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六十八章 给我弄个孩子出来
  傅雪雅拿着纸巾抹着金豆豆,一听到自家哥哥的声音,那股委屈就又上来了,无论怎么说,那都是她第一次搭讪啊,未免也太丢脸了吧。

  “哥,你们吃吧,我心情不好,吃不下。”

  傅殃抬头看了一眼还在和宋九月聊天的几个男人,心里隐隐的闪过一丝猜想,嘴角勾了勾,将手指搭在了旁边,缓慢的敲着。

  “给哥说说,怎么了?被人欺负了吗?”

  傅雪雅听到对方这么问,气不打一处来,压了压声音。

  “哥,你知道吗?我今天开车去你那里的时候,不小心把另一辆车撞了,后来那车上下来一个帅哥,真的超帅的,然后我就想着,我的机会来了,最近爷爷不是总吐槽我没对象么,我总得为自己追求一下啊,我就冲上去拉住了他,结果那男人当场就黑脸了,看我的眼神也让我很不舒服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将一条腿搭在了另一条腿上,整个人都很惬意。

  “雪雅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明明是你见色起意,怎么能怪别人不解风情呢?”

  傅雪雅撇撇嘴,虽然最开始确实只看重了对方的颜,不过多看几眼后,就会发现,他的浑身上下她都喜欢。

  他微扬的眉毛他很喜欢,他淡淡的眼神她很喜欢,他的深灰色毛衣她也很喜欢,心中的小鹿就那样撞了过去。

  “哥,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”

  傅殃看了宋九月一眼,心里有些温暖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傅雪雅听到他的声音,这才冷静了下去,像是张牙舞爪的猫咪,突然变得乖巧了起来。

  “以前我觉得自己喜欢季池,是因为我以为对方是个暖男,会照顾我,后来遇上那个流浪汉的孩子,我能看出他眼里的怯弱,我以为自己能感化他,但是这个人不一样,哥,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什么爱情,觉得适合就能在一起,但是他穿着深灰色毛衣从车上下来的时候,我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,他的鞋踩在泥水里,我也觉得干净,我听到心中的小鹿说,啊,就是她了吧,你等的人出现了……”

  深灰色毛衣?

  傅殃的眼神在对面三个男人的身上撇了撇,发现萧琴歌正好将外套脱了下来,佣人接过,放在了一旁的衣帽架上,嗯,深灰色。

  “雪雅,缘分这种东西说不清楚,是你的就一定会是你的,别急,好好整理一下心情,不想来就在家待着吧。”

  傅雪雅闷闷的“嗯”了一声,有些失落的放下了电话,看着外面的天色开始发呆,人真的好奇怪,哪怕隔茫茫人海,两个人最后也会因为某种引力,走到一起。

  她拿着红酒,懒懒的看着外面的花,月,还有雨,心情说不出的平静,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只需要几秒,但就是那几秒,就足以灿烂你的心境了。

  她走出房间,看到还在楼下看电视的人,缓缓开口。

  “爸妈,明天的相亲我去。”

  傅博和白绾相互对视了一眼,这孩子之前不是死活都不肯参加什么相亲会么,怎么这下想通了?

  正打算问什么,抬头的时候,对方已经进屋了。

  而另一边,傅殃挂了电话后,还是想帮帮自己的妹妹,毕竟家里就那一颗掌上明珠,总得帮她探探底。

  既然是宋九月的三哥,那他跟着叫三哥,总归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  “三哥今年也二十好几了吧,不知道对自己的另一半有什么标准?”

  萧琴歌听到对方叫自己三哥,脸上好看了一些,至于异性,他似乎压根儿没有考虑过,一直觉得谈恋爱挺麻烦的。

  眉头蹙了起来,温柔的?不行,太好拿捏了,没意思,撒娇的?有些娇纵,想来想去,似乎都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类型,只能拿过一旁的茶喝了一口,佯装镇静。

  “标准这个东西,总得看人来,遇到正确的人,她就是你的标准,就像你没遇到小月之前,也一定想象不出自己喜欢的是这种类型。”

  傅殃一听,觉得还挺有道理,就像他刚刚说的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如果这个人和雪雅有缘,根本就用不着他做什么,嘴角勾了起来,一行人开始用饭。

  宋九月早就听出一些眉目了,按照傅殃的性格,是不会去八卦这些问题的,悄悄凑到了他的脑袋前。

  “刚刚二哥说的那个会哭鼻子的小姑娘,该不会就是雪雅吧?”

  傅殃缓缓点头,夹了一块排骨,放进她的碗里。

  “别多嘴,好好吃饭,乖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瞬间出现一抹笑容,连忙也给傅殃夹了菜,这甜味儿,让对面的三人觉得有些齁鼻。

  吃过饭,三人就坐不住了,说是要去洛城转转,晚上不回来了,宋九月本来想陪着去的,却被傅殃一把抓住,脸上都是不情愿。

  三人趁着这个空挡,溜了。

  “傅殃?”

  宋九月扭头,蹙眉看着对方,三位哥哥好不容易来一趟,作为东道主,她自然应该带着他们到处逛逛,怎么能闷在家呢。

  傅殃却把她一把抱住,朝着楼上走去。

  “他们三个大老爷们,想去哪儿自己怎么会不知道,用不着你带,你还是好好想着,怎么生个孩子吧。”

  宋九月现在听到生孩子就浑身发毛,这个男人最近有些没节制,差点儿没把她折腾死,就算是生孩子,也不能这么频繁吧,这种事儿,不都得讲究缘分么?

  然而傅殃已经把她丢进浴缸里了,里面已经放好了热水。

  他的脸上有些红,将沐浴露给她抹好,伸出指尖刮了刮对方的鼻尖。

  “盛琅一家已经去国外玩了,苏小小和沈白应该也快了,宋九月,我不能再落在沈白的后面了,不管怎样,在夏天到来之前,你一定得给我弄个孩子出来。”

  宋九月的浑身一颤,一巴掌呼在了对方的脑门上。

  “你以为这是捏橡皮泥呢,傅殃,医生说过,我怀孕的几率很小。”

  傅殃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,将宋九月捞起,坐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  “就是因为几率小,我们才要更努力,不然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孩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