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七十六章 忍你很久了
  不一会儿,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,她拿起来一看,是傅殃,心里松了一口气,马上按了接听键。

  “老公,我明天回家,事情已经搞定了,嗯嗯,想你。”

  听到对方的声音,刚刚那股诡异的感觉总算是消失了,她拿着手机来到了窗台,将窗户打开,看到天空里悬着一弯月亮,眼里亮了亮。

  “你看今晚的月亮了么?比以前都好看呢,今晚的星星也有很多。”

  傅殃听到她这么说,觉得好笑,两人之间可是有时差的啊,他这里哪里来的月亮,但为了迎合对方,还是从椅子上起身,看到挂在天边的太阳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月亮确实很大很美,老婆,快点回来吧。”

  墨一在一旁看着,被外面的阳光刺的眼睛疼,嘴角抽了抽,喜欢一个人居然这么恐怖的么,傻到指着太阳说成是月亮,老板的智商原来堕落到这个地步了。

  宋九月压根儿忘了时差这回事儿,看到汇集在一起的星星,心情好了很多,突然就想起傅殃求婚时的极光了,整个人瞬间温柔了下去。

  “傅殃,你快睡觉吧,我也要睡了,明天你醒来就能看到我了。”

  傅殃的脸上带着笑意,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,挂了电话后,真的睡觉去了,并且还睡得特别香,所以下午的会议自然被延迟。

  墨一无语的在办公室外站着,以前没有认识宋小姐的时候,老板总是失眠,没想到现在,宋小姐一句话,对方大白天都能睡的这么香,爱情这东西,可真是恐怖啊……

  宋九月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呼吸声,知道对方是睡了,嘴角弯了弯,将旁边的小熊抱枕扯了过来,抱在怀里后,睡了过去。

  她本来以为第二天早早的就能赶回去的,没想到大早上的,萧家堡就迎来了一个人,这个人她以前还见过,是king。

  King看到她,眼里闪了闪,突然跪在了萧老爷子的面前。

  “萧爷爷,我和萧家小姐从小就有婚约,这是不争的事实,我现在希望你能成全我,和萧月结婚。”

  宋九月在旁边吓了一大跳,眼神惊讶的看着king,这个人不是和季锦时打的火热么,现在又来凑什么热闹,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“我说,那婚约已经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,king,之前我被你抓去的时候,你可是和季锦时打的火热,现在季锦时尸骨未寒,你就嚷嚷着要和我结婚,未免太薄情寡义了一些吧?”

  宋九月对他,没有一点儿好感,想到这个人差点儿害得亦白哥离开了她,心里就酸酸涩涩的,也幸亏亦白哥大难不死。

  King的眉毛蹙了起来,眼神坚定的看着宋九月。

  “我们从小就是未婚夫妻,我娶你也正常,只不过那信物被傅殃拿走了,事情才耽搁了下来。”

  宋九月觉得好笑,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,现在她有萧家人在旁边,也不怕这个人敢对她怎么样,说话自然冲了一些。

  “我和傅殃已经结婚了,你那定情信物既然被傅殃拿走了,说明我和你无缘,而和傅殃,那是命中注定,king,你和萧家堡没有什么仇怨,又何必来滩浑水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很有深意,这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萧家堡的,肯定是带了什么目的。

  King的眉头蹙了起来,他只是真的觉得自己喜欢宋九月,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喜欢,长大了还是喜欢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我和你的烟缘,是傅殃抢去的,宋九月,你本来应该和我在一起,小时候我就求过婚了,我们也有定情信物,你和傅殃之间的关系,不算数。”

  萧慎在一旁饶有兴趣的抬起头,看着脸上一本正经的king,觉得有些好笑,其实这个孩子,对小月还是有几分真心的,只是长大了,那双眼睛只看到了萧家的势力,看不到可爱的小月了。

  “小子,你回去吧,今天的事情我不计较,小月已经和傅殃结婚了,连结婚证都领了,你这样闹,大家都难看。”

  King的脸上一下子就黑了,凭什么他要让步啊,和宋九月之间的婚约,明明是他先定下的,起身默默的跟在宋九月的身边,反正不管怎样,一定要把定情信物拿回来。

  宋九月才懒得管这个人,谁是真情,谁是假意,她一眼就能看得清楚,对着萧慎打了一个招呼。

  “爷爷,那我就先回去了,刚刚我也看过妈妈了,医生说恢复的很快,您老也要保重身体,我和傅殃改天一起来看你。”

  萧慎的脸上瞬间出现了笑意,视线在宋九月的肚子上扫了扫,显然和傅殃想到一块去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你们既然结婚证都领了,这孩子也该生了,小月,你那三个哥哥不争气,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爷爷可把一切都压在你的身上了,下次回来的时候,争取抱个孩子回来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一僵,只能尴尬的回应着,带着早已经把头埋到地下的三人,离开了这里。

  而king远远的跟在后面,看到几人上了飞机,自己也马上让人将飞机开了过来,冷哼一声,坐了上去。

  “去洛城,找傅殃,我的玉佩他该还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手下的人这么答道,飞机远远的跟在了宋九月他们的后面。

  宋九月的飞机最后在傅殃的别墅周围停了下来,洛城是傅殃的地盘,就算是king,到这个地方后,也变得老实了一些,不过他心心念念着玉佩。

  哼,傅殃那个小人,牙齿一咬,直接去了对方的房门前。

  傅殃和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恩怨,不过在军火线上倒是有些冲突,嘴角勾了勾,看到怒气冲冲捶门的人,好奇的开了门。

  “这不是king么,怎么到洛城来了?”

  King这个时候也有些智商下降了,直接揪住了傅殃面前的衣领,咬牙切齿。

  “傅殃,我忍你很久了,你毁了我的毒品线,抢了我的未婚妻,连我的定情信物都悄悄顺走了,你还是不是人?!”

  是不是人?

  傅殃看着面前的这张脸,眉头蹙了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