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一十四章 你快回来吧
  村里的人们都很热情,知道村长家的傻儿子要结婚了,大家都自发的过去洗菜帮忙,几个农妇在讨论这次的新娘子。

  “听说是城里人,也不知道阿三哪里来的服气,居然能找到城里的姑娘,那个皮肤白的哟,似乎都能掐出水来。”

  “村长家今年可是发达了,傻儿子也找到媳妇儿了,也许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该吃儿子的满月宴了。”

  “就是就是。”

  傅殃在旁边听到这些话,只觉得好笑,抬头看到几个妇女拿着大红的新娘嫁衣去了村长家,知道这几个人是要给达林换衣服了,嘴角微微勾了一下。

  空气中传来肉的香味儿,他咽了咽口水,有些没出息,他堂堂傅家二少居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,从进入山里后,几乎一直都是靠着干粮和野果度日子,嘴里快淡出个鸟来了,还好那家村民给他焖了腊肉,不过看人家的家庭,似乎也不怎么富裕,腊肉都是过年才有的东西,他也不好多吃。

  村长家举办宴会,正好是蹭吃蹭喝的好机会,傅殃这么想着,还是没忘了记挂在床上的墨一,想着待会儿给对方也带点儿回来。

  这里的环境很好,交通虽然闭塞,但是有些地方还是有信号的,打电话的话,需要特意走到村头的电线杆下,听说那是村里唯一一个有信号的地方,刚刚他就是在那里给洛城那边打电话的。

  到了村长家,因为他说过自己是达林的哥哥,自然遭到了热情的款待,虽然明天才是正宴,今天还在准备阶段,但是村长已经好客的端了十几个小菜出来了,和他坐着,两个人吹着牛,不停的夹着菜吃。

  要是宋九月在的话,肯定也不会觉得奇怪。

  傅殃在她的眼里,一直都是能高能低的人,放在洛城,他是人人敬仰的傅家公子,是盛腾高高在上的大老板,是傅家的二少爷。

  放在这里,他是这些村民的朋友,他可以和成功人士聊今日的股票变动,经济开发,也能和满手黑茧的村长聊谁家老牛又生了崽的问题。

  傅殃他,从来没有把自己看的多高,至少在他心里,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就像现在,他和村长畅谈着,一边优雅的用着餐。

  这里没有贵气的环境,但是他的眼神,他的气度,无一不让人折服。

  “我这双老眼啊,看人可准了,你就算是放在城里,也不是普通角色,至少也有个官位才对。”

  村长拍了拍他的肩膀,想到什么,突然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能同意把妹妹嫁给我家儿子,是我家天大的服气啊,谢谢,以后我们都会对她好的,这座山啊,她这辈子是出不去了,我们村里的人,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县城,是不会送她回城里的。”

  这正好合了傅殃的心意,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一些。

  “我妹妹就是需要有人来管管,村长你可千万别客气,过两天就有人来接我了,我妹妹就麻烦你们了。”

  村长点点头,看到桌上吃的已经没有了,马上又让人端了肉出来,傅殃简单的吃了一点儿,想到墨一,拿过一个很大的瓷碗打包,晃晃悠悠的回去了。

  墨一这个时候已经醒了,听到外面的狗叫声,知道自己被人救了,他抬头到处看了看,没有发现自家老板的身影,正挣扎着打算起来,就看到木门被人推开了,他家老板就站在门前,手上端了一个大碗,而那条狗不停的在旁边摇着尾巴。

  傅殃挑挑眉,想着现在的狗都如此谄媚了,他突然有些想家里的小黑了,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……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墨一咳嗽了一声,脸上有些微红,并不是发烧,只是屋子里闷,导致供养不足。

  傅殃将碗放到他的面前,自己则转身推开了窗户,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。

  “墨一,快点儿好起来吧,我已经通知了洛城,他们出发来接我们了,这次回去,秦家和庄家,一个都别放过,所有的事情,都该有个结局了。”

  墨一激动的差点儿从床上弹起来,他早就看那两个家族不顺眼了,这次差点儿把两人逼的走投无路,要不是他们福大命大,恐怕早就栽了。

  不过肩膀上的伤口疼的他龇牙了一下,耷拉着一只手,大口的吃着碗里的东西,说来好笑,跟在老板身边,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,可这么普通的一碗农家饭,居然让他吃出了佳肴的味道。

  吃饭的瞬间,他偶尔看了他家老板一眼,发现对方正看着窗外发呆,知道这个人恐怕是想宋小姐了,但现在形势逼迫,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。

  “你慢慢吃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  傅殃突然转身,这么说了一声,将手里的老人机拽着,又去了那根电线杆下,里面的铃声响了一会儿,依旧没人接听。

  他不死心的又拨打了一遍,感觉到对方的气息,心脏瞬间骤停。

  宋九月这几天很累,爷爷一直在抢救,她从回来就没有休息过,昨天还发了烧,直到现在才醒来,看到这个陌生号码,心里一动,似乎心有灵犀一般,抖着手指按了接听键。

  “傅殃,是你吗?”

  她的声音充满了惶恐和不确定,害怕自己的期望落空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嗫嚅出这三个字后,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的喉咙很痛,似乎有巨大的悲伤在那里压抑着,压抑的他失了声。

  两个人拿着手机沉默着,彼此都能听到呼气声,但是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去打破这份沉默。

  “我很想你。”

  良久,傅殃才说了这么一声,捏着电话的手紧了紧,轻微的呼出一口气,似乎要把万千情绪,都吐纳出来一般。

  他很羡慕宋九月身边的一切人和事,因为他们都能轻而易举的就感觉到她的气息,味道,而他要隔着这长长的山脉,去回想,去贪恋。

  “我也是,傅殃,你快回来吧……”

  “我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,每天都很担心你,常常做噩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