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沈白有救了
  萧家一旦请出家法,一定会见血的,要是底子不好,也许就去了也说不定。

  萧琴歌连忙拉住宋九月,希望对方少说一点儿,爷爷要是真的请出家法,估计他就得在床上躺好几个月了。

  而萧慎手里的扫把瞬间掉在了地上,宝贝孙女既然也参与了,事情就得重新考虑,他扭头看到还愣在一旁的魏即,脸上瞬间带了几丝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意。

  “都是这群孩子弄着玩的,我这把骨头硬着呢,哪能这么容易去呢。”

  魏即的脸上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,但想到这个老头子还在,心里梗着的东西也就咽了下去,总比人真的去了好。

  萧家的下人都很有眼色,连忙招呼着人把灵堂弄下去,还撤下了那张大大的黑白照片,大家看到的时候,心里还是抖了抖,也亏得三少爷想得出来。

  “你们这么大费周章的把我引出来,说吧,什么事情,难道与刚刚的胃癌有关?”

  魏即这个时候已经在一旁坐下了,心里平复了很多,懒得去看某个人的脸色,脸上变得慈祥了一些。

  宋九月连忙上前,脸上带着诚恳。

  “魏老,我们这次确实冒昧了,但是因为大家都想不到办法,也不知道你的地址在哪里,爷爷又跑路了,这才出了这么个损招,还希望你不要介意,这次来,想要你帮一个忙。”

  “研究胃癌?”

  魏即已经把事情摸的透彻了,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,低头喝了一口茶。

  “嗯,我的朋友得了这个,医生说只剩下半年的时间,他还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,不该这么早早的就走了。”

  魏即是医生,什么样的生老病死没有见过,脸上带着一丝缥缈。

  “生老病死是常事儿,他要是不该死,老天也拿不走他的命,他要是阳寿真的尽了,不管你们做什么,他都会死的。”

  宋九月有些急了,好不容易把人请来了,对方要是不答应医治沈白,他们岂不是又白高兴一场。

  “魏老,我认为医生是不该说这个话的,医生本来就是跟阎王爷抢人的职业,如果医生信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这一套,这个职业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?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是一片坚定,眼底带着尊敬,把对方看着,偶尔瞟了自家爷爷一眼,希望他能站出来说说话。

  萧慎叹了口气,扭头看向了旁边的魏即。

  “我们相看两厌这么多年,我也没求过你什么,这孩子白天的时候,就给我说了这个事儿,我本来是不想打扰你的,没想到几个孩子还是把你引出来了,魏即,你要是能帮忙,就帮帮她吧,这次孙女我才找回来不久,当宝贝疙瘩一样疼着,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,我也不好受。”

  萧慎这话倒是真的,找回自家孙女后,他只希望对方能够开开心心的,有萧家这样的背景在,足以护她一生周全了。

  魏即的眼神淡淡瞟了萧慎一眼,鼻孔里哼出了一个“嗯”字,算是答应了对方。

  一旁站着的宋九月眼里一亮,连忙抓住了萧琴歌的手,脸上带着溢于言表的兴奋。

  “三哥!成功了!沈白有救了!”

  萧琴歌也被对方弄笑了,嘴角勾了勾,揉了揉她的脑袋,不过旁边两位显然有些吃味儿,说起来,似乎自从妹妹找回来以后,就和老三格外的亲,难道是在生他们的气么,气他们当初没有一眼就认出对方……

  宋九月根本没有猜到两个人的心里会这么想,暗自高兴了一会儿后,就有些累了,打了一个哈欠,现在已经是深夜了,也懒得连夜再赶回去,再三道谢后,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其他三人知道两位老人是有话要说的,也马上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萧慎看到宋九月飞奔的身影,觉得有些好笑,拿过一旁的茶喝了一口,这才将视线移向了外面。

  “这些年为了找她,萧家可是吃了不少苦啊,我本来以为,那个孩子应该是不在的,当初那个冒牌货进萧家堡的时候,我并没有拆穿,我想着真的孙女既然不在了,来个假的安慰安慰大家也好,真没想到,这丫头还能自己找来萧家堡。”

  魏即没有说话,两人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冰释前嫌了,这几年一直通着书信,不过都是骂对方的内容罢了。

  “现在人找回来了,我的心愿也算是了了,等周永生的事情一结束,就好好的抱我的曾外孙儿,魏老头,你刚刚既然已经答应了,这事情不能耽搁,那位听说只剩下半年的命了,大家可都指望着你手里的药呢。”

  魏即的脸上漫不经心,似乎觉得时间还很充裕。

  “几年前我就研究过胃癌这一块,后来搁浅了,现在我只需要把那个研究重新拿起来就行,对我来说,一个月就够了,你放心,我既然答应了救人,就不会让他被阎王爷抢去。”

  萧慎的脸上这才轻松了一些。

  “那就好,小月难得这么开心,我不想扫了她的兴。”

  两人喝着茶,又聊了一会儿。

  然而房间里的宋九月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马上把消息告诉了苏小小,隔着屏幕都能知道苏小小有多激动。

  但是接着,手机铃声猝不及防的响了起来,她一看,是个陌生的号码,眉头蹙了一下,按了接听键。

  “你好,我是宋九月。”

  电话里没有声音,或者是对方刻意的没有出声,但是隔着屏幕,宋九月还是听到了急切的呼吸声,那声音像是一个人死亡前最后的挣扎,虚弱的像是一条线。

  不一会儿,那条线“啪”的一下,断了,电话的那一边什么声音都没有了,一想到现在电话那边也许是个死人,宋九月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,头皮一阵发麻,连忙将电话挂了。

  是有人在故意吓她还是怎么回事,那个声音怎么会那么奇怪,像是被谁勒住了脖子,发出的微弱声音,那声音最后竟然还消失了,如一个濒死死亡的人,吐出了嘴里的最后一口气。

  她的心里毛毛的,拍了拍自己的耳朵,似乎里面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