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一十二章 你该醒了
  傅殃拖着沉重的步伐,四处看了看,发现这里并没有人,松了一大口气,直接坐了下来。

  墨一也早就坚持不住了,在他的旁边瘫下,大剌剌的伸展着四肢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  两人是往上游游的,因为阻力太大,游起来太费力了,几乎是用了浑身的力气,现在上了岸,只觉得浑身都虚脱了一般。

  “老板,红莲没有跟着下来。”

  墨一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,幽幽说道,傅殃淡淡的点头,红莲虽然忘了很多东西,但那人的心肠不坏,应该是回去找锦辰他们去了吧,嘴唇抿了抿,虽然不想欠对方人情,但这次,似乎不得不欠人情了。

  枪声已经远了,那群人肯定是往下游找去了,正常人都会这么干的,毕竟当时的河水那么汹涌,往上游游,无异于是在找罪受。

  两人躺在岸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不知想到什么,缓缓坐了起来,这里是长白山,上游更接近森林腹地,野狼野猪肯定是常有的动物。

  “墨一,去树上。”

  为了以防万一,傅殃还是这么谨慎的说了一句,两人相互看了看,最后找准了一棵百年老树,手脚并用,爬了上去。

  刚上去一会儿,就听到周围传来狼叫声,还不止一只。

  傅殃的心里抖了抖,这个时候与狼搏斗,显然不明智,毕竟两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,只想好好休息,回升体力。

  他从裤兜里拿出两块巧克力,给了墨一一块,这已经是最后的存货了,两人慢慢嚼着吃完,就在一根枝丫上睡了过去。

  半夜露水重,两个人被冷醒好几次,搓搓手臂,继续睡觉。

  傅殃迷迷糊糊的,感觉到有人在捏他的脸,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别墅,愣了一下,四处看了看。

  “傅殃,你干什么呢?怎么这副表情?”

  宋九月从厨房出来,手里端着一杯咖啡,看到他脸上的惊讶,有些好笑的伸了一只手过来。

  “你是糊涂了么?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了。”

  傅殃的心里又酸又涩,天知道,他有多想这个人,眼眶微红的看着对方,也不敢伸手,他知道这是一场梦,一场他念了太久的梦。

  “宋九月,我很想你。”

  “我也想你,不过你现在该醒了,你有危险。”

  “嘭!”

  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,他的身体无限下坠,似乎跌进了万丈深渊一样,再醒来后,整个人已经躺在了地上,腰间一阵扎心的疼痛,周围还有狼的低吼声,而墨一,鲜血淋漓的躺在他的旁边。

  “墨一!”

  傅殃伸手将他扶了起来,脸上阴沉,周围大概有二十几匹狼,个个都瞪着眼睛看着他们,似乎马上就要张开巨口,把他们吞下去一样。

  “老板,你半夜发起了烧,怎么都叫不醒,还从高处摔了下来……”

  墨一的手臂上都是血,深可见骨,一大块的肉都不见了。

  这人肯定是为了保护他,才从树上下来的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蹙,难怪他觉得身体没有劲儿,应该是湿气太重,不小心染了风寒导致的,这个时候,嗓子也是哑的。

  他把墨一扶着,退到了树旁。

  狼是很聪明的动物,一般遇到比自己强大的敌人,是不会主动攻击的,而傅殃在它们的眼里,就是强大的敌人。

  尽管他这个时候有些狼狈,但那一身气势,还是让这群狼愣在了原地,没敢主动发起攻击。

  傅殃把墨一推上树,自己则找到了那群狼的头子,眼神锐利的盯着对方,缓缓蹲下去,与那头狼平视。

  气氛很沉默,这是长白山里的狼群,长白山虽然受国家保护,但是常年都有偷猎者,这些狼,肯定是和偷猎者搏斗过的,对方甚至是憎恶人类。

  傅殃的视线带着一丝锐利,眼神清淡,浓浓的威压从他的身上散开,他试探性的伸出一只手,向着狼群里的头头招了招。

  那只狼偏了偏头,眼睛是蓝色的,亮着光,不过那抹警惕逐渐消退,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,低头嗅嗅,最后仰起头,狠狠的嚎了一嗓子,狼群瞬间后退,转眼就不见了踪迹。

  傅殃的浑身都是冷汗,刚刚他只是试试而已,这个方法,还是以前去欧洲那边的时候,一个老人告诉他的,说是狼群凶猛也傲娇,你给对方表达了想要同归于尽的决心的话,对方肯定会后退的,因为狼群要顾全自己的将来,不会轻易冒险。

  傅殃浑身都瘫了,直接坐在了地上,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滴着,他咳嗽了一下,嗓子里火辣辣的。

  “老板,那群人似乎要追来了,他们在下游找不到人,肯定会来上游的,我们不能多留。”

  墨一气息奄奄的说道,连伸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傅殃点点头,等身体恢复了一点儿力气,才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,估摸着狼群走远了,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  长白山里的野果很多,他就着月色,随便采了一些,用叶子包着,回到了那棵树下。

  他把墨一拉了下来,将果汁捏烂,喂进了对方的嘴里,墨一的喉结上下滚动着,总算是有了一些力气。

  “我们得尽快出去,你的伤口很可能会发炎,还有哥那里,虽然红莲在,但肯定撑不了多久,十天,十天之内,我们必须回到洛城,搬来救兵,把哥弄出去。”

  傅殃给自己也喂了一点儿东西,两人就靠着树,等身体里的力量慢慢回升。

  大概天蒙蒙亮的时候,他们才站了起来,缓缓的朝着前面走去,顺着这条河,一定能出去,至于下游,那是绝对不能去的,现在下游的人,恐怕都在往这里来了。

  有河的地方,大多数都会有人家,Z国的小村庄,几乎都是傍水而建,村民也是傍水而居,只要顺着走就行。

  两人的腿已经在机械的移动了,迈步只是处于身体的本能,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。

  偏偏头顶的太阳越来越火辣,居然有中暑的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