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七十九章 晚节不保
  依旧觉得他好看,他的皮肤很好,这个时候是微微垂着头的,睫毛洒下浓浓的阴影。

  不过萧琴歌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,因为想到爷爷年轻时候的事情,这个时候已经陷入了沉思,直到手臂被旁边的人碰了一下,他才疑惑的扭头看过去。

  萧何轻咳了一声,指了指他的面前,萧琴歌这才注意到,人家小姑娘端着茶水,递了好一会儿了,礼貌性的接过,不忘了说声“谢谢”。

  傅雪雅莫名的觉得有些甜,心满意足的在一旁坐了下来。

  不过一直观察着二人的宋九月倒是看出来了,三哥对雪雅,似乎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,眉头蹙了蹙,扭头轻轻凑上傅殃的耳朵。

  “我感觉三哥似乎不喜欢雪雅这种类型的女孩子,傅殃,你可不能胡来,不能让他难堪。”

  傅殃有些好笑,这人这么快就开始偏心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烟缘这种东西,强求不来,放心吧。”

  宋九月这才闭嘴。

  今晚的傅家难得热闹,除了傅宸一家,似乎都已经到齐了,一行人吃吃聊聊,竟然就八点过了,大家都在傅家过夜似乎不怎么好,所以吃过饭后,几人告别,最后还是回了傅殃的别墅。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三哥好好谈谈,等对方进了房间后,她就跟着进去了,拖了张椅子,严肃的坐了下来。

  “三哥,今晚的那个女孩子,是傅殃的妹妹,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,性格很好,不娇纵,三哥,你喜欢这种性格的女孩子么?”

  萧琴歌的眉头蹙了起来,感情弄了大半天,这人是想撮合他和那个小姑娘啊,很直接的摇头。

  “小月,我的事情你不要操心了,感情这种事也勉强不来,而且我很相信第一印象,我一眼不想去了解的人,以后就永远都不想去了解,对方是傅殃的妹妹,我也不好说太重的话,总之,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  人家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宋九月还能说什么,只能惋惜的起身,不过想到三位哥哥都是单身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  “那三哥你喜欢什么样的,以后我多多注意一下。”

  萧琴歌端着咖啡的手一顿,他过去的二十几年里,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,到底喜欢什么样的?可是直到现在,都得不出结论,似乎生命里出现过的每个女性,都没有引起他情感的波动,他甚至一度觉得,也许他喜欢男人也说不定,可一想到两个男人手牵着手,胃里就一阵的恶心。

  看来他是不喜欢男人的,没有心动过,大概是因为那个女人还没有出现吧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遇上了,我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也不打算再为难对方,回了房间后,直接大剌剌的躺在了床上,看到在一旁椅子上看书的傅殃,拿过手边的枕头就丢了过去。

  “你给我分析分析,三哥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?”

  “不知。”

  傅殃头也没抬,继续翻着手里的书,听到宋九月没声了,悄悄抬头看了对方一眼,发现对方眼泪汪汪的,有些好笑,将书放在一旁,笑的温柔。

  “你操心你三哥,还不如操心操心自己,宋九月,明天跟我去医院检查检查,有没有怀孩子。”

  宋九月心里一凉,连忙拿过被子盖住自己。

  “别总是孩子孩子的,你也知道,我怀孕的几率小。”

  傅殃听到她赌气的话,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得罪对方了,起身躺在了床上,将被子里的人扒了出来,搂在自己的怀里。

  “好,不说孩子了,睡觉吧,时间不早了,你三哥不笨,遇到喜欢的,一定会主动的,放心吧。”

  这话戳到了宋九月的心坎处,天知道,她就是害怕那么优秀的三哥单身一辈子,叹了口气,安心的窝进了某人的怀里,甜甜的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,悄悄拿出一只手,放在了她的肚子上,默默祈祷自己的孩子早点出来,随后也跟着闭上了眼睛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的时候,他刚起床就得到上头的消息,说是希望老爷子能够回去,会把司令的位置留给对方。

  司令这个职位不小,何况这个国家,就一个司令,更重要的是,这和那些文职不同,这个职位是有实权的,相当于站在整个国家军事力量的顶端,是一个重量级的职位。

  不过让傅殃疑惑的是上头的态度,怎么突然又希望老爷子回去了,仔细一打听,原来是因为几个德高望重的前辈被革职了,急需老爷子这样的人物去镇场子。

  傅殃问了一下老爷子的意思,发现对方对这个职位不抗拒,也就将申请表递了上去,说的好听是选举,大家都清楚,其他人都是陪跑,这个位置就是为老爷子准备的。

  临近选举的时候,洛城上空飘着一股紧张的味道,老爷子想起要去填交报表,也就出了傅家老宅。

  不过军车刚在十字路口停下,就看到了一个倒在路中间的女人,下半身都是血,看样子是个孕妇,应该是要生了。

  周围的人都在车上没有下车,傅将生的眉头皱了皱,让司机去将人抱上来,然后汽车朝着医院开了过去。

  把人交给医生,叮嘱对方好好治疗,他就走了,不过走前没忘了垫医药费。

  这个事情本来只是个小小的插曲,没想到第二天,网上便开始流传着一则消息,说是傅家老爷子一大把年纪,居然诱拐小姑娘,对方还怀了孕,老来晚节不保,晚上瞬间便有人开始义愤填膺的抄键盘了。

  宋九月直接被这些消息砸晕了,傅爷爷是谁,什么地位,哪里轮得到这些人来指责,脸上染了几分怒气。

  扭头看了在皮椅上坐着的傅殃,以为对方还不知道这些消息,将手机“啪嗒”一下放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“你看看这些网友,还有这些诽谤的消息,傅殃,让人把他们的账号封了吧。”

  傅殃将她拉过来坐下,宋九月这才注意到,对方的电脑页面上都是这些消息,看来他是知道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