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二十四章 他最爱的女人
  宋九月被对方推着,又到了病房,或许是刚刚那一幕让她太惊慌了,所以这个时候,她的浑身都在泛冷。

  进了病房,她也没什么心思睡觉,但是为了不让面前的人担心,她还是闭着眼睛,假装睡了过去。

  萧琴歌给她掖好被子,揉揉酸涩的眼睛,自己则又去抢救室门口守着了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他让人送来了粥,看着对方一点点的喝下去,这才放心了一些。

  抢救室里的灯还在亮着,他看了里面一眼,那扇门禁闭,门上也没有任何可以看到里面的玻璃,他不敢想象,要是傅殃走了,自己的妹妹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  宋九月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,迷迷糊糊的时候,感觉到有人从电梯里走出来了,她抬头看过去,发现是很久不见的苏小小,眼神清亮了一些。

  苏小小的眼眶有些红,她第一次见到这么虚弱的宋九月,虚弱的像是一阵风都能把对方刮到一般,嘴唇抿了抿,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,将手搭到了她的肩膀上,算是无声安慰,因为这个时候,她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“沈白呢?”

  宋九月这么问了一句,淡淡的将头靠在了墙上,在她的印象里,两个人应该成了才对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苏小了这么三个字,在一旁坐了下来,语气冷漠。

  “我妈醒了,让他滚了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我妈很讨厌他,甚至是不想看到他,他的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,应该就在洛城内吧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上官阿姨讨厌沈白是正确的,毕竟当初苏小小为了对方,可是吃了不少的苦,心里有结,又怎么能轻易的接受两个人呢。

  “慢慢来吧。”

  说完这句,两个人就沉默了下去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中途有医生从抢救室里出来,只是对方什么都没有说,换了人后,那扇门又关了。

  门关闭的那一刹那,宋九月的视线死死的把里面盯着,她看到了手术台,看到了上面躺着的人,只是看不清他的表情,心里淡淡的疼了一下。

  这次这个人能够被救出来,已经是老天垂怜了,可是她想奢求更多,想让对方健健康康的。

  又过了一天,抢救室的门被人打开,毫无疑问,傅殃被移进了重症监护室,家属不允许进去探望,只能隔着那层玻璃,观察着里面的场景。

  宋九月紧紧的把那个人盯着,视线恨不得透过这层玻璃,黏到对方的身上。

  傅殃的脸色很苍白,眼睛淡淡的闭着,她能够想到,这双眼睛睁开后,是怎样的风情。

  她搬了一个椅子过来,就在玻璃前站着,伸着脖子,一动不动的看着里面的场景,酸了就用手捏一下,饿了就吃点儿东西。

  医生每一次进去,她的心都会揪起来,就怕对方突然摘下口罩,让她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整整三天,她几乎不敢睡什么觉,只要有风吹草动,整个人就如惊弓之鸟,马上趴在玻璃上看着里面的场景。

  一周后,傅殃被转移出来了,只是医生脸上的表情很凝重。

  “请问你是病人家属吗?这次他的脑袋受到重创,也许会影响到神经,能不能醒过来还不一定,也许……会变成植物人。”

  医生说完这句,也有些不忍心,因为面前的女人脸色太苍白了,像是随时都要倒下去一样,她连忙把对方扶进病房。

  “我只是说了最坏的结果,这位病人的意志力很坚定,只是凡事难免都有万一,如果你是他妻子,这段时间请好好陪着他,直到他醒过来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努力不让自己跪下去,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看到双眼禁闭的傅殃,眼眶一下子就会红了,植物人,怎么能能成为植物人呢。

  她将地对方的手牵着,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,眼里带着一丝温柔,只是这温柔深处满是寒凉。

  “傅殃,你盼望已久的孩子,你感受到了吗?她现在就在我的肚子里,你要是不醒来,怎么能看到呢。”

  说完这句,她又把对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,带着一丝贪恋,眼神温柔。

  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害怕又恐慌,你那么强势的把我禁锢在身边,你也一次次的把我救出苦海,傅殃,你可不能有事儿,不然我也不活了。”

  “拍婚纱照的地方已经准备好了,还有我们的婚礼,只要你醒过来,我们马上就结婚,然后安安心心的等孩子出世,你说好不好?”

  可惜傅殃并不能回答她,这一切都像是她的自言自语一样,不过她一点儿都不介意,每天都给傅殃讲一遍他们之间的事情,说到高兴处,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  傅殃做了很长的一个梦,一会儿是地狱,一会儿又是天堂,他看到两个孩子朝他走了过来,很高兴的牵着他的手,叫他爸爸,两个孩子的声音糯糯的,像是一击闷锤,狠狠砸在他的心上。

  是了,宋九月说她怀孕了,有孩子了,他有自己的孩子了,他想要醒过来,可是眼皮好沉重,有个声音不停的在呼唤着他,带着浓浓的慈爱。

  “小殃,来,跟奶奶走吧。”

  是奶奶。

  傅殃伸出一只手,想要抓住奶奶的衣角,但是他踏出一步,对方就后退一步,永远都碰不到对方。

  “奶奶,你要去哪儿?”

  “小殃,跟奶奶走吧,我们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。”

  傅殃一步步的跟在对方的后面,意识模糊,看到面前有一扇门,条件反射的想要将门打开,可是手才触碰到那把手,他就听到了宋九月撕心裂肺的哭声。

  是的,撕心裂肺,这哭声里满满的都是绝望,是宋九月,他最爱的女人,他要是走了,那对方怎么办呢……

  “傅殃,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宋九月看着面前的医生手忙脚乱的给对方施救,因为半夜的时候,这人的情况突然恶化了,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,鼻间的气息有胜于无。

  她害怕的浑身发冷,整个人都被定在了椅子上,腿软的根本站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