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零九章 开辟新路
  以往每次傅殃失踪,再见的时候,必定是伤痕累累的,她的心一直都悬着,但是除了等,根本没有任何办法,何况爷爷现在还在急救,她必须得过去看看。

  “三哥,走吧。”

  她站在直升机前,看了一眼长白山的方向,记忆里,长白山似乎是个很大的山脉和森林,民国时期传过很多的灵异事件,一直觉得那是个特别神奇的地方,希望傅殃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。

  两人上了直升机,一路都没有交谈,大家的脑子里都很乱。

  而宋九月担心着的傅殃,现在也并不好过,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但不知从哪个地方,突然涌进来一股陌生的兵力,差点儿把他们击溃,还好发现的及时,不然真的全军覆没。

  “老板,他们已经把下山的路都已经封死了。”

  这几天他们都在寻找季栖梧,因为没有找到人,就一直在这里耽搁着,没想到给了别人机会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傅殃淡淡的说了这么两个字,眼角余光瞥到旁边一脸傲娇的红莲,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好笑,伸出一条腿,踢了踢对方。

  “老实说,外面是不是你的人?”

  红莲冷哼了一声,将头扭到了一边。

  “我要对付你,根本不用带那么多人过来,傅殃,要不是你耍赖,我们单挑的话,你根本赢不过我。”

  可以看出,红莲是很不服气的。

  傅殃挑挑眉。

  “有时间的话,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。”

  现在外面全都是埋伏好了的人,他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开玩笑了,一群人几乎是节节败退,才到了这里,因为人数上相差太悬殊了,他们又和外界完全断了联系,也算是断了后路。

  “往山的另一边去,既然这里的出口被堵住了,那我们就去找其他的出口。”

  墨一听到她这么说,还以为这个人是在开玩笑,毕竟从这里去另一个山头,要经过一个悬崖,悬崖下去根本没有路,还得靠他们自己开辟路。

  “老板,那太冒险了,我们中间,还有很多人都受伤了,悬崖下去那么陡峭,稍微不注意就会摔下去。”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,看了周围坐着的人一眼。

  “留在这里,只有死路一条,往那里走,还能有一线生路,你们跟了我这么久,应该不是贪生怕死的人。”

  还在地上坐着的人马上站了起来,脸上都带着坚定,不用说,大家都很有信心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傅殃这么说了一声,弯腰将红莲身上的藤解开,毕竟要下悬崖,带着这么一坨肉,难度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“老板,这个人怎么办?”

  墨一的手指了指还昏迷着的达林,这两天抬着这个女人,差点儿没把他累死,胳膊都快断了。

  “杀了。”

  傅殃的眼神都没有给达林一个,率先走在前面,后面的人连忙跟了上去。

  墨一刚把枪拿出来,枪口就被旁边的红莲握住了。

  “放了她。”

  红莲的眉头蹙着,这毕竟是哥哥的人,自己既然私自带了出来,就要完完整整的带回去。

  墨一一拳挥了过去,两个人瞬间动起了手,在他看来,红莲这个时候已经不记得他了,自然就不是什么朋友。

  “嘭!”

  两个人瞬间分开,红莲还留在愿地,墨一却已经退了好几步了。

  他挑挑眉,抬腿就将旁边的达林踢了出去,下面刚好是一个灌木丛,大型的带刺的那种,又加上是一个下坡路,达林被踢进去后,瞬间就没了影子,墨一根本没来得及阻止。

  “红鸾,你!”

  墨一气坏了,咬咬牙,打算不管不顾的跟着进去,可另一边却传来了傅殃的声音。

  “墨一,跟上。”

  墨一有些不甘心,可老板的命令就在眼前,这个森林很大,两个人要是离的太远,很可能被分开,他狠狠的瞪了红莲一眼,这才转身跟了上去。

  红莲确定达林能够活命,也就没有任何负担的跟在墨一身后了,不过他们都不知道,他们的行为都被别人监控着。

  “他们想要从悬崖上下去?”

  秦墨湛的眼里深了深,将怀里的猫缓缓放了下来,如果不是有红莲在里面,他一定会让人放火的,只要火一放,傅殃绝对不能活着出来。

  “让秦家的人去另一边伏击,这边就由庄鸿的人守着,现在周永生已经死了,我们也不用抓什么活口,只要傅殃回不来就行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旁边的人答应了这么一句,马上开始准备。

  湛的嘴唇紧紧的抿了起来,这次本来大家都好好的,偏偏周永生出了那样的事情,两个人质也被救走了,庄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他们输的彻彻底底,最后的赌注,也就是傅殃这里了,无论如何,都要让对方掉一层皮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在悬崖上探路了,他自己走在了前面,拨开一片片挡在眼前的枝丫,手上被那些小刺弄得鲜血淋漓。

  “刺啦!”

  “老板!”

  墨一飞身出去,将对方紧紧的抓住,两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,这里的地面是空的,只是由一层落叶堆积起来的,而下面就是万丈深渊,他刚刚要是反应的慢,也许就掉下去了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傅殃抓住一旁的树,半吊在外面,脚底都是悬空的,扭头看去,能够看到清晰的崖底,还有白茫茫的雾气。

  他的心脏缩了一下,将墨一的手抓着,脚往悬崖壁上一蹬,就上来了。

  不远处的红莲也吓出了一身冷汗,看到傅殃摔下去的一瞬间,他也打算像墨一那样飞过去的,心里有一个很强烈的想法,这个人要是死了,宋九月会很难过,宋九月要是难过的话,他的心里也不舒服。

  感情这种东西,还真是折磨人。

  他看到傅殃已经上来了,一颗心瞬间踏实了一些。

  三人摸索着,都走在了前面,而后面的人慢慢跟着,一行人瞬间开辟了一条小路。

  大概两个小时,一群人已经到了崖底,顺着崖底往前面走,就能去另一片森林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