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八十九章 幸运的是我
  宋九月一脸懵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看到对方这样真情流露,一颗心也软了下去。

  “我也是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柔软,将人拉着走到吹风机旁边,给她一点点的吹头发。

  “在敌人还没有解决完的时候,别离开我的视线,答应我,宋九月,我不想我们之间再出什么事了,等到一切尘埃落定,你想怎么玩都行。”

  宋九月知道这个人是在担心她,这次的事情恐怕把对方吓坏了,嘴唇弯了弯。

  “我都听你的。”

  “很乖。”

  傅殃的嘴唇弯了一下,将她的头发吹干,最后将人放到床上,大概是为了有个爱情的结晶,最近他异常的勤奋,每天晚上都会进行羞羞的事情,最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对方的肚子。

  宋九月很无奈,她记得,似乎认识傅殃不久,他就已经开始期盼小孩子了。

  起床的时候,她特意和苏小小约好了,所以吃过饭,被傅殃直接送到了苏小小的大门,在他的千叮咛万嘱咐下,总算是下了车。

  苏小小看到这个人来,很兴奋,将人拉着进了家门,为了防止某个男人爬窗,她把地址又换了一遍。

  刚坐下,宋九月就开口了,这次过来,本来就是谈正事儿。

  “周永生不出现,你的家人就没有消息,苏小小,这次你要小心,他肯定会利用你哥和上官阿姨来威胁你的,宋妍说过,你的身体也许承受得住病毒,他不会放过这样的容器。”

  苏小小听到这个人提周永生这三个字,脸上马上变得认真,觉得可悲又愤怒,她从来没有恨过谁,周永生是第一个。

  “当初我妈带着我逃了,那时我们太弱,对付不了对方,没想到这么多年,他又找上门……”

  宋九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她知道周永生很可怕,身为这个人的孙女,大概很不好受。

  “宋九月,我最担心的是,他会利用我的家人,来对付你,你没有把柄在他的手上,而宋妍在你的手里,他占不到便宜,为了把你引出去,一定会利用的,我……”

  苏小到这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拍拍她的肩膀,知道这个人是想让自己帮她,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“你帮过我很多次,也因为我受过难,你是我的朋友,帮你是应该的,这段时间多注意一下,别给人机会。”

  苏小小点点头,突然想起很久以前,妈妈在听说自己和这个人是朋友的时候,表现的很高兴,难道对方一早就知道宋九月的身份吗……

  “我妈应该早就知道你是萧家小姐了,当初跟我说你是凤凰,那时我还嘲笑了对方,现在想想,萧家的公主,确实称得上凤凰的。”

  宋九月眉毛一挑,一直都觉得上官阿姨是明白人,在牢里的那次,对方还说过,以后希望她能帮苏小小,那时她不明白,现在却懂了,大概对方知道,周永生早晚会找上门吧。

  两人正打算再说一点儿什么,旁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,苏小小扭头一看,又是那个男人打来的。

  对方知道她回来后,三天两头登门,门关了就爬窗,窗封了就上屋顶,从烟囱爬下来,堂堂影帝,现在和地痞流氓没什么区别。

  她有些郁闷的将电话关机,一天之内换了十个号,然而对方总能第一时间知道,现在的运营商真是不靠谱,随随便便就泄露私人信息。

  “沈白?”

  宋九月吐出这两个字,默默观察对方脸上的表情。

  苏小小点点头,脑袋里凸凸的疼,将手机丢在一旁,看到宋九月一脸的戏谑,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。

  “这个男人变化太大了,有些招架不住,你都不知道他现在有多无耻,那脸皮比城墙还厚,子弹都射不穿,最开始我很生气,现在习惯了。”

  这么说着,她伸出手指捏了捏眉心,整个人都变得焦躁,不是说得了胃癌么,怎么现在还活蹦乱跳的。

  宋九月看到她的表情,知道这两个人还有后续,叹了口气。

  沈白和苏小小的这条红线,月老早已经牵好了,两个人哪怕再误会,再伤害,红线也不会断。

  “他病得很重,以前我不知道周永生的真面目,让他帮忙研制药物,他答应了,那时我以为沈白的病有救,但是现在,小小,我真的很担心,对方生龙活虎,大概是因为你在吧……”

  宋九月缓缓的吐出这段话,认识了沈白这么久,她还是足够了解对方,那个男人最是隐忍。

  苏小小听到她这么说,脸上白了白,最近她经常看到痞里痞气,吊儿郎当的沈白,所以下意识的就忽略了对方的身体变差这个事实,现在被宋九月一提醒,如同当头一棒。

  “小小,你要是爱他,两个人就不要再折腾了,也许这样对你说,有些残忍,毕竟当初他的行为很过分,但是看在他看不清自己心的份上,这余下的路,你们好好走吧。”

  宋九月说到这,停了下来,想到什么,脸上带着一丝幸福。

  “和傅殃领了结婚证的那晚,我激动的睡不着,像个终于偷吃到了糖果的小孩子,两个人相爱的人走到一起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”

  苏小小的眼眶瞬间就红了,她放不下,可是原谅,又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,那是一个心结,一碰就疼。

  “宋九月,我很羡慕你,从头到尾,傅殃都很稀罕你,洛城的流言蜚语一直很多,可他跟瞎子一样,那个时候,那么多的人说你高攀,但我看得出来,傅殃不这么觉得,在他的心里,你能喜欢他,就已经很幸运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一下子变得柔软,只要听到傅殃这两个字,她就觉得人生美好到不行。

  “其实幸运的是我。”

  说了这么一句话,她拿过旁边的苹果咬了一口,心里很甜。

  苏小小也跟着沉默了下去,躺在一旁的沙发上装死,听到这个人起身的声音,知道对方要走了,懒得起来送人,只能挥挥手。

  “你刚刚无形之中,又秀了一把,慢走,让我一个人静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