回应,扭头去看对方,发现那人在发呆,脸上带着一丝迷离,对上她的目光后,有些躲闪,脸上带着一丝红色。

  “宋九月,我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,以前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结婚是这样美好的事情,一想到你嫁给我了,心口就有些发烫,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萧家堡,我说过自己会娶你,算是把儿时的梦想给实现了。”

  傅殃这么说着,低头的时候,眼眶有些发红,那晚上他回来以后,写了人生中的第一篇日记,字不多,只有短短的一行。

  ——以后的梦想,是娶萧家的那位小公主。

  可是后来萧家发生变故,很少再传出消息,他那个时候太小,帮不上什么忙,只是听说小公主失踪了,也许已经死了,人生里的第一段暗恋,算是无疾而终,对方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……

  再后来是被人下药,手下的人将宋九月绑到了他的床上,第一眼,震撼,他从来不是随便的人,这么多年,身边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女人,但是就那一眼,就像命中注定了一样,如沾了蜂蜜的子弹射过胸口,又甜又疼。

  所以那时他说了四个字。

  “我会负责。”

  是承诺,也是爱意,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他的心里这么完美过,她做什么都很美,哪怕她穿着最廉价的衣服,也美得出尘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看到对方眼眶泛红的样子,突然有些慌,将手里的吹风机放下,连忙走到了他的身边。

  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傅殃,哪里疼?”

  傅殃看到对方一脸的担忧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,将人抱住,蹭了蹭。

  “哪里都不疼,有你,人生都是甜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