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二十三章 送去洛城
  “大少爷……”

  旁边的人小心翼翼的喊了这么一句,二少爷就在里面,只要他们再挖挖,就能把人救出来,怎么这个时候停了。

  “会塌方。”

  傅宸的嘴里缓缓吐出这三个字,眼神看了外面一眼,这次余震倒是不怎么大,但要是震感太强,这里一定会塌方的。

  “我们知道了。”

  大家早已经累瘫了,一屁股坐在了泥土上,相互都没有说话,有这个时间,还不如好好睡一觉。

  大概一个小时后,上头传来了消息,说是第二波余震是两天后,这个地方暂时是安全的。

  大家这才觉得心安,开始挖掘起来那个洞口很快就被加宽了,傅宸将半个身子都探了进去,当看到他家弟弟奄奄一息的躺在不远处时,眼眶一红,将对方的腿拉住,拖了出来。

  “送出去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,连看都来不及看对方一眼,又继续将身子探进去,接着又拖出了墨一和其他人。

  宋九月一直在这个地道的洞口等着,现在看到了灰尘沾满身体的傅殃,激动的失声,用手把嘴巴死死的捂住,似乎再晚一秒,那尖叫就会穿过那两层薄薄的唇瓣溢出来。

  傅殃……

  她就跟在担架旁边,看到医生扎针,看到医生给对方做心脏复苏,她不敢说话,对方像是一阵烟,似乎只要一开口,就会慢慢消散了。

  “送去洛城。”

  傅将生看到自家孙子伤痕累累的样子,眉头一蹙,做了这个一个决定,这个地方的条件根本达不到救对方命的地步,只能冒险将人送回洛城。

  几个傅家人连忙过来抬担架,将傅殃抬着,上了直升机。

  宋九月就跟在旁边,看到另外几个人把墨一也抬上了直升机,松了口气。

  傅殃的脸上都是泥巴,只能大致的看出他的容貌。

  宋九月跪在一旁,拿出纸巾细细的给他擦着,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对方沉睡着的眉眼。

  她伸出手指淡淡的刮了一下,不敢去探他的鼻间,就怕触碰到一片冰凉。

  直升机很快就在洛城的中心医院停下了,一群医生马上围了过来,将人送去了抢救室。

  宋九月的双腿有些发软,没出息的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伸出双腿揉了揉膝盖,酸软,一种说不上的无力感……

  她停了一会儿,才缓缓的进了电梯,到了抢救室的门口,那亮着的三个字,似乎在张出狰狞的大口,要把她吞下去一般。

  她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脸上也有些脏,不过她根本没有管这些,那双眼睛,从始至终都把抢救室的门口看着。

  “小月!”

  萧琴歌从电梯里跑了出来,这几天,他一直都在处理萧家剩余的事务,庄鸿让暗夜之剑对付萧家堡的事情,他已经反应给上头了,过不了几天,庄鸿的判决书就会下来。

  “你还好吧?”

  他本来是打算赶去长白山的,但是才走到一半,就听到傅家人说傅殃已经被救回来了,他这才赶了过来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将背靠在冰凉的墙上,似乎这样就能让她冷静下来,她咽了一口唾沫,缓缓的闭着眼睛。

  “三哥……他会没事吧?”

  她很不确定,那种巨大的惶恐狠狠的折磨着她的心脏,好压抑,好想哭,要不是肚子里还有孩子,她真想这么晕过去,永远都不要醒来。

  “会没事的,旁边我已经给你预约了病房了,你就在里面去躺着,傅殃的情况我会传达给你的,你去现场这么多天,孩子肯定受不了,现在得好好养着身子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她的肚子确实偶尔会传来一股疼痛,她被萧琴歌拉着,去了旁边的病房,在上面躺了下来。

  “你就在这里休息,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的,千万别胡乱猜测。”

  萧琴歌还是不放心她,一直在嘱咐着。

  宋九月抿抿唇,条件反射的伸出一只手护着肚子,脑海里在思考着一些事情,最后不知是太累还是怎么,扭头睡了过去。

  “快快快!”

  “那个人不行了!!”

  “主任呢?!把主任叫过来!!”

  大半夜的时候,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,宋九月迷迷糊糊的被吵醒了,她扭头看向门外,透过那扇小小的窗口,发现很多护士都在慌里慌张的奔跑,手里还拿着药剂。

  她的心里一个“咯噔”,颤抖着从床上坐了起来,下床,僵硬着手指把门打开,刚打开的一刹那,她就看到一张白布盖着的尸体,被护士们推着病床,向着电梯走了进去。

  她觉得浑身发冷,走廊里也时不时的刮来一阵阴风,那是隔壁病房里的年轻人,似乎才二十几岁,是突然发心脏病死的。

  人啊,就是这么的脆弱……

  她在门口待了一会儿,直到走廊里恢复了平静,才静静的呼出一口气,向前一步,去了尽头的抢救室。

  三哥就在椅子上坐着,脑袋歪在一边,似乎已经睡着了,她没有打扰对方,知道自己已经给他带来很多麻烦了。

  抢救室里的灯还在亮着,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,因为还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。

  她在这里站了一活儿,突然走到了旁边的窗户边上,洛城的夜晚真是繁华啊,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,只是那边的喧闹和这里的孤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几处欢喜几处忧伤。

  “小月,会没事的。”

  身后传来三哥的声音,看来对方刚刚醒了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将额头靠在了冰冷的玻璃上,呼出的气体在冰冷的玻璃上形成了一片水雾,夜晚的洛城依旧有些凉意。

  “去休息吧。”

  萧琴歌打了一个哆嗦,才这么缓缓说道,医院还真是冷,总感觉阴气森森的。

  “三哥,谢谢你。”

  宋九月轻轻的说了这么一句,将披在肩上的衣服裹紧了一些,在萧家堡里,她才感受到那种亲情,真的暖心。

  “你是我妹妹,好了,别说这些了,去休息。”

  萧琴歌自己也有点儿困,但是他知道,要是没人守着,妹妹肯定会站在这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