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百九十七章 出气
  一群人在这里停着,傅殃的人也在前面停着,大家都没有相互打扰,也幸亏那波狼叫,不然恐怕已经开战了。

  森林的天空亮的很快,早上还有雾气,现在是三月天,森林里的早上还是很冷的,不过不可否认的是,这里的早上很鲜活,有阳光,有鸟叫,有花香,只是这里面的人,都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,大家都各怀鬼胎。

  傅殃很早就起床了,与墨一那边沟通了一下,知道对方已经把陷阱弄好了,嘴角勾了勾,随意吃了点儿早饭,便带着一群人出发。

  “哥们,你知道那只老虎在哪里?”

  大长老发出了这么一个疑问,多少还是有些怀疑的,不过傅殃昨晚相当于救了他们,这时他已经完全没有戒心了,只是怀疑这傅殃是不是在忽悠他。

  “当然知道,大长老,那只老虎和被打死的这只是夫妻,都在这片林子里活动,现在那只死了,另一只肯定也会现身的,你们国外的人不懂,Z国的动物啊,都挺有情有义的。”

  大长老毕竟不熟悉Z国的风土人情,还以为傅殃是在跟他调侃,立马接话。

  “Z国的动物这么厉害么?”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看来这个人不知道自己是在挖苦他啊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那当然了,这两只变种的老虎我都看到过,相亲相爱的很,你只管放心,跟着我过去啊,肯定能抓住另一只。”

  大长老这下是完全放心了,不过中途接了一个电话,让一群人停了下来,骂骂咧咧的说着电话里的人。

  挂了电话后,他看了傅殃一眼,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  “等等我的一个弟兄,就是我给你说过的老贰,看上敌人的老婆了,想要强上别人,结果那娘们跳崖,老贰居然找了这么几天,还一根毛都没有找到,真是被美色迷了眼睛,他妈的,狗屎!”

  大长老一直骂骂咧咧着,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不远处才走来了一个人,不高,大概就一米七左右,是个胖子,不过看得出来,是个灵活的胖子。

  “大哥。”

  “找到那女人了么?”

  胖子摇摇头满脸的失落,那姑娘他很喜欢,长的很正点,胸也不错,就是性子太刚烈了一些,居然推开他,直接从山崖上跳了下去,他带着人去找了这么久,一根毛都没有看见,估计是被狼吃了。

  “废物!”

  大长老这么骂了一句,似乎懒得看对方,将一把枪交到了他的手上,视线转向了傅殃,做着介绍。

  “这是老贰,二长老,平时没其他的爱好,就是喜欢女人,我们来Z国好几天了,估计他也是憋坏了,这才对那个女人有些执着。”

  “二长老好。”

  傅殃很客气的应着,眼底却全都是嗜血的光芒。

  二长老吓了一大跳,刚刚他似乎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另一面,只是他想仔细看时,对方却又恢复了憨厚的样子,他以为自己眼花了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“大哥,这位是……”

  他戒备的开口,在刀尖上摸爬打滚那么久,他不会轻易相信什么人的,何况还是这样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大哥身边的人。

  “老贰,你不用这么紧张,这是我在森林里遇到的偷猎者,和我的兴趣爱好相同,他也是来猎杀那只变种老虎的,没想到被我先下手了,我听他说这里还有另一只变种老虎,决定过去看看。”

  二长脸的脸上依旧是警惕,不满的看向大长老。

  “大哥,这荒山野岭的,哪里来的偷猎者,我看他是来救那个男人的,你别被他骗了。”

  大长老知道老贰平时就谨慎,拍了拍对方的肩膀。

  “这哥们昨晚救了我,要不是他的话,恐怕我们已经被狼群撕碎了,老贰,别担心了,倒是你,早点给我收起那些心思,现在傅宸被你打成了那样,要是不一小心死了怎么办?”

  二长老这才放松了警惕,眼里有些阴狠。

  “不过是想把他的女人借来玩几天罢了,没想到他反应那么激烈,要是他规规矩矩的借了,我也不至于卸了他的手脚,大哥,他不会死的,你可别忘了傅宸是什么人。”

  傅殃一直在旁边默默的听着,原来是这个死胖子卸了哥的手脚啊,等着,待会儿他会把对方的手脚活生生的弄断。

  “好了好了,别说了,老贰,去猎变种老虎吧,到时候我们就有两张虎皮,你一张我一张,摆在家里也有面子,走吧。”

  大长老拍着对方的肩膀,给了傅殃一个眼神,一行人又向前面走了过去。

  傅殃默默的跟在后面,能够看出来,这个大长老还真把这个胖子当兄弟。

  他已经和墨一沟通好了,前面早已经设了天罗地网,只要这群人敢过去,今天就一定会栽跟头,嘴角微微弯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 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,一群人已经来到另一片森林,远远的还能听到流水声,看来这里是有小溪的。

  “小心!”

  胖子大叫了一声,不远处突然飞来了一个东西,是用简易的木头做的一排木钉,要是被钉住,恐怕肚子都会穿烂。

  “嘭!”

  大长老还没反应过来,脚下的土地突然向下陷去,居然足足有二十米那么高,这么一陷,就有十几个人困在底下。

  二长老到处看了看,想要知道是谁在害他们,但是他的背后突然被人踢了一脚,一个不稳,直接栽到了一旁,而地上全都是小刺,他的脸瞬间被划的血肉模糊。

  “该死的!到底是谁?!!”

  “大哥!!大哥!你怎么样?!”

  傅殃眼里闪过一丝讥诮,淡淡的看了一眼还扶着傅宸的人,走近后,将对方一脚踢了出去。

  “滚!”

  他这口气已经憋了很久了,接过自家哥哥,发现对方浑身都软绵绵的,像是玩具一样,脸上瞬间有些心疼。

  周围的人根本没有猜到这个变故,想要反抗的时候,墨一已经带人过来了。

  “老板!”

  他真害怕老板出什么事儿,毕竟时间紧急,只做了些简单的机关,要是被对方发现了的话,老板是逃不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