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章 寻找逃生路
  “妹妹,爷爷不是承诺过,你可以动用萧家的军事力量么,昨晚我听他和魏老聊天,说是那几个军事基地交给你玩都行,武器库自然也是在你的手里……”

  宋九月一惊,在萧家堡的时候,爷爷确实说过,说是她可以动用军事基地,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意思,心里一暖。

  “三哥很重要,几个武器库而已,他们要就给他们好了。”

  说完这句,她看了旁边喻初原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什么。

  “初原,你告诉那边,就说我想确认那两个人是不是还活着,武器库和盛腾,我可以给他们,不过,三哥和雪雅要是少了一根汗毛,他们的东西也就泡汤了。”

  喻初原点点头,将宋九月的话转达给了周永生一群人。

  周永生并不觉得奇怪,宋九月是个重感情的人,对方答应这次交易,完全在情理之中。

  “去给那两个人喂点儿东西,别饿死了。”

  他对着旁边的下人说了一句,立即有人端着食物,去了看管萧琴歌和傅雪雅的牢里。

  这是一个锈迹斑斑的地方,墙上的一扇小窗也布满了蜘蛛网,很显然,这是被人遗弃的房间,房间还挺空旷,只是里面腐朽的味道让人作呕。

  萧琴歌和傅雪雅的身上都绑了绳子,背靠背坐在一起,两人从被抓来开始,就没有吃过一点儿东西,连水都没有喝一口,现在嘴里就跟含着一口干燥的沙子一样,连口水都挤不出来。

  “啪嗒!”

  外面的大铁门响了一下,萧琴歌的耳朵里动了动,眼里一闪。

  “傅雪雅,假装昏迷,待会儿无论对方怎么样,都别醒。”

  说完这句,他自己先晕过去了,傅雪雅来不及思考对方的话,但还是听话的晕了过去,她鼻腔里都是血腥味儿,这个人受伤了,伤还很重,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地方。

  上次周永生将他们转移,这人似乎戳到了周永生的痛处,那老头子下手也没有留情,等她再次见到人的时候,还以为对方已经死了。

  “吃饭了吃饭了,免得饿死你们。”

  端着饭的下人特意将声音提高了一些,听到里面没有反应,心里一紧,坏了,两人该不会晕过去了吧?

  他抬头一看,发现两个人确实已经晕过去了,连忙走近,想要探探萧琴歌的鼻尖,但还没有将手指伸过去,就被人从下巴往上,狠狠的打了一拳头,直接将牙齿打落了几颗,在地上起不来了。

  萧琴歌的双手都是被绑着的,刚刚也就是这样,抡倒了对方,那人挣扎了几下,就不再动了。

  傅雪雅还是挺配合的,在对方站起来的时候,也很有默契的站了起来,不然萧琴歌这拳头是挥不出去的。

  “你倒是机灵。”

  萧琴歌说了这么一句,四处看了一眼,发现这个房间还真是空旷,除了角落里散落的几块石头外,什么都没有。

  “跟我来。”

  他起身,两个人拧的像麻花一样,走了过去,他将腰弯下,捡起一块石头,往那扇窗户上扔了上去。

  “啪!”

  窗户上嵌着的玻璃瞬间就碎了,七零八落的掉了下来。

  萧琴歌的双手是被绑着的,做什么都只能双手一起,他拿起了一块玻璃,割自己手腕上的绳子很费力,不过他一点点的将身子挪动着,换了一个姿势,变成了和傅雪雅挨在一起。

  “手伸出来。”

  他的声音很虚弱,傅雪雅很担心他的身体,但也不希望自己太多话,让对方觉得心烦,只能听话的将手伸出去,眼睛根本不敢直视对方。

  萧琴歌一点点的割着绳子,手上也有伤口,每割一下,就有血流出来。

  “哒!”

  绳子一下子就断了,傅雪雅的手瞬间解放,手腕转了转,开始拿着玻璃给萧琴歌的绳子割着。

  直到两个人身上的绳子都断了,他们才站了起来,活动了一下身体。

  萧琴歌的脸色很苍白,在腿上的绳子也解开了以后,差点儿直接跪了下去。

  傅雪雅连忙将他扶住,很担心的四处看了看,现在虽然绳子解开了,但是靠着两个人,是不可能出去的。

  “我们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她将人扶着,在一旁的角落里坐下,把下人端来的饭菜拿了过来,先是给萧琴歌喂了一点水,自己也喝了一点儿,这才开始给他喂饭。

  刚刚那几下动作已经花光萧琴歌的所有力气了,现在他浑身都软绵绵的,嘴巴机械的张合,完全是靠着身体的本能将那些东西咽下去。

  傅雪雅很着急,毕竟还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,给萧琴歌喂完饭以后,她自己也胡乱吃了两口,然后就开始在周围摸索起来。

  她看得出来,这是一间老房子,而且这房子里的味道很不对劲儿,似乎已经存在很多年了,也许以前还是庄家用来关犯人的地方。

  庄家是从很久以前就发家的,那个时候国内还有战争,听说那些战俘都是由庄家来管理的,以前听爷爷说过,说是庄家最开始是为国家看管犯人的,所以她猜测,这里应该就是那些牢房的一部分,不过过了这么多年,早就已经斑驳了。

  她在这间房子的四周转了转,脑海里开始回忆爷爷说的那些话,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好好听,这个时候只能像挤牙膏一样,一点点的回忆。

  庄家的牢房是分很多层的,因为那个时候只有庄家这么一家是关押犯人的地方,自然要节约空间,所以房间被分为好几层,每一层都是相通的,不过连接几个房间的通道在外面。

  傅雪雅有些泄气的坐了下来,抬头看了看,发现墙上有好几道痕迹,知道这么宽阔的房子当时应该被分为好几个牢房,通道在哪儿呢?

  她在那个下人的身上翻了翻,翻出了一把钥匙,这是铁门的钥匙,也不知道铁门外面是什么情形,有没有人看着,她不敢冒险的把门打开,只能将钥匙放在身上。

  “墙上……”

  萧琴歌睁开眼睛,手指头指了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