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哥在哪里
  墨一吞吞吐吐的这么说道,心里很担忧,毕竟大少这次,压根儿不知道上面的人要搞他,所以完全没有防备,何况在这之前,他根本就不知道那群歹徒找到这里来了,还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,这次要是出事了……

  傅殃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,一想到自家大哥可能出什么事儿,心里就焦躁的要命,还有锦辰那么可爱的孩子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加大力度,把这里掘地三尺,也要将人找出来。”

  傅殃说完这句话,心里有些不安,出去帐篷外看了看,天黑漆漆的,已经是深夜了,他这几天很少休息,没有找到人,完全没什么心思睡觉。

  他也担心宋九月,来的那天,他特意给三哥打了电话,希望对方能去洛城陪着宋九月,有对方在洛城,他也就放心了。

  “老板,你先休息一会儿吧,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

  墨一跟在他的身后,出了帐篷,发现周围越来越黑,眉头一蹙,长白山的天气很奇怪,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,外面艳阳高照,这里也许是大雨倾盆,也因为天气的原因,这里的植物异常茂密,很多都是生长了几百年的大树。

  “墨一,让他们多注意一下,这次我过来,肯定是被调虎离山了,很难保证没人跟到这里来对付我,宋九月身边有萧家的人,我倒是不太担心,但是这里,我们只有自己,何况天气恶劣,对方要是在这里动手,我们没有活路的。”

  傅殃说了这么一段话,转身进了帐篷,有宋九月,他不会允许自己出任何事。

  “我知道了,老板。”

  墨一看对方已经进了帐篷,知道那人是去休息了,松了口气,自己也转身进了另外一个帐篷。

  而红莲的直升机,已经在山外停了下来,天气太黑,这里雾气又重,听这里的山地考察员说这个地方已经下了很多天的暴雨,所以他们的直升机根本不敢在天上飞,就怕一不小心,就有暴雨闪电,那么所有人都得遭殃。

  “红莲,傅殃就在这些山里,我们只有徒步进去,山里还有那群歹徒,那可不是一般的歹徒,那是国外的塔教组织,和傅宸有仇,也和傅殃有仇,他们的手段歹毒,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还是不要得罪为好,坐收渔利。”

  达林看到面前黑漆漆的森林,嘴角勾了勾,看了旁边的红莲一眼,这才开口说道。

  红莲点点头,让一群人拿了强光手电,进入了森林,有考察员给他们带路,倒没有受多大的苦。

  现在是凌晨四点,因为想要找到傅殃的心太强烈,他根本顾不得休息,让人在周围寻找傅殃的蛛丝马迹,最后一路向着森林的深处走去。

  ……

  天渐渐的亮了,一轮红日出现在山顶,傅殃出了帐篷,用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,只是短暂的休息了这么一会儿,便让人将帐篷收起来,继续前进。

  一行人还带了军用的猎犬,只是暴雨对猎犬的影响太大了,只能嗅到零星的东西。

  “老板,有人。”

  墨一打了一个手势,一群人瞬间趴了下去,透过繁密的枝叶,看向了不远处,发现正是那群歹徒,只是这里只有几个人,听对方的语气,似乎是迷路了,导致和大部队走散。

  傅殃的嘴角弯了一下,眼神示意一旁的墨一,墨一瞬间心领神会,将枪支拿在手上,手掌轻轻挥了挥,跟在后面的人立即散开,呈包围的趋势,将那几个人围了起来。

  这几只笼中之鸟并没有注意到危险,依旧坐在地上,用着英语交流着。

  “傅家的那个傅宸真不好对付,我们这么多人,居然被对方打散了,要不是抓住了他的儿子,恐怕那人也不会束手就擒。”

  “不过他的老婆倒是长得挺漂亮了,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王八蛋,大长老似乎把她赏给谁了,可惜我当时不在,不然啊,那美人可就是我的了。”

  “你得了吧,你没为组织立过功,怎么会把人赏给你,我看那美人啊,应该被二长老抱走了。”

  跟在傅殃身边的人,都是能听懂英语的,现在听到几个人这么说,哪里还做得住,将手里的抢举着,四面八方的包抄了过来。

  “不许动!!”

  “把枪放下!你们被包围了!”

  “汪汪汪!!”

  伴随着猎犬的叫声,握枪的人的脸上都有些愤怒,因为刚刚听到了那样的话,知道大少现在处境不好。

  这几个人哪里知道会出现这样的变故,看到周围出来的几十个人时,都懵了,枪在地上,他们打算伸手去拿,然而手边立刻爆开了几个洞。

  傅殃的眼神如鹰隼一样,紧紧的锁定几个人,最后轻笑了一声,缓缓走近,用英语和对方交谈。

  “我哥在哪里?”

  几人完全不敢动,周围指着他们的枪支太多了,稍微动一下,就会被射成筛子,他们也认出来了,这个是傅殃,上次烧了他们基地的家伙,这次大家过来,就是找这两兄弟报仇的。

  这几个人都是刀尖上混大的,什么样的危险没见过,哪怕现在知道自己跑不了了,也没有流露出丝毫弱态。

  “你哥?当然是被我们抓了,现在他的老婆孩子都在我们大长老的手里,那个孩子估计已经被喂狼了,至于那个女人么,呵呵呵,自然是孝敬兄弟们了。”

  其中的一个这么答道,傅殃的眉头蹙了一下,让人将这几人吊了起来,把周围的树枝清理了一下,烧了一堆火,把人架在了一人粗的树枝上,最后放到了火堆上面。

  那人脸色早已经吓得惨白,被扑面而来的火苗将眉毛都给烧完了,脸上也痛的要命,“啊啊”的惨叫了起来。

  傅殃饶有兴趣的靠在一棵大树上,眼里闪了闪,最后很惬意的摘过旁边的花,放在指尖转了一下,缓缓开口。

  “落在我手里的人,刚开始都很硬气,不过一段时间后,对方就软了,软的像一滩水,都卑微的求我杀了他们,给他们一个解脱,我想看看,今天你们能嘴硬多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