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扯下悬赏令
  辛觉得自己有些作践自己了,他是个执着的人,从来没有放弃过季锦时,第一眼就觉得自己喜欢她,那晚上穿着黑色皮衣,一脚踢飞了两个歹徒的女人,真是帅啊,像是心头朱砂,抹不掉了,所以不论后来她做了多过分的事情,他都能原谅她。

  在山庄随意找了一个地方,他用手开始挖土,挖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坑,将骨灰盒放了进去。

  最后不知想到什么,从旁边摘了一朵花过来,将花瓣摘下,丢在了上面。

  他已经不知道悲伤是什么东西了,为了季锦时,他绝望伤心过无数次,每一次都能像个没事人一样,热脸去贴冷屁股,可没想到,这最后一次重逢,竟然是这样的局面。

  在原地待了一会儿,他才转身,刚转过拐角,就看到了靠在大树上抽烟的季池,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了,对方和以前差别太大了,瘦了,憔悴了。

  季池也是刚刚才知道季锦时已经死了的消息,老实说,他并没有什么感触,季锦时在他的眼里,不过是一个合作伙伴,而且要不是这个人,当初季家怎么会变成那样,那女人也是该死。

  最近他的毒瘾一直反反复复,这时他才知道,他低估了毒品这个东西,当初宋九月让他染上毒瘾,这口恶气他怎么能咽得下去,最近像个疯子一样,疯狂自残,要不是意志坚定,恐怕早被掏空身体了。

  季锦时身边的这个男人可以好好利用,对方好歹是个王子,也许两人能联手,送宋九月和傅殃下地狱。

  “你接下来是不是想要对付傅殃?”

  他开口,看到已经走出来的男人,忍不住心里有些嘲讽,喜欢谁不好,偏偏要喜欢季锦时那样的公交车。

  辛的脚步一顿,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意思,不过他没兴趣和这样的男人联手,他打心眼里,还是看不起季池的。

  所以什么话都没说,往旁边错开了几步,打算上一旁停着的车,不过这个时候,季池又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你是王子没错,但傅家也不是好招惹的,还有一个萧家,我想宋九月是萧家小姐这个事,你已经知道了吧,那女人一跃成了天之骄女,现在走到哪儿,都会被人捧着,我和你联手,你就多了一份力量,打败他们的几率也就大了一些,辛,季锦时死了我也很难过。”

  辛没有说话,他可不相信这个男人会难过,对方的眼里只有利益,哪里会有真情这种奢侈的东西。

  可是对方说的没错,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季池你是国家看好的人才,国家不会轻易放弃你,你要是出手,也许会来个出其不意也说不定,何况宋九月让你染上毒瘾这个事儿,你要是有证据,就能去上头告她一状,萧家再厉害,难道会为了一个小姐,和上头抗争么?”

  季池听到他的话,眼里深邃了一些,当初他也想过把宋九月做的事捅出去,可是对方太谨慎了,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,这让他无从下手。

  辛说完这些话,已经上了车,没有再看对方,刚刚也只是想让这个人更加讨厌宋九月而已,宋九月和傅殃,他都不会放过的……

  季池在原地待了一会儿,觉得身体又在开始痒了,是那种刻在灵魂上的痒,想抠又抠不到,他想要毒品,想要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  有些狼狈的上车,汽车闯了无数个红灯,可是交警根本追不上他,毕竟是一个毒瘾犯了的人。

  回家以后,他颤抖着手打开房门,将桌上的东西用打火机烤了烤,然后缓缓吸进鼻腔里,这个时候,他才觉得自己好像被拯救了,气喘吁吁的在沙发上瘫了下来。

  每一次毒瘾犯了,他就痛恨宋九月这个贱女人,要不是对方,他怎么会受这么多折磨,该死的,这次他豁出去了!

  他拿过一旁的手机,联系了一些国外的朋友,打听到了国际杀手排行榜上的价格,将宋九月的悬赏令加到了最大,然后静静地等着消息。

  然而这次他却算错了,毕竟宋九月的背后是萧家在撑腰,萧家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杀手的动向呢。

  萧琴歌看到自家妹妹的名字又出现在悬赏榜上,脸上瞬间就黑了,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,居然还想刺杀小月,他抬眼看了一下周围的男人,这些都是顶尖的杀手,平时就做着拿钱办事的买卖。

  “宋九月是我的亲妹妹,你们这么大剌剌的把名字贴出来,怎么?想杀了她?”

  周围的人相互看了看,前不久国际上确实有这样的传闻,说是宋九月是萧家失联多年的小姐,但是这么离奇的事情,谁相信啊,大家也就当个笑话。

  不过现在看这萧家三少的表情,这件事情怕是麻烦了。

  萧琴歌这个时间已经坐了下来,手里拿着最新款的枪支,眼神幽深又黑暗,像是酝酿着什么风暴一般。

  “萧家早已放出消息,宋九月就是萧家人,你们现在这样,未免太不给我们面子了,今天是我看到这悬赏令,要是换了我爷爷,那下场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  萧琴歌的语气轻飘飘的,一想到这么多人想要去对付小月,就气得肝疼,恨不得一颗炸弹,将这里都给炸了。

  大家看三少的样子,知道对方是真的生气了,马上将悬赏令撤了下来,额头上都是汗水,这要是萧家三少,还好说一些,要碰上了其他两位,估计今天这里已经血流成河了。

  “三少,这事儿是我们考虑不周,不知道她真是萧家的小姐,不然给我们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把这悬赏令挂出来啊……”

  有人苦哈哈的求着情,紧张的脸色发白,萧家要是追究起来,这个地方也就遭殃了。

  萧琴歌没有马上说话,他很好奇,是谁要小月的命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知道出价的是谁么?”

  “按照这一行的规矩,买家是不会透露信息的,我们只要确定钱到账了就是,对方的身份,不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