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一十五章 暴雨来临
  宋九月的声音很哽咽,天知道,她这段时间根本不敢睡觉,就怕自己一闭上眼睛,脑海里就是这个人浑身是血的样子,那样太折磨了,像是被一把锉刀磨砂着心脏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,他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几座大山,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太远了,远到他连对方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。

  “别哭,墨一受伤了,等他好了,我就回来,我已经给洛城那边打电话了,让人启程赶了过来,我们都很安全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他这么说,松了一口气,伸出手指擦了擦眼角的眼泪,嘴唇抿了抿,只要是这个人安全,所有的委屈都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般,瘪了下去。

  “我知道,傅殃,我等你回来,我们还要结婚,还要生孩子,我……”

  “嘟嘟嘟……”

  宋九月的话还没有说完,电话就突然断了,眉头蹙了一下,将放在耳边的手机拿了下来,看到上面显示已挂断的状态,马上拨了过去。

  傅殃也很懵,怎么好端端的,突然就挂了呢,他想给对方拨一个过去,手机却显示没有信号,连这里的信号都没了,他急的想把手机摔在地上。

  可这是村里唯一一部手机,普通人要打的话,还得用米来换,一斤米换来一次使用手机的机会。

  他叹了口气,没有信号,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把手机朝着各个方位都晃了一下,依旧什么反应都没有,只能泄气的回去。

  他感觉宋九月刚刚是有话要说的,但是具体是什么话,他真的猜不到,只能期盼洛城那边的人快点过来。

  心事重重的回了房间,那家人特意给他换了新的床单,似乎怕他嫌弃一般,还用家里的干花熏了一下,这些花都是用来制作香料的,有安神的效果。

  傅殃刚躺上去不久,就睡着了,第二天的时候,是被一阵喇叭的声音震醒的,起来就听到农妇在外面唠叨。

  “那个新娘子醒了,死活不愿意嫁人,现在被绑着抬过去了,很多人都在看热闹。”

  “听说是她的哥哥允诺了这桩婚事的,她不承认也没有办法啊,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现在父母不在,长兄如父,她还能怎么办。”

  傅殃听到外面的这些讨论,乐得看热闹,简单洗漱一下,就去了那边。

  大家都其乐融融的,只有新娘子的房间偶尔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闹。

  傅殃推开门看了一眼,发现达林双手双脚都被绑着,眼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怨恨,那恶毒的目光直戳戳的投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,最后定格在了他的身上,瞳孔一缩。

  “傅殃,是你?”

  傅殃挑挑眉,没有说话,不过那神情已经表达了,就是他又能怎么的?

  达林想要蹦起来,想要走到傅殃的身边,但是束缚在她身上的绳子绑的太紧了,刚起身,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痛,疼的她脸色惨白。

  “你们放开我!!!”

  她的声音都在颤抖,她以为自己一步步挣扎到了这里,是解脱,是救赎,但谁能想到,这居然是另一个火坑。

  她醒来就听到这群人说她家哥哥把她卖给这里了,允诺了这桩婚事,呵,她达林从小就是孤儿一个,哪里来的哥哥,现在看到傅殃,瞬间什么都明白了,这个男人在坑她!

  “你们放开我!!!他根本不是我的哥哥!你们这叫拐卖人口,我可以去告你们!!!这是犯法的!”

  难为这样的人还懂法律,傅殃在旁边差点儿笑出声,这个女人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,这样闭塞的小村庄,别说警察了,就连公路都看不到一条,就算犯法,那也是天高皇帝远。

  何况他也从周围人的嘴里了解过情况了,村里的媳妇大都是买来的,有的是被拐骗来的大学生,有的是打工妹,还有很多是从越南那边非法贩卖过来的。

  这里虽然山清水秀,却是法律到不了的荒凉禁地……

  达林这辈子,也就这样了。

  “傅殃,你不能这么对我……”

  达林能够感觉到,感觉到这是一个绝望的地狱,农妇们的眼里根本没有丝毫的同情,她们只想让她安静,安安静静的出嫁……

  傅殃可不管这些,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,达林有今天,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。

  他转身打算离开这里,身后却传来达林的尖叫,那是一种近乎歇斯底里的宣泄。

  “傅殃,我诅咒你!!”

  达林的眼眶通红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旁边的农妇却马上上前,将她按着,开始换衣服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到外面了,看到天空阴沉沉的,嘴唇抿了抿,眼里闪过一丝暗沉,要是这里下大雨的话,直升机是进不来的,而这个地方道路不通,只有直升机才能把他和墨一带走。

  有些忧心的转了一圈儿,本来还想再去借借手机给宋九月打电话的,却被告知,村里的唯一一部手机已经坏了。

  他回到那个房间,看到天空一大片的阴云,心里一个咯噔,要下的恐怕还是暴雨,叹了口气,听到外面的喇叭声,也没有丝毫的兴致了。

  新郎新娘高高兴兴的拜堂成亲,听说当晚事情就成了,村长特意教了那个傻子怎么圆房,又给达林喂了容易怀胎的偏方,祈祷对方能够为家里传承香火。

  到了半夜的时候,已经开始下暴雨了,屋檐上的水一滩一滩的流下,这是有史以来,下的最大的一场雨。

  村里的小黄狗在不停的乱叫着,鸡圈里的鸡也变得不安分起来,院子外面甚至还能看到好几条提前出洞的蛇,现在是三月,按理说蛇应该还在冬眠才对。

  不对劲儿……

  动物的一切反应显示着这里不对劲儿……

  傅殃心事重重的躺下,想到什么,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,这一切不就是地震来临前的征兆么。

  “墨一!起来!”

  他去隔壁屋摇了摇床上的人。

  墨一睡眠浅,马上就醒了,外面铺天盖地全都是雨声,似乎整个天地,都快被暴雨淹没了一般。

  “这里可能会发生地震,走,把村民们叫上,去露天的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