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九十四章 锦辰还活着
  “什么人?!”

  对方很警惕,马上就发现了他,将手里的枪指着他,眼神带着一丝探究。

  傅殃的脸上都是络腮胡子,不过那双眼睛很清亮,只是这个时候流露出了一丝慌张,将猎枪举过头顶,双腿也在发抖。

  “偷猎者?”

  人群中有人问了这么一句,傅殃连忙点头,将自己猎杀过的猎物皮毛拿了出来,得意的炫耀着,不过炫耀到一半,似乎是才意识到什么,马上把皮毛收了起来,一脸谦卑的低着头。

  “不错,比我猎杀的东西还多,你是专业的么?经常到这个地方来?据我所知,Z国的法律很严,你怎么躲过他们眼线的?”

  对方这话是在试探,试探傅殃是不是Z国派来的奸细。

  傅殃的嗓子故意压的低沉,听起来有些沧桑的味道。

  “我在这个地方狩猎二十年了,从来没有被抓过,我上头有点儿关系,对这里的地形也熟悉。”

  问话的是那个满脸刀疤的男人,对方一看就是常年在刀口上生活的人,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戾气。

  这人正是这群人所说的大长老,最大的爱好就是狩猎,他的家里摆满了各种兽皮。

  对方一听傅殃说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,眼里亮了亮,马上让几个手下上去搜查,没有在他的身上搜查出什么东西,也就放心了一些。

  “我很喜欢狩猎,这次过来也是来狩猎的,你的英语不错,又对这里熟悉,我可以雇你当我的引路人。”

  傅殃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,不过在对方亮出枪口后,立马变怂。

  “好好,我愿意,愿意给你引路。”

  大长老爽朗一笑,让人将他带去了篝火边,上面的老虎肉已经烤好了,旁边的人洒了盐和孜然,用匕首划开,开始大快朵颐起来。

  “这是今天猎到的老虎,是一只变异的老虎,它的皮值一千万,还是有价无市的东西,你有在这里看到其他值钱的动物么?”

  傅殃接过一个人递来的老虎肉,吃了一口,才装作惊奇状。

  “我今天也是来猎杀那只老虎的,没想到被你抢先了一步,那只变种的老虎很难得,皮毛发亮,没有杂色,确实能赚不少钱,不过我在这周围的林子转了好几年了,发现的可不止那一只变种老虎。”

  傅殃故意抛出了这个鱼饵,对方果然来了兴趣,抹了抹嘴巴。

  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这片地区还有另外的变种老虎?”

  傅殃点点头,视线看向被绑起来的锦辰,似乎是不认识对方一样,语气也很疑惑。

  “这是你家的孩子么?孩子可不能这么对待,他还小,犯错了可以慢慢教育,这样打他,以后可就跟你不亲了。”

  大长老哈哈一笑,一巴掌拍在了傅殃的肩膀上,傅殃往下抖了一下,脸色假装白了白。

  呵,对方这是在测试他的体力呢,毕竟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,遇上一个猎人也确实够让人怀疑的。

  对方的这巴掌带了十足十的力气,要是他面不改色的承担下来了,证明他的体力很好,一定是经过专业抗压训练的,绝对不会是什么猎人。

  大长老暗地里观察傅殃的脸色,发现对方的额角已经有了汗水,更加满意,嘴角微勾的开始介绍。

  “这不是我的儿子,这是我仇人的儿子,已经两天没有给他喂吃的了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被你这么提醒,也该去看看,你你,去看看死没有,没死的话,给他喂点儿水,免得别人说我虐待孩子。”

  其实对大长老这样的人来说,虐待孩子,虐待女人都是常事儿,不过对方存了和傅殃交好的心思,不想让这人觉得他太残忍,这才让小弟上去喂水。

  喂水的人走到了锦辰的身边,拍了拍他的脸,压根儿没有放轻力道,傅殃在不远处看着都觉得疼,暗自把这个人的样子记了下来,想着等事情解决了,再废对方的一只手,只是现在,他根本不敢表现出什么。

  锦辰只剩最后一口气吊着了,嘴唇干裂,思想游离,脸上也有很明显的巴掌印,看来早就已经被虐待过了。

  “小鬼,醒醒!”

  那个人又扇了锦辰一下,锦辰觉得疼,幽幽睁开眼睛,刺眼的阳光晃的他有些眼花,他好渴,好饿,好想妈妈……

  那人看到锦辰醒了,将叶子装着的水粗鲁的倒进了他的嘴里,锦辰像是沙漠里的绿洲遇到暴雨一样,伸长脖子,一点点的汲取着。

  “这小鬼的命还挺硬,之前被打过一顿,又饿了几天居然还不死,哈哈哈。”

  周围有小弟这么调侃着,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。

  傅殃觉得很不是滋味儿,哥这次是被庄鸿陷害的,哥一直是军人,大半辈子也在军营里度过的,哪里会想到自己有天会被热衷着的国家背叛呢,现在自己的孩子被别人这样对待,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心凉的。

  “这个孩子是谁的,长得还挺好看的。”

  他故意开着这些不找边际的玩笑,来掩饰自己的担心。

  大长老将嘴巴里的肉咽了下去,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信任傅殃了,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帐篷。

  “我的仇人,那人的老婆也在我们的手里,不过那个妞太刚烈了,想要动她,结果那娘们居然挣脱了,还从崖上跳了下去,还在找人,不过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,估计尸体都被野兽啃干净了。”

  傅殃的心里一抖,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怎么,至少知道嫂子没有被这群人怎么样,但听说已经落到悬崖下好几天了,瞬间又将那颗心提了起来,一个女人落到悬崖下,又是这样猛兽出行的森林,存活的概率太低了……

  “那个男人很有地位么?看你们把那顶帐篷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,想来应该很厉害吧?”

  他想知道自家哥哥现在状况怎么样,能不能走动,有没有吃苦……

  大长老脸上的刀疤似乎都活了起来,满脸的怒气,最后阴狠一笑。

  “他是挺厉害的,不过我们这次可是得到了别人的指示,特意围攻他的,他这次只是出来演习,带的人不多,又没有真的子弹,我们抓住了他的儿子,算是抓住了他的命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