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三十五章 偷腥的猫
  不过苏小小听到她的话,浑身一个哆嗦,要是真的把这人的孩子拿来玩,估计傅少会追杀到天涯海角吧……

  虽然这孩子还没有生下来,但是她能够想象,傅少不仅是妻奴,肯定对孩子也是千依百顺的,真好啊。

  “宋九月,恭喜你,听说你们已经把婚纱照都拍了,现在孩子也有了,婚礼呢?是什么时候,确定了么?我可以给你当伴娘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温柔,手总是下意识的抚着自己的肚子,怀了孕以后,这样的动作几乎是出于身体的本能。

  “等地震的消息过了以后吧,现在举行婚礼有些不合适,大概在一个月之后,放心,伴娘的位置给你留着。”

  苏小小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,最后用力点点头。

  “你还别说,你们要是结婚,恐怕就连国际上的媒体都会报道的,毕竟一个是萧家的小姐,一个是傅家的少爷,到时候全世界都会知道。”

  苏小到这的事时候,有些羡慕,这个人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了,可是她呢,她似乎和幸福这两个字没有缘分。

  “沈白呢?”

  宋九月终究把心里的问题问出来了,因为她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沈白了,也不知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。

  然后还不等苏小小回答,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猫叫声。

  “你养猫了么?大白天的,怎么会有猫到这里来?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,四处看了看,发现那猫叫声是从墙外传来的,而且这声音听着,怎么有点儿熟悉。

  她抬头看了苏小小一眼,发现对方的脸已经有些黑,瞬间知道这猫叫声是怎么回事了,敛住了眼里的笑意。

  “我看这是一只想要偷腥的猫吧?”

  苏小小的脸上有些无奈,往屋里看了一眼,确定妈妈并没有看这里,才敢从座位上起身,去了那个地方,这里的墙还是有些高的,她拿过一旁的梯子,缓缓走了上去。

  刚冒过墙头,就看到了同样踩着梯子的沈白,对方又瘦了一些,不过精神看着很好,手上抱着一束玫瑰。

  “呐,给你。”

  他将玫瑰递给了苏小小,苏小小没有接,淡淡的抽了一下嘴角。

  “你以后能不能别来了,沈白,我妈妈会发现的,她很不喜欢你。”

  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

  沈白的眼神看向她,没有将玫瑰收回来,依旧那样伸着,似乎对方不接,他就能一直伸下去。

  “喜……喜欢……”

  苏小小的脸上红了一下,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她真的还喜欢这个人,这个人是毒,已经让她上瘾了。

  “你喜欢就好了,哪怕不结婚,也没关系的,苏小小。”

  沈白说了这么一句,抬眼的时候,脸上是温柔,不过同时弥漫着压抑到极致的悲伤。

  “她不喜欢我是对的,我以前确实很过分。”

  苏小小没有说话,玫瑰淡淡的香味传进了她的鼻腔里,很淡,这是新摘的玫瑰,应该是这个人亲自摘的。

  “走吧,下次别来了。”

  沈白却不肯下去,将一张小纸条放到了她的花束上,嘴唇抿了抿,带着浓浓的认真。

  “这上面是我现在的地址,还有我要举办记者招待会的时间,地点,苏小小,我要退出娱乐圈了,你那天要是来了,我就告诉记者朋友们,我们会结婚,你要是不来,我就要出国了,什么时候阿姨不是那么怨恨我了,我再来找你。”

  说到怨恨这两个字的时候,他的心里淡淡疼了一下,怨恨,确实是该怨恨的,眼眶微红,突然伸长脖子,在苏小小的脸上亲了一下,然后从梯子上跳下去,挥挥手,走了。

  苏小小的脸上一红,抱着花的动作逐渐紧了起来,最后脸上缓缓了有了一丝笑意。

  直到那个人不见了,她才从梯子上下来,将玫瑰抱在怀里,只是刚转身,就看到自家妈妈正一脸冷静的站在她的后面,宋九月在不远处满脸担忧的望着,想过来,却又手足无措。

  苏小小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,她知道,这个人越是表现的冷静,心里就越是压抑着极大的风暴,她的手指哆嗦了一下,有些害怕,但还是打算开口。

 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,上官蓉就说话了。

  “谁送的?”

  苏小小的嘴唇一抿,最后还是闭了闭眼睛,像是做了极大的决定一般,眼眶逐渐变红。

  “沈白……”

  她这两个字刚吐出来,对面的上官蓉就发疯了般,从轮椅上直接站了起来,忍着膝盖的巨大疼痛,来到她的身边,把玫瑰花狠狠的扯了过去,将包装的纸拆开,撕成了碎片。

  “沈白沈白!!你满脑子都是沈白!!有没有我这个妈妈的位置?!我怎么说的!让你不要再和对方来往!!你怎么就不听妈妈的话呢!!!”

  上官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撕心裂肺的味道,最后狠狠的踩在了玫瑰花上,脸上都是疯狂,她以前受过恋爱的苦,自然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再走她的老路,那条路会要了她的命的……

  “啪!!”

  一个巴掌印到了苏小小的脸上,苏小小被那股力道打的一偏,嘴角瞬间流出了鲜血,她伸出擦了擦自己的嘴角,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怎么,第一次为自己感到悲哀。

  “阿姨……”

  宋九月在不远处站着,正打算上来,却被苏小小一个眼神制止了,是了,这是家务事,她这个外人确实不好插手。

  “苏小小!我怎么教你的?!怎么教你的?!!你怎么能这样来气我!!”

  苏小小没有说话,她的嘴角依旧有血溢出来,疼死了,她觉得真的是疼……

  脸上疼,心里更疼。

  上官蓉的眼里都是泪水,颇为恨铁不成钢,整个人已经处于疯癫的边缘了,她没有想到,自己的女儿会堕落到这个样子,让她心痛,心寒……

  她转身进了屋里,每走一步,膝盖那里都会传来剧烈的疼痛,但是她现在似乎已经被麻痹了一般,满脑子都想着怎么拆散这两个人,他们不该在一起的!

  不该!!

  她拿过桌上的剪刀,重新从屋里走了出来,快速冲到了苏小小的身边,扯过了她的头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