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六十四章 知道凶手
  宋九月看了对方一眼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焦躁的,三哥才到这的第一天,就发生了这种事情,未免太不吉利了一些。

  萧琴歌一直没有说话,听说自己要坐牢以后,眼里才闪了闪,搞什么,让他坐牢?能让他坐牢的还没出世呢。

  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不出五分钟,郭林就接到了上头打来的电话,允诺给涉案人员三天时间,找出真相。

  郭林的脸上顿了顿,但愿不是他的错觉,怎么感觉这个男人比宋九月来头还大,嘴唇微抿。

  “上头的人说给你们三天时间,假如不是你们做的,希望能把真相调查出来,毕竟这件事跟你们有关系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萧琴歌淡淡的回了这么一句,拉着宋九月大摇大摆的走了,郭林感觉到冷风习习的厉害,那个男人的气场有些强啊,宋九月说话的时候,对方没有故意施压,但是那个淡淡的“嗯”字,却是让周围瞬间冰冻三尺。

  等人走了,他才开始在脑海里搜索洛城的这些贵公子,可是搜索来搜索去,竟然都找不上号对,对于那个男人的身份,还真不清楚。

  而萧琴歌已经拉着宋九月上车了,他早已经让专业的法医去验尸体,结果应该不一会儿就能得出来了,今天也幸亏他来了,背下这个锅,要是当时小月下了车,恐怕洛城又要流言四起,他知道这个妹妹在洛城这个地方还是很有名的。

  “小月,你老老实告诉三哥,是不是在洛城过的不好,要不你回萧家堡吧,去了萧家堡,没人敢这么欺负你。”

  萧琴歌的脸上带着一丝担忧,因为报告还没有出来,暂时还不知道那个孩子是怎么死的,要是真的因为汽车碾压而死,尽管不是两个人做的,总归他们在那辆车上,小月是女孩子,心里肯定会有负担。

  宋九月摇摇头,去了萧家堡,傅殃肯定会觉得拘束,何况洛城还有这么多事情,她也不可能离开。

  “三哥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  萧琴歌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,脸上带着一丝凝重。

  “你会处理什么,有三哥在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,那些欺负你的,我会一个个还回去,实在不行,把大哥二哥也叫过来,萧家人,可不能在这个地方受委屈,小月是我们的妹妹,以前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,从今以后,你只能被别人捧着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流过一阵暖意,以前她从来没有体会过亲情的滋味,傅家爷爷算是让她短暂的品尝到了什么叫亲情,可那终归不是至亲,直到进了萧家,那种骨血之间的羁绊才那么的明显。

  萧琴歌接下来没有说话,将车开去了放置尸体的地方,一群法医在旁边检查着。

  萧家在很多国家都有分部,这些都是他临时从军区大院的萧家里调过来的人,能被萧家录用的,实力绝对在很多人之上。

  “怎么样?”

  萧琴歌不想这件事再继续闹下去,上头那个人他认识,虽然能用萧家的身份压一压,但这件事要真是他们做的,那便成了仗势欺人了。

  “三少,很奇怪,尸体死亡的时间是今天凌晨,并不是被汽车碾压致死的,看样子是有人将这孩子的尸体推下去的,想要造成车祸死亡的假象。”

  法医戴了一个口罩,手里也戴着手套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  宋九月就在旁边站着,那具尸体已经被碾压的变了形,看着有些恐怖,一个小孩子,遭遇这样的事情确实残忍了一些。

  萧琴歌没有说话,既然这孩子早在几个时辰之前就已经死了,那这些人应该能找到真正的死亡地点才对。

  “小月,在旁边坐一会儿,报告待会儿就会出来。”

  他拉着宋九月,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,宋九月看到这人这么平静,知道事情是有眉目了,也就没有多担心,心里为那个小孩子祷告了一下。

  如果凶手是为了将事情栽赃到她的身上才动的手,那么这对那个孩子来说,算得上是无妄之灾。

  两人又坐了半个小时,法医才拿了几袋小东西过来,将脸上的口罩摘下。

  “三少爷,这是海边石头缝里生长的一种草,这孩子的脚底沾有这个东西,我刚刚分析了一下草的细胞,发现它的枯萎周期和这孩子的死亡日期一致,初步断定,这孩子死亡的第一现场就是长了这种草的海边,离这里最近的海,是最有可能的,毕竟是小孩子,跑不了多远。”

  萧琴歌点点头,马上让人去查,毕竟洛城的周边也就那么一片海,查起来很容易,凶手虽然毁坏了车祸现场的监控,却忘了毁坏海边的。

 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,监控视频就被发过来了,是一个带着黑色口罩,黑色帽子的男人。

  因为天色还是暗的根本看不清那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,只能隐隐看清对方的身形。

  宋九月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,刚刚已经打电话过去问了,那个孩子的父母刚好带孩子去海上玩,小孩子想要起床看日出,天不亮就出门了,就坐在礁石上等着,大概凶手就是找准了这个机会。

  视频里,男人走向小孩子,大力的勒住了对方,将人活活勒死后,似乎又在尸体上涂抹了什么东西,毕竟被勒死的人,脖子上的痕迹太明显了,而刚刚他们并没有在尸体上发现那种痕迹,看来凶手现在做的,是遮掩那些痕迹。

  宋九月看得胆战心惊的,孩子挣扎了两下,就不再动了,然后尸体被抱上了汽车,凶手很谨慎,汽车的车牌是被遮住的,什么都看不清,只能大致知道,那是一辆法拉第。

  在洛城,开得起这种车的人太多了,这个信息根本没用,汽车的轨迹被一路记录了下来,中途过红绿灯的时候,那男人隔着车玻璃,看了一眼摄像头。

  就是这一眼,宋九月浑身一震,她知道是谁了,那个眼神很熟悉,尽管对方故意遮住了脸,甚至还稍微改变了体型,但是眼神这种东西,是骗不了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