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一十六章 天灾
  对于自家老板的判断,墨一从来都不会怀疑,连忙从床上起来,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,至少不疼了,可以正常走路了,将衣服披在身上,跟着傅殃开始往外走。

  傅殃去通知了这个屋子的主人,很快,几个人就出了房子,打着破烂的伞,在外面的院子里等着。

  “你们就在这里,我去通知其他人!”

  傅殃将伞给了那个农妇,自己则淋着雨跑了出去,还没跑到一半,锃亮的闪电突然劈在了旁边的大树上,把他吓了一大跳,再看那树,居然生生的被劈成了两段。

  “老板!”

  墨一在后面也被吓着了,看这阵势,绝对是地震无疑,他刚想跑过去,就看到他家老板已经跑的没了影子,应该是去通知其他村民去了。

  不一会儿,就看到陆陆续续的有人出来了,都打着伞,没有伞的,也戴了笠冒和蓑衣,大家虽然不怎么相信地震这个东西,但是傅殃一看就是文化人,肯定不会骗他们的。

  傅殃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他毕竟是军政家庭出身的孩子,自然是把这些人的利益放在他自己的利益之上,仔细跟村长核对了一下村里的人数,发现还差几个小孩子。

  “成年男人跟着我,去把那些小孩子带出来,大家去空旷的地方,千万不要在房子里!”

  或许是傅殃的声音太有说服力了,大家都服从他的指挥,不一会儿,几个成年人就跟着他去找小孩子了。

  只是一行人刚进去,一道闪电突然划破了天空,生生的把黑夜撕开了一道口子,大家都打了一个寒颤,也知道今晚恐怕是有大事儿发生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“嘭!”

  “嘭嘭嘭!!”

  地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凹陷下去,房屋一片接着一片的倒塌,就连村门口的古树,也被闪电劈成了好几段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“呜呜呜,救救我……”

  “我不想死……”

  有的村民被地面裂开的口子吸了进去,惊慌间拉住了旁边的人,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接二连三的有人掉进了那个大坑里。

  索性坑并没有裂开多深,还在地面待着的人马上伸手将那些人拉了上去。

  墨一的肩膀有些疼,但还是趴在地上帮忙拉人,等到所有人都出来以后,他向着傅殃消失的地方跑了过去。

  “哗哗哗!”

  地震还在继续,房屋更是成了一片废墟,就连周围的树木,也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。

  “老板!!”

  他叫了一声,想要掀开那些废墟去找人,可是天地间全都是雨水的声音,他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,何况,他也不知道老板去了哪里,只能在这些废墟周围,盲目的找着。

  整个天空都是黑色的,只有村民的手电还在亮着,这个地区已经停电了,电线杆都是倒在地上的,那条黄狗被电线杆压死了,舌头露在了外面。

  墨一一直叫着“老板”这两个字,正打算再往里走,却看到不远处的山脉开始缓慢滑动,一大片的东西往这里滑了下来。

  “该死!!泥石流!!你们快跑!!”

  他转身吼了这么一句,因为傅殃还在里面,他不可能跟着那群村民一起逃命,只能冲着里面,更加飞速的前进。

  村民看着一大片的东西从这里滑来,条件反射的开始往外面跑,但是人在大自然面前实在太渺小了,跑的慢的人很快就被淹没在下面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留下。

  到处都是哭声,喊救命的声音……

  这里和人间地狱没有区别。

  黑暗宛如一块巨石一样,在头顶的天空黑压压的压着,看得压抑极了,又加上周围都是暴雨的声音,逃出来的村民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一般,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
  跌跌撞撞跑到隔壁村,才发现隔壁村整个村庄都被埋在下面了,一个都没有跑出来,他们要是没有傅殃,肯定也跑不出来的。

  大家更是感觉到绝望,只能相互偎依在一起,小声的啜泣着。

  ……

  渐渐的,大雨有了减小的趋势,一群上了年纪的人瘫坐在地上,开始像一群小孩子一样哭着,这个时候,人真的脆弱不堪。

  在天灾面前,永远没有还手的力气。

  到了凌晨的时候,地震已经停了,天空也放晴了,但是入目之处,全都是倒塌的废墟,只有涨潮的河水还在泛滥着,昭示着昨晚那场暴雨到底有多么激烈。

  这场灾难很快就被外界发现了,国家已经拨了救灾人员过来,无数的解放军和消防兵冲进了重灾区,搜救还活着的人。

  长白山瞬间变得热闹起来,微博上也在实时关注着这件事情的进展,前十的热门,有八条都是关于这次地震的,听说死的人太多了,临近的好几个村子都被淹没了,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。

  然而外界的这一切,萧家堡是并不知道的,大家都在关注着老爷子的情况,老爷子已经进去很多天了,到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。

  宋九月的嘴里很干,艰难的咽着唾沫,嘴唇干燥的起了一层壳,她时不时机械的舔两下,然后继续靠着墙站着,似乎那冰冷的温度能够让她清醒一般。

  “小月,你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萧楚煜觉得不忍心,才短短几天,这个人看着就跟瘦了十斤一样,实在太瘦弱了一些。

  宋九月摆摆手,爷爷对她这么好,她这个时候,怎么能去休息呢,慢慢的闭上眼睛,酸涩的不行。

  傅殃说他那边已经没事了,只要爷爷能够出来,一家人就能开开心心的团聚,她再和傅殃举办婚礼,生个漂亮的小孩子。

  “哗。”

  抢救室的大门打开,医生迈着颤抖的腿站出来,连续工作这么多个小时,对身体和精神都是高度折磨。

  “再观察几天,只要度过危险期,就没事了……”

  “嘭!”

  医生说完这句话,直接晕在了一旁,很明显的血糖不足,旁边马上有护士上来将人送进了病房,而老爷子也被转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  家属是不能进去的,只能隔着那层玻璃,看着里面的老爷子。

  宋九月的双手撑在玻璃上,看到戴着氧气罩的人,鼻头瞬间酸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