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百三十八章 怀孕的女人不可理喻
  傅殃觉得好笑,伸出手指头在她的脸上揪了揪。

  “怕什么,他们两个人已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,稍微再坚持一下,就能成功,你倒是好好担心一下自己,现在怀了孩子,别总是出去晃悠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她有没有什么事儿做,天天待别墅,还不被闷死,嘴角撇了撇。

  “孩子听话着呢。”

  傅殃伸手打开了电视,调到了动漫频道,正好在演《名侦探柯南》,嘴角勾了勾,将声音稍微调大了一丢丢。

  “你就该多看这个,宋九月,孩子的教育要从娘胎里抓起,别总是看那些脑残偶像剧,多看看有营养的东西,不然孩子的智商会被你影响的。”

  宋九月瞬间就不高兴了,什么叫孩子的智商会受影响,这个人是在说她笨么。

  “傅殃,你是不是嫌弃我?是不是早就想把我一脚踹了,然后去找新欢?你其实早就受够了我吧,我知道的,呜呜呜,你怎么是这种人……”

  傅殃满脸问号,他什么时候说过嫌弃对方了?这都是什么跟什么,眉头一蹙,这个人怀孕了,不能受气,不管是不是他错了,都得道歉。

  “宋九月,我不是故意的,别生气了,对不起。”

  “你知错了吗?”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  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,但是顺着对方的话接,总归是对的,宋九月这才收住了眼泪,拿过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。

  傅殃有些愣,这人的眼睛怕是水龙头吧,眼泪还能说收就收的,嘴角抽了抽,却也无奈,凑过去在她的脸上亲了亲。

  “我今晚有个应酬,晚饭不回来吃了。”

  宋九月本来是高高兴兴的,听到这,脸上瞬间垮了下去。

  “出去应酬?和谁?有女孩子么?是不是又要喝酒?什么时候回来?回来还爱我么?”

  这一连串的问题砸的傅殃有些头晕,是不是怀孕的女人都这么不可理喻,牙齿咬了咬。

  “全都是大老爷们,爱你,一直爱你,么么哒。”

  说出最后那三个字的时候,他有些被自己恶心到了,原来男人为了生存,能够堕落到这个地步啊,叹了口气。

  不过宋九月倒是很受用。

  “我也爱你,么么哒,快去吧,早点儿回来,应酬的时候记得给我拍照片。”

  傅殃的腿更软,但也没有办法啊,只能点点头,穿上外套,离开了别墅。

  半个小时以后,他准时到了应酬的地点,这次会见的是某国的总统,不过这位总统很年轻,算得上是子承父业,才三十岁,就当选总统了。

  因为对方给地震的地方捐款了,并且还带了不少的物资过来,他接到上级的命令,必须亲自去接见。

  两人在酒店碰面,酒足饭饱后,有位女服务员走了进来,傅殃突然想到了宋九月的吩咐,拿出手机拍了照片,只露出了自己的一只手,还有那位总统的半个身子,以及服务员的一根小小的指头。

  “傅殃,以前可不知道你还有这个习惯。”

  总统开口说了话,看着傅殃的眼神有些戏谑,两人以前是见过面的,算得上是点头之交。

  “老婆不放心,让我给她拍照片,女人嘛,怀孕了就是容易多想。”

  说话的期间,他已经将照片发过去了,然后继续和面前的人交谈着。

  一切结束后,他安顿好了对方的住处,这才起身离开了这里,刚拿出手机,就被上面的五十几个未接电话吓了一大跳,全都是宋九月打来的,还以为对方出什么事儿了,连忙打了过去。

  “宋九月?你怎么了?!是不是出事儿了?!你现在在哪里,我马上赶过来!”

  “呜呜呜,傅殃,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,你是不是去沾花惹草了?我真是看错你了,家花没有野花香是吧,呜呜呜……”

  傅殃头都大了,这都什么干什么,他哪里有找什么小姐,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别哭,别冤枉我,我现在就回来,当着你的面好好解释。”

  说着,他将电话挂了,连忙上了车,不过短短的十几分钟,就到了家,发现宋九月正坐在沙发上哭的眼泪汪汪的。

  “宝贝儿,怎么了?别哭,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,你别胡乱猜测啊。”

  宋九月气呼呼的翻出了那张照片,脸上都是指责。

  “你还说没有,这张照片里的那根手指头分明就是女人的,你不是说全都是大老爷们吗?为什么会有一跟女人的手指头?傅殃,你骗了我!”

  她这么说着,起身在对方的身上嗅了嗅,似乎想要找到别的女人留下的东西。

  “那是服务员,是端菜进来的。”

  宋九月又翻了翻他的上衣,没有发现一根女人的头发,眉头一蹙,更加翻的仔细。

  “你是不是把女人的头发藏起来了?”

  “哪里会有女人的头发,我连女人的脸都没有好好看。”

  “你很遗憾是吗?”

  “我哪儿有……”

  傅殃有些无奈,最后将对方搂进怀里。

  “乖,别闹了,我怎么会去找女人呢,家里有这样的小娇妻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,满脑子都是你,没有其他女人。”

  这样的情话又让宋九月很受用,她的嘴角勾了一下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趴到对方的胸膛处。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,以后不能让其他女人碰到你,你也不能碰别人,哪怕是一片衣角都不行,傅殃,你要时刻都记得,你是有家室的人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就怕这个人抓住什么东西又开始闹。

  “好了好了,去洗澡吧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觉得有些困了,刚想起身,就在傅殃的兜里翻出了一张纸条,眉头一蹙,疑惑的看着对方,那不是别的,正是酒店里那种小卡片,上面什么内容,大家都心知肚明,无非是要服务什么的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傅殃吓了一大跳,那是刚刚在酒店楼下时,一个陌生人发的,当时他以为是什么传单,因为着急回来,也没有细看,就顺手揣进了兜里,谁能想到,居然是这个玩意儿。

  “宋九月,我……这是误会……真的……”