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别饿着孩子
  医生们还在抢救着,大家的脸上都有汗水,手指也在发抖,毕竟大家都清楚床上这个人的身份,要是真的在他们的医院里出了事,恐怕这医院都得被傅家炸了。

  一番抢救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,当旁边的机器屏幕上又出现了又有规则的波浪线时,大家都松了口气,接过纸巾擦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  宋九月从始至终就在旁边愣着,她不知道该干什么,似乎眼泪也已经流干了,最后还是抱住自己,小声啜泣着。

  可怕,这对她来说,太可怕了,像是灵魂被人硬生生的剥离,那种疼,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感受一次。

  她蜷缩着,在旁边的床上睡了过去,半夜的时候,总感觉有人给她盖被子,但是她太累了,眼睛也睁不开,只能迷迷糊糊的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  她的额头有些冰凉,似乎是什么温柔的东西印在上面了,接着是唇瓣,唇瓣也传来一阵触感,再然后是被人轻轻咬了一下。

  谁呀……

  谁在亲她……

  宋九月的脑海里满是疑惑,但是这在她看来,和一场梦没有区别,所以她没有醒来,在梦里回应了对方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她睁开眼睛,摸了摸自己的唇瓣,似乎那里还停留着那抹温暖的温度。

  她扭头看了隔壁的病房,傅殃还在沉睡着,窗外的阳光从缝隙里溜了进来,就在他的枕头边歇着。

  是他么?

  宋九月的心跳的很快,几乎是瞬间就从床上下来了,她将傅殃的手握着,又哭又笑的,最后趴在对方的胸前哭了起来。

  一定是这个人!他中途醒过是么……

  “别哭……”

  淡淡的两个人传进耳朵里,宋九月的身子瞬间僵在原地,她连眼泪都不敢擦,愣愣的将视线移了上去。

  傅殃的眼里都是红血丝,满满的都是疲惫,但是这个时候,对方的眼里是清亮的,像是一汪水一样。

  宋九月所有的话都梗在喉咙里,根本吐不出来,她的心又酸又涩,就像泡在柠檬水里一样。

  “你一哭,我就很难受,宋九月,我在梦里听到你哭了,那么绝望……”

  傅殃的声音还在继续,他的眼睛淡淡的眯着,似乎说话太费力了,只能又停了下来。

  宋九月还处于巨大的震惊中,震惊后,眼泪又开始缓缓的往下流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“你没事,真的太好了……我……”

  傅殃伸手擦擦她的眼泪,他的手上还插着管子,青筋暴出,看着着实瘦弱了一些。

  “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等我醒过来,别哭,不许哭,不然我会生气,我一生气,就不会醒过来了……”

  什么意思?

  什么醒过来,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吗?

  宋九月的心里突然蔓延上一股巨大的恐慌,这是梦吧,她太想傅殃醒来了,所以才做了这样一个梦,嘴角扯了扯,不再说话了。

  醒来的时候,她特意看了天花板一眼,确实是梦啊,梦里傅殃醒了,给她擦眼泪,还安慰她,想到这,她的眼眶红了,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了下去。

  “你哭什么?”

  旁边传来这个声音,宋九月瞬间觉得晴天霹雳,她害怕,害怕这也是一个梦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似乎要晕过去一样。

  她扭头,看到傅殃就站在窗边,万千阳光从他的身后洒了下来,给他镀了一层金光,这个时候的他,像是从天而降的天神一样。

  她不敢开口说话,就怕这又是一个梦,只能伸手掐了掐自己,很疼,那疼像是一根小针,瞬间扎入她的心脏腹地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她的嘴里嗫嚅出这两个字,正想说点什么,那男人就已经走过来了,将他狠狠的抱进怀里。

  宋九月的脑海还是处于当机的状态,但是她的脖子处传来一片冰凉,是泪水,傅殃哭了……

  “你这个女人,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,担心我们的孩子,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……”

  傅殃的声音轻轻的,伸手在她的背上拍着,昨晚醒来的时候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个女人怎么变得这么瘦了,他的心脏像是被扎了一下,疼死了。

  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
  宋九月抬头,她很想解释,可是这个时候,所有解释都显得苍白。

  傅殃抱着她,没有动,他的力气已经花光了,只能转身回了自己的床上,害怕再晚点儿,自己就会没出息的栽在地上。

  “宋九月,过来。”

  他拍了拍自己的身边,眼里带着一丝温柔的笑,特意将被子掀开了一个角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一愣,最后起身,去了他的床上。

  傅殃很自然的躺下,伸出一只手揽着她的腰,语气带着一丝满足。

  “以后可不能随便哭鼻子了,都是快当妈妈的人了,得控制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然我们的孩子,以后也会是一个爱哭鬼。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,心满意足的“嗯”了一声,这才窝进他的怀里,睡了过去。

  萧琴歌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,他将粥和小菜放到了柜子上,就在旁边坐着,这个时候看这两个人,居然看出了一丝孩子气。

  傅殃应该醒了吧。

  他坐了一会儿,吩咐秋姨过来,将粥带回去热了一遍,大概中午的时候,两个人才醒来。

  傅殃的一只手使不上力气,只能一口一口的被宋九月喂着,眼神一直温柔的盯着对方。

  萧琴歌觉得自己有些看不下去了,他知道这两个人很相爱,不过这种相爱,已经伤害到他这条单身狗了,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傅殃没事后,他也就离开了医院。

  “再多吃点儿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碗里剩下的大半碗粥,眉头蹙了一下,这个人怎么能吃这么少。

  傅殃觉得好笑,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,那里应该是开过刀子的,吃多了难受,等伤口拆线了,才能多吃。

  “先攒着,等我好了再吃,你也别饿着我们的孩子。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刚刚她被这个人押着,整整吃了四碗粥,那些小菜也是被她消灭掉的,都这样了,怎么能饿着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