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做鬼都不会放过你
  “三哥,这个人我认识,你刚刚说把欧洲的悬赏令撤了下来,又说是洛城的人出价想买我的命,我想这个人就是他——季池,他想杀我不是一天两天了,估计是近不了我的身,所以选择了这种方式吧。”

  宋九月突然这么开口,旁边的萧琴歌有些疑惑,这个男人包裹的严严实实,只露出了一双眼睛,怎么小月就知道对方是谁了。

  “三哥,我看人不会错的,我和他交战过好几次,我想这次出价的人也是他,对方看欧洲那边没有杀手愿意接单,所以决定自己亲自动手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,季池是国家培养的人才,要是不作死,下半辈子吃香喝辣不是问题,可对方偏偏要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。

  萧琴歌的脸上也凝重起来,对着旁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,不一会儿,就有二十几个保镖出门了。

  季池这次下手,完全是被逼上了绝路,他那么想宋九月遭到报应,可是欧洲那边却传来消息,说是不接杀宋九月的单子,他那个时候才意识到萧家有多可怕,连亡命天涯的杀手都不敢去招惹,宋九月还真是投了一个好胎。

  昨晚他大半夜的去了海边,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愤懑,没想到会在天要亮的时候,遇上那个小孩子,他是见过那个孩子的,小小年纪就被成为神童,被上头的那位保护的很好,当时他就想到了这个办法,把人弄死后,一直等着宋九月的汽车出门。

  不过没想到的是,最后从车上下来的,竟然不是什么宋九月,而是萧家的三少爷,萧琴歌……

  萧琴歌,这个人化成灰他都认识,这位少爷当初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,狠狠嘲笑了他啊,萧家的人,果然都很可恨。

  那时他的手里要是有一把枪,一定会不管不顾的将那一男一女弄死,牙齿咬了咬,以萧家的本事,一定会很快查到他的身上,他得马上离开这才行。

  季池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,连毒瘾都不想管了,一心只想活命,只是汽车刚开离别墅不久,周围就多了二十几辆车,全都是限量版的劳斯莱斯。

  他像是坠入网中的飞蛾,根本逃不出这个牢笼。

  季池紧紧的捏着方向盘,周围的车上没有人下车,只是静静的堵死了他所有逃生的路。

  他这个时候总算是知道慌了,人在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,自然是知道害怕的,他缓缓踩了油门,朝着一个出口撞了过去。

  反正左右都是死,还不如自己闯出一条路来,这么想着,他直接将油门踩了底,汽车如离弦的箭一样,疯狂的射出去。

  “嘭!”

  两车狠狠相撞,在地上擦出一串火花,车头瞬间开始冒烟,不过损坏的更严重的是季池的车,另外一辆只是后退了一些,车头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  哪怕是萧家的保镖,开的车也是总统防御级别的。

  季池的脑袋砸到方向盘上,直接有了一个大包,隐隐作疼,他将变形的车门一脚踢开,跌跌撞撞的站了出去。

  这个时候,周围那些车里的保镖也跟着下车了,手里都拿着枪,将他指着。

  季池知道,自己算是走到头了,虽然想过事情会败露,但没想到败露的这么快,根本措手不及,他像是可怜的飞蛾一样,拼命的飞着,挣扎着,但是网已经撒了下来,他逃不了了……

  早知道宋九月是萧家小姐,他当初就不该抛弃对方,要是他能够娶她,又怎么会是现在这样的下场……

  警车可怜吧啦的缩在小角落,被这阵势吓了一大跳,这么多豪车,还都是限量版的,这也就算了,刚刚被那么一撞,屁事儿没有,怕是改装过了吧……

  他们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豪车出镜,难免激动一下,不过也只是转瞬,就将手铐拿在手里,缓缓的走向了季池。

  季池面如死灰,默默地将手伸了出来,走在了警察后面,宋九月,宋九月……

  这一路上,他都反复的念叨着这三个字,像是一个魔咒一般,越是念叨,心里的仇恨就郁积的越是厉害,他好恨宋九月,很恨那个女人毁了他的一辈子……

  上了警车,警察们也没有跟他们交流什么,一路沉默着去了警车局,而警车后面,依旧是那么多辆豪车跟随,这在洛城出现,还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  宋九月和萧琴歌已经在警察局等着了,宋九月看到被拷上手铐的季池,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,她可不是什么好人,这个时候不落井下石,还真是说不过去。

  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季少爷么,这么久不见,没想到你变成了这副鬼样子,毒品吸多了吧?”

  一提到毒品这两个字,季池的脸上就染了几丝疯狂,要不是这个女人,他何必每天夜里饱受毒瘾的折磨,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啃噬骨肉一样,疼,痒。

  “宋九月,你别得意,会有人来收拾你的,你是萧家小姐又怎么样,这世界上,想要取代萧家的太多了,站的越高,只会摔得越惨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他这么说,脸上闪过一丝笑意,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。

  “这个倒是不用你操心,我摔倒的那一天,你恐怕是见不到了,季池,慢慢在牢里度过吧,你杀了那位的孙子,以为会被执行死刑么,不会的,他会让你生不如死,会让你每天痛苦求饶,而我查出真相有功,现在上头又给我记了一笔,季池,你输了,输得彻彻底底。”

  你输了……

  季池听到这三个字,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,他这一辈子都在争名逐利,当初确实对宋九月动过心,不过因为和上官家联姻,能够带来更大的利益,他也就顺从了家里的安排,后来到了现在的地位,就越是想往高处爬,没想到一朝梦碎,他居然成为了阶下囚。

  “呵呵呵呵呵呵呵。”

  季池笑了起来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突然扑向了宋九月,不过被周围的保镖拦住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给我等着!做鬼都不会放过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