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一十三章 思恋成疾
  傅殃的嘴里很渴,整个人也被一股魔力拖行着前进,是的,现在似乎已经不是他自己在主动迈步了,是本能在拖着他往前走。

  他把墨一扶着,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汗水,在看到不远处的炊烟的时候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墨一想让这个人把他放下来,这个时候,明显一个人逃命更要紧,带上他一个拖油瓶,也许就真的走不出去了。

  “我看到人家了。”

  傅殃只是淡定的说了这么一句,便不再说话了,墨一只能费力的撑着身子,不让自己给对方过多的负担。

  又走了大概十分钟,两人才在那个村子门口停下来,因为这里有山有水,生活的大都是一辈子都没出过大山的村民,他们的脸上朴实又憨厚。

  傅殃用不了多少功夫,就在一户人家歇了下来,房主人很客气,特意将熏制的腊肉炒了招待他们两个,还有人去叫了老郎中过来,听说这里的郎中很有声望,周围几个村的病,都是对方治的。

  傅殃把墨一扶到床上,隐隐的听到外面传来狗叫声,眉头蹙了一下,旁边的农妇显得有些拘谨。

  “你们是城里人么?前不久有位小姐也来我们这了,长得还挺好看的,皮肤很白,我一看啊,就知道对方应该是城里的姑娘,不过那个时候,她受了伤,我也不好问。”

  傅殃听到对方这么说,眉头蹙了起来,姑娘?皮肤白,难道是季栖梧?

  他的手抖了一下,要是季栖梧就好了,大哥那里也算有了交代。

  不一会儿,郎中就过来了,这里比较闭塞,没有什么西药,用的都是传统的老方子。

  那老郎中把药材捣碎,加了点儿凉开水,最后用纱布缠着,给墨一包扎伤口。

  墨一发出一声哼,鼻尖瞬间有了汗水,这药的刺激性太大了,他的肩膀火辣辣的疼着,似乎已经麻木掉了。

  “这药敷着虽然疼了些,但是不仅能消毒,还能止血,药效也猛,两三天后就能结疤,我看这位年轻人身体不错,就忍忍吧。”

  老郎中边捣药边说道,接着处理墨一身上的其他伤口,顺便还给傅殃包扎了一下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才知道,这位老郎中是有几分本事的,对方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。

  房间里到处都是药味儿,那条黄狗一直在门口叫着,摇着尾巴,被农妇一挥手,乖乖的夹着尾巴蜷缩成一团。

  墨一已经睡着了,郎中给他换了一次药。

  傅殃的身上没什么大伤,不过他很好奇,来这里的那位姑娘到底是谁,问了那位农妇后,他自己去找人。

  来到了村长家,村长听说这人是来找人的,脸上一下就黑了,毕竟他的儿子看上了那位姑娘,这要是被人找回去了,岂不是一切都泡汤了……

  “你是她的……”

  他有些犹豫的开口,要是这人是那为小姐的丈夫,事情可就不好办了,有句话叫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。

  “能让我看看人么?”

  村长虽然有些犹豫,但还是将傅殃带着,去了那个房间。

  傅殃刚把那快破烂的帘子掀开,就看到了里面躺着的女人,呵,哪里是什么季栖梧,分明就是达林那个女人。

  “老人家,我看你刚刚遮遮掩掩的,是不是对她有想法?”

  村长瞬间就急了,他的半条腿都快迈进棺材了,哪里敢对这样的姑娘有想法,只是他有一个痴傻的儿子,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老婆,也没有姑娘愿意嫁过来,这次他救了这个女孩子,想着就让对方当自己的儿媳妇算了。

  “我……我只是想让她和我的儿子结婚,我的儿子脑袋有些问题,但是人很好,我们家也会对她好的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达林啊达林,墨一没有把你弄死,这样也好,就在这座山里度过下半辈子吧。

  “老人家,我是她的哥哥,看到你的儿子,觉得对方挺善良朴实的,还有啊,你们家里条件也不错,我妹妹脾气比较倔,这次不顾家里人反对,要和另一个男人私奔,还逃到这里来了,我寻思着,这桩婚事不错,要不,咱就结为亲家吧?”

  老村长没没有想到这个人会说这些话,眼里闪过一丝怔愣,接着就是狂喜。

  “好好好,我明天就让人办结婚宴,你也来吃喜酒,我本来以为你们这些城里人是看不上我们的,没想到能同意姑娘嫁给我的儿子,你放心,我们家一定不会亏待她的。”

  傅殃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她的伤怎么样?还能好么?”

  村长叹了口气。

  “腿恐怕是废了,她的腿发炎了,灌脓水,郎中已经处理过了,以后走路恐怕有些困难,脚会像针扎一样疼。”

  傅殃脸上的表情更加欣慰。

  “我的妹妹不听话,不能走路了也挺好的,免得给你们带来麻烦,以后她要是想跑,你们家就用绳子栓起来就是。”

  村长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明事理的哥哥,脸上闪过一丝狂喜,对傅殃也更加客气。

  “一定一定。”

  傅殃心里丝毫不愧疚,对待达林这样的女人,哪怕用上这世界上最恶毒的方法,也不会觉得愧疚的。

  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,他才回到原来的那间房子。

  下午的时候,村里就开始张罗喜事了,成年男人特意翻了几座山头,去县城买来菜和红布,院子里有一头杀好的猪,屠夫正在旁边拔毛。

  傅殃借了电话,打给了洛城那边,让人来接他们,也给宋九月打了一个电话,对方没有接,听雪雅说萧家堡出了点儿事情,他也焦急了起来,但是墨一的伤还没有好,一旦移动,很可能发炎,他不敢赌,只能给对方发了消息。

  —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宋九月,我很想你。

  发完这条后,他的眼眶瞬间就红了,他们之间相隔千里,他知道对方也不好受,明明很相爱的两个人,却要靠着那一点微弱的网络联系着。

  那些穿越山河的箭,刺的都是思恋成疾的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