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零八章 清醒
  床上的傅雪雅还在昏迷,感觉到有东西进入自己嘴里的时候,条件反射的往外吐,她还记得昏迷前的那一幕,萧琴歌生生割破了自己的手腕,往她的嘴里灌着血。

  那个时候,她已经渴的快要昏迷了,嘴里接触到湿润的东西,开始疯狂的吸吮起来,但是等到意识回归,抬眼就看到了萧琴歌那张惨白的脸。

  那一瞬间,所有的话都梗在她的喉咙,吞不下去,吐不出来,难受极了,第一次有一个男人这么为她,居然给她喂血。

  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,似乎被一个闷锤狠狠的捶了一下,头晕目眩,难受极了。

  就是他了吧……

  她这么想着。

  所以现在感觉到有人往她的嘴里塞东西,她条件反射的开始往外吐,就怕那又是萧琴歌的血,她不想喝他的血了……

  宋九月蹙着眉头,感觉到傅雪雅的排斥,拿过一旁的纸巾给她擦了擦,最后自己也回了房间,闭着眼睛稍微休息了一会儿。

  萧家堡那边有大哥和二哥赶过去,总算是有一些保障,她这里肯定走不开的,毕竟还有那么多潜藏的敌人,要是她一离开,这洛城的一切恐怕就要遭人觊觎了。

  傍晚的时候,傅雪雅醒过来了,脑子里依旧很迷茫,睁着眼睛在周围看了看,确定自己也该是被救了,也就彻底放了心。

  不过萧琴歌呢?

  她连忙穿好鞋子,慌里慌张的下床,刚推开门,就看到宋九月端了粥进来。

  “宋九月,萧琴歌呢?!他怎么样?!”

  宋九月的眉毛挑了挑,难得这个人刚醒就关心着三哥,也不枉三哥用血喂对方了。

  “还没醒,应该也快了,你先把身体养好吧,最近的事情很多。”

  傅雪雅点点头,接过对方手上的粥,心不在焉的喝了起来,那热糯的粥到了嘴里,也没有丝毫味道,她只是在机械的嚼着。

  宋九月觉得有些好笑,第一次看到有人喝粥还要咂吧着嘴嚼的,这雪雅,估计根本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吧。

  傅雪雅吃完,因为宋九月在这,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矜持的,等时间差不多了,才起身去了萧琴歌的房间,看到对方手腕处的白布,眼眶一热,瞬间红了起来。

  这个人是喜欢她么?不然为什么要那么做呢?他要是喜欢她,该多好啊……

  她将旁边的凳子搬过来,在一旁坐下,仔仔细细的看着对方的眉眼,最后想要伸出眼睛,去摸他的脸颊。

  但是手刚伸出去,就听到了开门声,像个做错事被抓包的孩子一样,连忙把手收了回来。

  “雪雅,你喜欢我三哥么?”

  宋九月看到对方手足无措的样子,知道这人是想背着她干点什么的。

  傅雪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要是说喜欢,大家的辈分会不会太乱了,抿抿唇,最终还是什么点点头。

  “可我三哥好像不喜欢你,他说第一印象很重要,他第一眼没有喜欢你,以后都不会喜欢。”

  傅雪雅的脸一下子就白了,这个人真的这么说么,她放在膝盖上的拳头紧了紧,最后坚定的抬头。

  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  傅雪雅没有说话,似乎对三哥这样的人来说,努力没什么用啊,对方到了这个位置,早已经看透太多了,何况是儿女私情。

  她没有说话了,在床的另一边坐了下来,把萧琴歌露在外面的一只手放到了被子里,就这样沉默了下去。

  萧琴歌伤的很重,浑身都是伤口,身体已经虚弱到一个地步了,又加上他割破自己的血管,流了太多血,要不是发现的及时,恐怕早就没命了。

  宋九月一直在等着对方醒过来,不过中途接到了萧家堡传来的消息,有大哥和二哥的加入,那边情况已经稳定了,她松了口气,安安心心的打理洛城的一切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萧琴歌也已经醒过来了,躺在床上剧烈的咳嗽着,宋九月很害怕对方这是破伤风,马上让医生来检查,还好只是伤口感染。

  “三哥,萧家堡一切都好,你先别激动,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,大哥和二哥已经赶过去了,上头也派人过去沟通了,毕竟作乱的是暗夜之剑里的人,暗夜之剑说到底,是上头的东西。”

  萧琴歌的胸膛一直剧烈起伏着,脸色也苍白的要命,他昏迷的时候总是做梦,梦见爷爷出事了,醒来就看到听到这样的消息,怎么可能不激动。

  “你问了爷爷么?萧家堡没事,不代表爷爷没事。”

  宋九月被对方问的一怔,她似乎没有问过爷爷怎么样,因为大哥和二哥已经保证过了,所以她也没有怀疑过什么,现在被对方一棒子敲醒,连忙拿出手机给萧楚煜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发觉对方言辞闪烁,知道爷爷恐怕是出事情了,脸色一白。

  萧楚煜也知道事情瞒不下去了,叹了口气。

  “小月,爷爷还在抢救,这次庄鸿就是为了对付爷爷,几乎把所有的炮火都朝着爷爷了,爷爷中了几枪,到现在都还没从抢救室里出来。”

  宋九月是开了扩音的,萧楚煜刚说了这段话,旁边萧琴歌就坐不住了,平时虽然总是骂那老头子是老不死的,但是心底还是敬畏着对方的。

  那老头这么多年,哪里受过这么严重的伤。

  “小月,马上准备直升机,我们现在就过去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老人的身体还真不好说,普通的跌一跤都能变成大病,何况是几枪呢,她连忙收拾了一下,看到傅雪雅愣在一旁,眼神一深。

  “雪雅,盛腾的运营就交给你了,盛腾的高层很有实力,不需要你做什么,但你要看好它,我们回来之前,别让它出事。”

  傅雪雅的拳头紧了紧,很想跟着两个人一起去,但是她有什么理由去呢,这个时候不添堵,就是最大的帮助了。

  “你放心。”

  她说了这么三个字,眼里有些坚定。

  宋九月一直打傅殃的电话,可是对方的手机都是关机,包括墨一的手机,也是这样,她头一次这么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