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九十六章 阴差阳错
  傅殃装的太像了,脸上惨白,额头上也在不停地流着汗水,完全就是一副吓蒙了的状态。

  旁边的大长老也跟着紧张了起来,手一挥。

  “别管这个孩子了,走!!”

  还在解绳子的人瞬间如释重负,心里也有些疑惑,奇怪,谁把绳子打了那么多死结,连匕首都划不开,不过现在情况紧急,也来不及多想,一行人瞬间撤离了这里,连帐篷都没有带走。

  不远处发光的眼睛缓缓靠近,要是那群人还在这里的话,估计会被气吐血,这分明是狗,哪里来的狼。

  他妈的!!

  墨一牵着猎狗,眼尖的看到了被绑着的锦辰,看到对方这个样子,总算知道他家老板为什么担忧了,这孩子完全就是吊着一口气。

  他将匕首拿着,废了好大的劲儿,才将绳子割开,看了周围的手下一眼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继续学狼叫。”

  一群老爷们瞬间又叫了起来,牵着狗离开了这里。

  墨一特意将绳子带走了,那群人是不好招惹的,这绳子一看就知道是刀划破的,就怕对方看出什么破绽,把老板置于险地。

  他将周围弄乱,这才把锦辰抱着,离开了这个地方,这孩子变瘦了,抱着实在太轻,回了帐篷后,他马上叫来了临时医生,出门在外,医生这种生物都是随行的。

  医生给锦辰输了点滴,又让人拿了牛奶和巧克力来,给对方打了一针,叹了口气。

  “再晚一天,这位少爷肯定会没命的,小孩子没有大人那么能抗,他之前又受过虐待,伤口已经有发炎的趋势了,我打了退烧针,又加上输液,应该不会发烧,只要吃点儿药就行了,还有就是东西喂适量,不能一次太多,他饿了这么些天,要是喂太多东西的话,胃会受不了的。”

  医生一点点的叮嘱着,探了探锦辰的额头,发现没有发烧,这才将针头取下。

  墨一松了口气,也幸亏老板今晚将孩子送了出来,不然还真是神仙都救不了啊,他将旁边的毯子搭在孩子的身上,在旁边规规矩矩的守着。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傅殃和那群人在不远处等了很久,直到没有听到狼叫声了,才谨慎的开口。

  “应该已经离开了,迁移的狼群是最饿的状态,遇上活的生物,都会吃下去的,刚刚我们要是不撤退的话,这会儿都变成它们嘴里的食物了。”

  傅殃说这些话的时候,似乎还心有余悸,语气里都是庆幸,不过他的眼角余光,却是朝着傅宸看了过去。

  傅宸浑身是伤,腿似乎也出了问题,软绵绵的,手也是,脸上更是惨不忍睹,完全没有了意识,可想而知,肯定是吃了些苦头的。

  傅殃心里想杀人的心思都有,他的哥哥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,对方是堂堂正正的军人,从来没有吃过亏,哪怕当初去欧洲,单枪匹马闯敌人老巢,也没有这么狼狈过,这次却因为上级的错误指示,差点儿把孩子都搭进去,对方要是醒了,洛城绝对会大乱的。

  大长老听到傅殃的话,高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兄弟,今晚幸亏有你啊,不然我会留在那里和狼群搏斗,也许就回不去了,哈哈哈,这次我要好好感谢你,走,我们回去,Z国不是有个仪式叫结交么,今晚我们就结为兄弟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

  不过虽然大长老的嘴上是这么说的,心里却有着自己的小九九,在他看来,傅殃只是一个粗野莽夫罢了,他怎么可能和他结交,这话不过是客气而已。

  傅殃又怎么看不出来呢,假装诚惶诚恐的推迟,一群人最后有说有笑的回去,看到那个孩子果然不见了,周围也是一地的凌乱。

  “那孩子估计被狼吃了,真是可怜噢。”

  “就他那小身板,可能还不够那群狼塞牙缝呢,估计都被撕成几截了,别管了,狼群已经走了,今晚不会回来了,大家好好休息,把那个男人看好,明天我们去狩猎,一定要把另一头变种的老虎找到。”

  “是,大长老。”

  “大长老你放心吧。”

  傅殃皮笑肉不笑的跟着附和着,倒是不怎么担心他哥的状态,双手双脚应该是被人卸了,对方是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人,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,休息个十天半个月,也就恢复了。

  他之所以不敢用那招把这人一起带出去,是因为这伙人把对方看得太紧了,毕竟是要拿去换钱的东西。

  傅宸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跟着人,反倒是锦辰那里,什么人都没有,能救出去一个是一个,何况那孩子要是再耽搁,估计也救不活了。

  傅殃心事重重的进了帐篷,想着墨一那里有足够的干粮,也有医生,锦辰应该没事,只要对方弄好陷阱,自己再把这群人引过去,事情应该就圆满解决了。

  不过傅殃大概没有想到,今晚的狼群吓到的不止是这波人,跟在墨一身后的达林他们,也有些被吓到了,红莲虽然无所畏惧的想要继续上前,却被达林阻止了。

  达林对狼群已经有了阴影,死亡岛上最多的就是这个东西,狼又是十分记仇的动物,一旦伤害了一只,整个狼群都会群起而攻之,不好招惹。

  “傅殃他们应该遇上狼群了,红莲,我们还要继续放慢脚步,听这声音,大概有几百只,我们都不是对手,别上去送死。”

  达林的脸上出现了几分退却,接触到红莲递来的挑衅眼神,咽了咽口水。

  “狼群迁移是最可怕的,我们再等等,反正傅殃他们还要和那群人交战,晚点儿去也不迟。”

  红莲没有说话,冷哼一声,命令人就在这里搭帐篷,自己则靠在一旁的大树上,看到帐篷搭好后,直接窝进去睡觉,完全就是一副大少爷的姿态。

  达林气的要命,这到底还是不是男人,帐篷搭好了,居然都不懂什么女士优先,真是可恶。

  恨恨的咬咬牙,拳头捏了捏,想到红莲的脾气不好,又不敢进去把人拉出来,只能等着手下的人搭好另一个帐篷,这才打着哈欠进去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