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二十七章 我会幸福的
  “妈……”

  宋九月沙哑着嗓子叫了一声,腿脚有些软,似乎面前的路都是用棉花铺的一样,她根本迈不动步子,只能在大门口,与那人遥遥相望着。

  “小月,过来。”

  萧芸这么说了一声,招招手,满眼的慈爱。

  “上次见你,这还么小,没想到我睡了一觉,我家的小公主就长这么大了。”

  这句话里,满满的都是心酸,萧芸因为昏迷太久,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,也忘了自家女儿消失的事情,只以为自己睡了一觉,睡了很多年。

  宋九月强忍着心里的酸涩,慢慢走过去,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喊出那个字,越是着急,就越是紧张,最后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对方的面前。

  “别急。”

  旁边傅殃突然伸出一只手握上了她的,一下就给了她无限勇气,她深深的吸口气,这才看着面前满脸慈爱的人。

  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  萧芸最开始以为自己的女人不愿意认她,多少有些感伤,现在听到对方喊出这个字,心里的石头也瞬间落地,眼眶微红的拉着她的另一只手。

  “回来就好,我就知道小月会没事的,你出身的那天,天上有很漂亮的双彩虹,算命的先生也说过,你的命里有贵人相助,哪怕摔进泥潭,也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,小月,妈妈其他事情都不记得了,但我知道,你这些年一定过的很不如意,妈妈……对不起你……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这些年,她没有觉得自己有多难过,现在一切都好了,珍惜当下才是真的。

  “妈,这是我的丈夫傅殃,是洛城傅家人。”

  她把那两只相牵的手拿了起来,给萧芸示意了一下。

  萧芸一愣,眉头微蹙后,又缓缓松开。

  “我记得你,你来过萧家堡,还私底下来找过我,说是要娶我的女儿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怎么这个事情她不知道,她扭头看了傅殃一眼,发现对方的脸上有些尴尬,觉得好笑。

  傅殃哪里知道这么久的事情,这个人还记得清清楚楚呢,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那个时候毕竟是初出茅庐,就凭着那股强烈的直觉,就去向人家要人了。

  萧芸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没有再说话,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,她让人给这几人准备了房间,自己也觉得有些困,便上床去休息了。

  宋九月和傅殃进了睡觉的房间,紧跟着进来的还有萧家堡的医生,给傅殃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,又将他的药换了,给他扎上输液管,这才放心的从这里离开。

  “你睡吧,该换药了我会叫医生的。”

  宋九月拿过一个枕头,放到了对方的脑袋下,打了一个哈欠,这么说道。

  傅殃摇摇头,视线在她的肚子上转了一圈儿,嘴角一勾。

  “我可不想委屈了我们的孩子,你先睡,我自己可以调闹钟,而且,我也睡不着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再推脱,她知道以傅殃的脾气,是绝对不会让她熬夜的,只能在一旁躺下,揪着对方的衣角,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低头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人的眉眼,很奇怪,当年参加萧家堡宴会的小公主很多,其中也有比宋九月长得好看的,但是当这个人从那个拐角出来的一刹那,他就感觉到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,似乎“哐当”一下,掉在了地上。

  那场宴会,他的目光一直就在宋九月的身上打转着,最后看到对方拿了那个红色的千纸鹤,他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,从来没有主动和女孩子说话的他,第一次那么紧张的去搭讪一个女孩子,还把对方弄哭了。

  傅殃现在想到这些,只觉得好笑,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。

  他伸出手指,捏了捏宋九月的脸,发现对方淡淡的蹙了一下眉头,嘴唇也嘟了起来,微微一愣后,俯身在她嘟着的唇上吻了一下,这才满意的将被子扯过来,躺在了床上。

  大概两个小时后,他把医生叫了进来,换了药,这才安安心心的睡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的时候,楼下传来了剪花枝的声音,还有水滴的声音,宋九月翻了一个身,伸手搂住了傅殃的腰,蹭了蹭,嘴角弯了一下。

  早饭是保姆端进来的,因为顾及到傅殃有伤,也没有什么人来打扰,宋九月给他揉揉肩膀,在他的脸上亲了亲,这才转身下楼。

  她去了花园,看到爷爷和妈妈正在那里给花浇水,旁边还有一团白色的猫,它的眼睛很漂亮,双色瞳孔。

  “爷爷,妈。”

  她叫了一声,自己也从旁边拎了喷壶,开始给花洒水,不知道为什么,和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总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,似乎他们已经看破一切了。

  “小月,你已经找到另一个人了,不过你的三个哥哥都还单着,我们最担心的就是你,现在看到你幸福,我和你爷爷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萧芸将喷壶放下,拿过剪刀细细的给花整理枝叶,她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是温柔的,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她情绪的波动了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她很不孝,在这个人昏迷的时候没有多陪伴对方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妈,我会幸福的,三位哥哥也是。”

  萧芸轻笑了一声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  “他们我倒是不担心,你的哥哥们都很有想法,要是遇到了喜欢的啊,一定会去追的,小月的性子从小就很含蓄,我怕你错过自己的缘分,不过看到傅殃,我还是很满意的,他应该就是小月你的贵人吧……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傅殃确实算得上她的贵人,没有对方,也许她会在当初的宋家挣扎更久,也许她已经死在那些阴谋诡计下了,傅殃,一路为她保驾护航,像是骑士一般,这样的人,怎么不让人动心呢。

  三个人很有默契的沉默了下去,萧慎让下人端来了一个小盒子,拿出里面的一串项链,放到了宋九月的手心里。

  “这是你奶奶当年从拍卖行里带回来的东西,据说是某位皇妃的嫁妆,她本来是想亲自送给你的,可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