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二十八章 气势
  宋九月的手缓缓握了起来,那串项链中间是一块红色的宝石,泛着奇异的光辉。

  “好好收着吧,听说你和傅殃那小子要拍结婚照了,这个刚好用得上。”

  萧慎说了这么一声,转身打算进屋,背影有些踉跄,萧芸在旁边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你奶奶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,这次庄鸿又让暗夜之剑来围攻萧家堡,暗夜之剑算得上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,因为这个组织,他很少陪在奶奶身边,这次差点儿死在自己人手里,估计是心寒了吧,对奶奶也满心愧疚。”

  “庄鸿会得到惩罚么?他现在在哪儿?”

  宋九月隐约记得,庄鸿是没有被抓的,可是对方做的错事太多了,怎么能轻易的就放过。

  “在牢房里关着,上头的决策还没有下来,那个人也算是毁了,要是不参与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,他的前途一片光明,可惜了,他一直把你的爷爷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,早已经失去一个军人的基本操守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嘴唇抿了起来,上头要是打算放过庄鸿呢,那大家的伤岂不是白受了,庄鸿犯了那么大的错,哪里需要商议什么结果,直接定罪就行了,上头这样,怕是在想办法为对方开脱吧。

  萧芸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,嘴角勾了勾,眼里一下子严厉起来,那种严厉像是宝剑出鞘,寒光闪烁,把宋九月吓得一个激灵。

  她第一次知道,原来一个女人的气势还能这么强,不过一想到这个人是自己的妈妈,也就释怀了,转而是自豪。

  “妈妈知道你在想什么,不过上头的人不敢那么做的,暗夜之剑围攻萧家堡的事情,很多人都知道了,萧家的势力遍布整个欧洲,为Z国建了不少的仓库,他们不敢,也不会咬萧家堡一口,小月,萧家堡足够护你安全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一下子暖乎乎的,她刚刚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,只是害怕萧家堡陷于险地,不过现在听到这个人这么说,也就彻底放心了。

  “妈,我去看看傅殃。”

  萧芸点点头,伸手逗弄着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猫咪,一手撑着头,一手在猫的背上缓缓抚着。

  上一次她还没有清醒的时候,可是有一个女孩子打了她啊,只是那个女孩子叫什么,她似乎已经忘记了,不过她向来是记仇的人,哪怕找到天涯海角,也要把那人拖出来鞭尸。

  别看萧芸长得柔柔弱弱的,但是大家都知道,这个人是睚眦必报的主儿,年轻的时候就被人称作“小辣椒”,意思是脾气火爆,惹不得。

  萧芸回了房间,拿出纸和笔,一手捏着笔,在上面画了起来,不一会儿,宋妍的样子就在纸上浮现了,她的眉头蹙了一下,没画出来之前,她并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,现在在画出来了,才叹了口气。

  “是她,那个可怜的女孩子。”

  这个女孩子,她见过,那个时候对方满脸的天真,但是她知道,对方的天真都是装的,她在有意无意的给自己传递消息,那个时候她就懂了,这个孩子是聪慧的,只是这种聪慧,终究会害了对方。

  是她啊……

  还在萧家堡养伤的那个枯瘦如柴的女孩子。

  萧芸将画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,那个女孩子已经够可怜了,晚上的时候,她常常能够听到对方痛苦的尖叫声,她身体内的病毒在一点点的蚕食着她的灵魂,血脉,现在她已经变得人不人,鬼不鬼的了。

  她这辈子都是被人控制在手中的傀儡,没有自己丝毫的想法,真的已经够可怜了啊……

  萧芸什么都没有想,拿过一旁的书,淡淡的看了起来。

  而离开她的宋九月,去看了一会儿傅殃,发现对方还在休息,想起自己把宋妍放在萧家了,她特意去了对方的房间,只是刚踏入房间,她就被吓住了。

  因为房间里的光线太暗了,要不是她知道这里面有人,还真以为这是荒废已久的房间。

  “宋妍?”

  她叫了一声,将窗帘打开,转身就看到了蜷缩在墙角的某人,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萧家堡里的房间都是极好的,这里面也全都是上好的家具,只是宋妍偏偏有沙发不坐,自己缩在墙角,头发也有些乱,屋子里的医生离她很远,有些无奈。

  “小姐,她的病毒已经不受控制了,这毕竟是病毒,对人体有害,她作为病毒的载体,身体自然受不了,我们目前也没法帮助她,只能给她打镇定剂,减少她的痛苦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医生的话,点点头,缓缓的走过去,最后在宋妍的面前蹲了下去。

  “你是不是哪里疼?你瘦了。”

  宋妍的眼眶有些红,努力把自己蜷缩着,她害怕外界的一切,害怕阳光,害怕人,甚至是害怕一切充满生机的东西。

  “浑身都疼……宋九月,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,我……我想回家……”

  宋妍说完这句,就低头哭起来了,肩膀一耸一耸的,似乎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,可她确实是委屈啊,为什么所有的痛苦都要让她来承担呢。

  “你的家……在哪里……”

  宋九月有些心疼,这个人已经没有家了。

  “在……在……”

  她想把心里的那个地点说出去,可是嘴巴怎么都不受她的控制,似乎那是个禁词一样。

  这种病毒厉害的地方就在于,它会一点点的吞噬别人的意志,让她忘记一切快乐的事情,永远在痛苦和仇恨中挣扎。

  “我已经让他来接我了,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……很快的……宋九月……”

  宋妍说完这句话,就不愿意开口了,紧紧的抱着自己,就在墙角蹲着,连头都没有抬起来。

  宋九月也没有办法,只能吩咐医生给对方注射镇定剂,这个样子的宋妍能撑多久呢。

  她以为宋妍的这些话都是胡言乱语,可是到了傍晚的时候,萧家堡的门卫室有人来传话,说是门外来了一个人,是来找宋妍小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