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中毒
  傅殃这么问了一句,一手扣着自己手腕处的扣子。

  “嗯,老板,他们对大少下手,我们也不用再手下留情了。”

  墨一的声音阴测测的,本来以为庄老是个懂分寸的人,没想到对方却利用自己的身份,给傅大少传达了假的命令,让他一个人陷入险境,现在生死不明。

  “出发吧。”

  傅殃只说了这么三个字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,看到不远处欲言又止的秋姨,知道对方是怕自己出事,脸上带了一丝笑意。

  “她累了,现在睡得死,我本来对她说过,以后都不会和她分开,到哪儿都带着去,不过最近我在积极的让她生宝宝,现在跟着我去的话,身体吃不消,她醒了以后,好好照顾她,要是她闹着要来寻我,到时候让她跟我在电话里说吧。”

  似乎是不放心一般,毕竟他这么悄悄走,算是违背两个人之间的诺言了。

  秋姨连忙点点头,就知道先生还是很关心宋小姐的,脸上带了一丝欢喜。

  “傅先生,我会把你的话告诉宋小姐的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接着便出了门,身影消失在茫茫雨幕,墨一在一旁撑着伞,车灯一闪,两个人彻底的消失了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发现旁边已经凉了,看来人已经消失很久了,她的眉头皱了一下,最近傅殃很粘人,都会在她醒以后才醒,怎么今天起的这么早。

  她起床去洗手间洗漱完毕,穿着家居的衣服打开门,以为傅殃会在书房,走过去看了看,书房里并没有他的影子。

  “奇怪,大早上的去哪里了……”

  这么嘟囔了一句,她下楼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秋姨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,看到她来,连忙把几个小菜端了上来。

  “宋小姐,傅先生似乎有急事,昨晚半夜就出门了,让我好好照顾你,还说你要是想去找她,就等他的电话,他会亲自和你说。”

  宋九月拿着面包的手一顿,一般傅殃说这样的话,那就证明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的,她勉强吃了片面包,喝了一点儿牛奶,就什么都吃不下了。

  傅殃是去干什么了,昨晚下了那么大的雨,什么事情这么着急,需要他冒着雨出门……

  宋九月越想,就越是焦急,坐到中午的时候,有些忍不住了,刚打开门,就看到萧琴歌的脸。

  “三哥!”

  看到他,她总算是心安了一些,发现这个人出现的时间虽然短,但已经让她有些依赖性了。

  萧琴歌伸出脖子往屋子里看了看,确定没有看到傅殃的影子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“昨晚傅殃大半夜打给我电话,让我来洛城看着你,这是怎么了,我还以为你们之间出什么事情了呢。”

  萧琴歌关门,拉着她在走到沙发边,坐了下来。

  宋九月没有想到傅殃这么细心,居然还给三哥打了电话,心头有些温暖,三哥听说她和傅殃要去桃花岛拍结婚照以后,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去了,说是要好好把岛装扮一下,没想到这转眼又回来了。

  “大哥和二哥呢?”

  萧琴歌听到她这么问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拿过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。

  “那两人说妹妹看他们不顺眼,冷落了他们,有些伤心,所以回萧家堡了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跟三哥更亲近一些,对其他两个哥哥,她似乎连话都没有说过两句,她这样,确实挺让哥哥们伤心的。

  “我哪有,只是分开了这么多年,多少有些生疏,而和三哥你,算是认识的比较久的,我们又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情,我自然和你亲近一些,但也没有冷落大哥二哥的意思。”

  萧琴歌觉得有些好笑,想到那两个大男人一脸失落的表情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好了,我知道妹妹没有故意冷落他们,只是两位哥哥玻璃心罢了,别管他们了,给我说说,你们这次是怎么了,傅殃怎么会大半夜的打电话给我,我还来不及问什么,他就挂了。”

  宋九月摇摇头,她也是听秋姨说的,到现在也云里雾里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三哥,我只能等他联系我,大概是哪里出现状况了吧,他大半夜就出门了,不过我相信会没事的。”

  不知道是安慰别人还是安慰自己,宋九月这么说了一句,心里总算是平复了一些,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两点了。

  “小月,你别着急,傅殃既然说了会联系你,就一定会联系你的。”

  萧琴歌又说了这么一句话,安安静静的陪着这个人,他大概也猜到了傅殃的意思,应该是害怕他不在,有人对小月下手吧,心里对这个妹夫满意了一些。

  又过了半个小时,宋九月实在是坐不住,想到什么,突然开口。

  “三哥,你陪我去傅家吧,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许傅家其他人知道呢,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我还是想亲自过去一趟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对这个人的要求,萧琴歌从来不会拒绝,马上起身跟在了她的后面,临走前,宋九月摸了摸小黑的头,这家伙最近萎靡不振的,大概是很久都没有带它出去玩了。

  “秋姨,待会儿好好喂它,等我回来带它出去转转,这头豹子估计憋坏了。”

  “好的,宋小姐。”

  秋姨这么答应了一声,将桌上收拾了一下,宋九月这才出门,两人直接坐上了汽车。

  到了傅家后,发现傅家的气氛也挺紧张的,里外都蔓延着一股紧张的味道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宋九月看到急得快哭了的傅雪雅,关切的问道。

  傅雪雅本来就快急哭了,看到这个人,似乎一下有了主心骨一样。

  “中午的饭菜里有一道菌汤,是爷爷最喜欢喝的,结果那菌出现了问题,爷爷现在已经昏迷了,医生正在楼上,说是菌子有毒,老人家的身体受不了,这才晕了过去。”

  宋九月吓了一大跳,连忙去了楼上,发现老人家的房间围了一大圈人,做饭的厨师证正跪在中间,一直瑟瑟发抖着,脸色苍白的像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