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二十九章 爱让他跋山涉水
  宋九月觉得好奇,毕竟没有几个人知道宋妍在这里,她听到消息后,马上就下去了,想要看看来找人的是谁。

  不过她在看到那个男人时,愣了一下,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,大概和她差不多大,浑身上下都是普通的穿着,一双鞋上有好几个破洞。

  对方也觉得尴尬,脚上动了动,想要把自己的鞋藏起来。

  “你说你是来找宋妍的,你是她的什么人?”

  “我是……我是她的……”

  男孩子说到这的时候,脸上有些羞意,双手也无措的握了起来,最后还是鼓足勇气,看了宋九月一眼。

  “我们说过,四月就结婚的,她答应了要嫁给我,我们一起教书,一起在县城买房子。”

  男孩子说这些话的时候,满是憧憬,但是偶尔闪过的眼神还是显示了他的不自信。

  教书?

  宋妍说过,她在某个乡下教过书的,那可是Z国啊,这里是M国,还是萧家堡,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的年轻人,到底是靠着怎样的毅力来到这里的。

  这一刻,她居然有些动容,难怪对方的鞋都破了好几个洞,大概是走了太多路了吧,那张飞机票,估计是对方一年的收入了,可他还是来了,眼眶一红。

  “你进来吧,去看看她,吃过饭后,我让人送你们回去。”

  男孩子本来是极不自信的,他第一次出国,第一次坐飞机,不会打出租,也不会外语,所以下了飞机后,只能磕磕绊绊的来到这里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说完这两个字,他很自觉的跟在了宋九月后面,看到这么大的山头,看到那么多保姆,看到那么繁华的别墅,心里惊涛骇浪一般,不过转瞬,便又沉寂下去了,这世上本来就是两极化的,何况,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也很满意,他的家乡又有天然的山脉河流,野花小树,不比这里差。

  宋九月把他引到了宋妍的那个房间,自己并没有跟着进去,她知道两个人之间肯定是有很多话要说的。

  “小妍!”

  她听到男孩子这么喊了一声,将头靠在一旁的墙上,没有说话。

  宋妍的哭声透过那层窗户,缓缓飘出来了,让她觉得一阵心酸。

  “我要回家,回家……潘,我们回家吧……我想念那里的房子了,还有孩子们。”

  宋妍的声音哆哆嗦嗦的,听得出来,她现在很不好受。

  “好好,回家。”

  男孩子一直答应着,将她背在了背上,打开门,缓缓走了出来。

  “现在就走么?”

  虽然知道答案,宋九月还是这么问了一句,眼里有些忧伤,是的,忧伤,因为她还没有尽到一个做姐姐的责任。

  “你也看出来了,她的时间不多了,我想她好好的在那个地方度过剩下的时间,我们那里很美的,以前我和她一起搭了一大片的葡萄架,我家外面是满山沟的李子树,还有成熟的枇杷果,小路旁边是一片片的桑葚,我们那的桑葚不像城里这么贵,是不要钱的,想吃多少摘多少,还有野草莓,今年我养了九只羊,每天就把它们往山上赶……所以啊,她去了家里,才会开心,我会把最好的都给她,我会好好照顾她的,你是宋九月吧,她以前跟我提起过你,说对不起你,对不起父母……”

  男孩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,最后背着宋妍,踏上了私人飞机。

  宋九月招着手,远远的看到宋妍往这里看了一眼,轻轻招手,然后趴在了那个男孩子的背上,她瞬间觉得安心了,低笑了一声,似乎一切就此尘埃落定。

  飞机缓缓起飞,从这里升上天空,最后划过天际,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,像是谁离开的证明。

  宋九月仰着头看了很久,久到脖子都酸了,这才把头低了下来,伸出手揉了揉,有时候,平凡人的爱情才更让人感动啊,他们要克服的东西太多了,生活中的柴米油盐,还有其他琐事……

  不过未来不管过了几年,她想她都会记得那个男孩子,因为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,是怎样的勇气让对方跨越大半个地球,来到这里的。

  “别看了,宋九月。”

  男人的声音从她的身后缓缓传来,是傅殃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动,说她感伤也好,玻璃心也罢,她现在真的好想大哭一场,她眼眶红红的转身,看到那个男人披了一件外套,弱柳扶风的在那里看着,还低头咳嗽了几声。

  “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,搞得自己现在和病秧子差不多了。”

  一句话,成功把宋九月逗笑了,她跑上前,将头埋进了那个人的怀里。

  “我突然觉得,爱情是种很伟大的东西,还有宋妍,这也许是她最好的结局了,有这么一个人为了她奋不顾身,她应该也知足了吧,那个男孩子说的地方,我觉得很美好,很向往。”

  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你要是喜欢的话,我也可以在洛城给你搭葡萄架。”

  宋九月笑了一下,把对方扶着,在一旁坐下。

  “葡萄架倒是不用,傅殃,你快点儿好起来就行,现在的你,一阵风都能吹倒似的。”

  傅殃又低头咳嗽了两声,最近体质突然就变差了,他害怕这个人担心,只能压抑着咳。

  “会好起来的,我们的婚纱照就去桃花岛拍,我已经让洛城那边的摄影师赶过去了,最多三天,那边就会全部布置好,我知道三哥之前已经布置一遍了,不过我想加一点儿你喜欢的东西。”

  宋九月伸手去探了探对方的额头,发现这个人还在发低烧,眉头一蹙,现在外面是有风的,这个人就这么出来,还真不把身体当回事儿。

  “走吧,进去。”

  傅殃能感觉到这个人有些生气了,一句话都不敢说,他只是看到这个人在这里发呆,怕对方受不了别离,会多想,这才披了衣服出来。

  宋九月把人送回房间,让人拿了退烧药来,给他一颗颗的喂下。

  傅殃是有些小孩子脾气的,最不喜欢吃药,你一转身,他能马上把药塞进某个缝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